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官本位

【1】说说医改房改

近些年来从官方会议到街头巷尾;从国内媒体到海外关注,都反反复复谈论着医改和房改,但始终是雷声大雨点小。那么医改房改真是那么难吗?从技术层面上讲,很多发达国家都有可借鉴的范本,而国内的一些官员学者也都清楚,但这些可借鉴的范本,常常被“中国国情”所挡住。

那么,什么是中国国情呢?这个国情便是由权利权滋生精英集团,把社会的利益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而利益集团则是一切改革的阻力.

改革从本质意义上讲,就是社会财富和利益的重新评估与分配,利益在社会分配中体现越是公正,就越能推动生产力的发展。而利益的重新分配,就是意味着对现有利益集团的剥夺,被剥夺者能不拼死地反抗吗?中国历史上改革派的悲哀下场,改革开放30年的反反复复,风风雨雨,都是改革难的证明.

所以鲁迅先生说:“曾经阔气的要复古,正在阔气的要守旧,还未阔气的要变革。”真是至理名言。

【2】 说说出访接待

胡锦涛主席说要取消出访接待,作为海外华侨我以为甚好。华人华侨爱国,爱国之领袖无可非义,但凡是有机会参加欢迎领袖的华人华侨自是十分荣誉。为此,每当有国内的领袖人物来访,侨界为能一睹领袖的风采,便十分拥跃。为获得此机会,往往引起华人社会的纠纷与互相诋毁,即发生不团结的现象,乃至行成派别。而这种荣誉资源的分配,往往由少数人黑箱作业。而黑箱作业的过程,如有不良者把荣誉资源转化为商品待价而沽,那华人社会的团结便永无宁日了。

荣誉资源分配如和利益联系起来,不仅可以腐蚀侨务官员,而且个别和领袖合影的不良分子,经常把这照片到处炫耀,把自己和领袖的关系,吹得神乎其神,拉大旗做虎皮,这在一个官本位为主体的社会中,他能带来的利益与危害同样是不可评估的。我曾目睹一个华人,在北京入境时受到一些麻烦,便把他和某国家付主席的合影,甩到海关官员的面前。

各级官员出访都会由华人社团接待,一方面推动了地方与海外华商的联系,有利于地方招商引资。但由此形成内外勾结,损害国家利益之事也屡屡有闻。有的回国投地产的朋友抱怨,连地毛都没见着便花了几百万。我经常告诉朋友们,回国找市场,不要找市长。

【3】 说说过海关

我带着洋妞秘书进中国,海关一官员让外宾先走。我急忙闪开一条道,秘书居然不动依然站在我身后,官员大不快冲我喊道:“说你呢,没听见吗”?

女孩似乎听懂官员的意图,冲我一笑推我通关。官员无奈地翻翻我的签证放行了我,又冲我骂道:“没素质”。

我哭笑不得的通了关,回头用英文对秘书讲:“我在前面等您”。

那关员似乎傻了,望望秘书望望我一脸傻样。我在想,这位官员心里一定在纳闷:“这个可恶的家伙在说什么呢?西方美女难道可能给华人当秘书?

【4】说说经济危机

近年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中,出现了一种现象,欧美这样的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遭受重创,而新兴的市场的经济发展不太成熟的国家,(如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国家。) 遭受的波及似乎要轻些,恢复要快一些。于是一些学者和官员们,开始重新思考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优劣问题。这些自以为是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们认为,市场经济反复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对社会生产力破坏巨大。通过计划来实现生产各要素的优化配置,是经济有计划按比例的发展必然。这也是全球原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推行计划经济的重要理论依据。

市场经济反复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是马克思学说中最正确的部分。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资本主义一百多年的历史,正是在反复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过程中,推动世界经济走向了繁荣。

【5】 说说官本位

在中国的空气里,随便抓一把都可以闻官本位的气味。无论是在乡村或是在城市,到处都能听见人们对官员的诅咒,到处都能看到人们对官员的羡慕,和对权利渴求的眼神,到处都能感受到,人们为一官半职追逐的艰辛,和无处不存在的热情。

在欧洲国家,政客和官员的存在,只是当人们需要他们提供服务时,或在政客竞选需要拉选票时,所以平时根本看不到官员的趾高气扬和飞扬跋扈。也看不到人民对官员的卑恭曲膝刻意奉迎。将军的女儿与平民的儿子通婚,官员的儿子娶百性的女儿,是一个太普通的事情,每个人都按自己的生活方式,在法律的框架内有尊严的生活着。

最近《北京晨报》报道,5月20日兰州发生一起小小的交通事故。一对骑摩托车的市民夫妇,因为要躲闪一辆疾驶而来的轿车双双摔倒在地。摔倒的市民生气地嘟囔了几句,车中的男子便勃然大怒对那市民说:“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局长!”

这件事使我联想起我在中国工作的一些有趣地经历。

大凡我前去访问的地区或单位,有省级领导陪同,则市级必高规格接待。凡有市级领导陪同,则县级必高规格接待。其热情与豪华,多次令随我同访的老外既吃惊又羡慕,也无形中增加了我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反反复复,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感觉自己也像省长市长一样重要起来。

这种以官为本的思想,也远播到海外,一个人只要能拿一张和中国领导人的合影,便能在中国高贵起来。孰不知作为华侨或华人,在海外要获的一张这样的合影是极其廉价的。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回国,在过海关时海关官员多问了几句,这位仁兄掏出了和前国家主席的合影,的确把官员吓出了一身冷汗。但我知道这位不可一世的仁兄,可能连和他合影的领袖人物的名字都不会写。

后来经常性回国也厌倦了应酬,便常常偷偷而去悄悄而返。不惊动当局不惊动媒体,虽觉自由但也觉凄凉,所到之处应受到正常工作的接待,也变成了白眼。真应了在“中国没有好办的事,也没有不好办的事”这句话。就连欧洲一些长期在华工作的朋友,也告诉我,这是个颠古不破的真理。不信你到各国使馆签证处去,那些在他们母国平平淡淡的家伙,在中国突然有了几份官气。

官本位思想弥漫在中国社会,可怕的不仅是在官场,它尤其可怕的是无处不在。

如果说几千年的封建统治,造就了中国的官本位社会。那末无处不在的官本位思想,和人民之中媚官惧官的恶习,则是官本位社会得以延续的思想和社会基础。

和官本位社会决裂,要从和官本位思想决裂开始,这应是全民族的任务。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