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北伐中的蒋介石隐忍自己对日本仇恨

13

1928年3月,国民革命军进行第二次北伐,到了4月14日,第一集团军已经占领鲁南,兵锋直指北洋军阀张宗昌和孙传芳仍在盘踞的山东重镇济南。但对于当时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来说,让他担忧的不是已经成釜底游鱼的张宗昌和孙传芳,而是日本人。此时的日本政府一直以扩张在中国大陆的势力范围为目标,特别是山东,被他们视为自己的禁脔。当时日本驻山东的陆军武官酒井隆就向参谋总长铃木庄建议,应该利用中国内部战争混乱时期,出兵占领山东。而日本驻青岛总领事藤田荣介和代理济南总领事西田畊一也向国内发回密报:“出兵时机,业已来到。”

对于日本人的这种狼子野心,蒋介石早有所提防,早在3月6日他就在南京丁家桥中央党部召开了一个日本新闻记者晚餐会。在晚餐会上,他通过这些日本记者转告日本政府,此次继续北伐,实为中华民族争死生存亡之举。而日本和中国关系最深,特别是和国民党交谊最久,所以他相信,日本人能够理解中国国民革命的意义。蒋介石还特别表示,他相信日本国民对于北伐不会加以阻碍,还会乐观其成。通过这次记者晚餐会,蒋介石意图向日本政府传话,表达北伐不会和日本起冲突。

然而,此时的日本已经对中国是虎视眈眈,哪里会在意蒋介石的呼吁?就在蒋介石向日本传话后不久,日本当时的田中义一内阁开会讨论山东形势,会上决定以张宗昌和孙传芳撤退济宁及北伐军有可能中断胶济路为理由出兵山东。4月19日,首相田中义一和参谋总长铃木庄亲自去皇宫取得天皇的批准后,调动所谓的熊本兵团5000人从日本本土出发前往青岛,并从天津调派华北驻屯军三个中队向济南进兵。日本出兵的理由是为了保护居留在济南的日本侨民,还为此追加了230万的预算。

对于日本这些挑衅行为,蒋介石极为愤怒,在4月20日获悉日本派兵之后,他在日记中写道:“日本蓄意请略,逆敌存心卖国,两相勾结,抵死挣扎。闻日本第二舰队军舰22艘于4月1日午后5时到青岛……今日,日兵已开金娜。又闻今日日本议会讨论出兵增加预算,田中恐吓议会如不通过该案,则再解散议会云。呜呼!天下有强权无公里若是!若北伐被阻,竟至半途而废,则前途何堪设想?然吾以一忍辱负重,苦干硬干到底,至于成败利钝,则听之而已。”

从4月25日到28日,日军熊本第六师团先后有近5000人抵达济南,在济南市内大肆修筑工事,铺设电网,并以日本正金银行、日领事馆和济南医院三处为警备区域,加设武装日本警察,禁止中国人通行,引起济南市民恐慌,一时间人心惶惶,气氛警张。

4月30日,蒋介石在主持总理纪念周的时候,发表了讲话,透露了他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在讲话中他称,田中义一派上海总领事矢田七郎和他通过气,表示日本出兵是不希望在济南附近发生战争,希望北伐军避开济南北上,即便是日本出兵,也不会关涉交战双方作战,更不会援助哪一方,只是要保护侨民。不过,蒋介石很清楚日本人的伎俩,因此在讲话中也留了一个心眼,说:“如日兵不干涉我军行动最佳,万一干涉我军行动,引起我全国人民之愤恨,则我军亦不得不取相当之对付。”

5月1日,北伐军分三路包抄攻克济南,第二天上午九点,蒋介石抵达济南,在张宗昌的旧督署设立总司令部。但与此同时,日军也由青岛又开来600余人,并在日本正金银行楼上设立了司令部,还在各重要关口设立沙包工事和铁丝网,架设机关枪和大炮,士兵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还在一些繁华路口张贴这“未经许可接近日军守备去者,断然取缔”的标语。

显然,此时的日军来着不善。然而,在济南城墙上视察的蒋介石,目睹了日军剑拔弩张磨刀霍霍,而中国军队则东一群西一伙在街上闲逛、逗留,不禁大为丧气。不得不发布命令严禁士兵与日本人发生冲突,万一日军开枪也不得不还击。对于日军强而北伐军弱的形势,蒋介石深有感受,不得不采取忍让的态度,在日记中写道:“不屈何以能伸,不予何以能取,犯而不校,圣贤所尚;小不忍则乱大谋,圣贤所戒。慎之!勉之!”

然而,就算是蒋介石在忍让,蓄意挑衅的日军还是在5月3日以中国军人开枪向日军岗哨设射击为借口,挑起了济南惨案。不仅在占领了济南电报局和邮政局,炮轰电台,杀害我无辜百姓3000余人,还残忍地杀害了外交特派员蔡公时和属下27日。并将北伐军贺耀祖部7000人缴械。最终,蒋介石不得不密令北伐军退出济南。

对于这次济南惨案的奇耻大辱,蒋介石在5月9日的日记中写道:“如有一毫人心,其能忘此耻辱乎!何以雪之,在自强而已。”又表示“有雪耻之志,而不能暂时容忍,是匹夫之勇也,必不能达雪耻之人物;余今且暂忍人所不能忍者耳!”第二天的日记中,蒋介石又为自己的部属而哀恸:“吾躬逢其惨,不能不为我部属痛耳。余自定日课,以后每日六时起床,必作国耻纪念一次,勿间断,以至国耻洗雪净后为止。”等到8月,北伐基本完成,蒋介石回顾北伐经历的时候,依然对济南事件痛心疾首:“余等在前线亲历之耻辱,更非国人所能想象于万一。明知种种挑衅举动,为帝国主义与革命势力两不相容之确证,却又不能不为避免革命顿挫而竭力忍受。……此种欲忍不能,欲发不能之苦况,永留在余之脑海汇总,虽千年万年,亦难磨灭!”

对于蒋介石这种自尊心极强的人来说,济南事变所受的耻辱,的确让他为之耿耿于怀,以致于在日记上留下千年万年亦难磨灭的烟雨。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济南时间罪魁祸首之一的酒井隆,在日本投降之后接受审判,当报告呈送蒋介石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下令:枪毙。酒井隆被押送雨花台执行枪决,蒋介石这才算替自己当年的委屈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