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公投法”被曝光是一个计谋  西班牙不想中计

665

图:政府发言人维科称中央定会阻止公投发生

欧浪时评7月8日马德里讯(柳传毅)  加泰罗尼亚独立势力抛出将在8月底通过的加泰“公投法”已经过去了四五天,但一次次警告公投为违法的西班牙中央似乎充耳不闻,西班牙人民党拉霍伊执政府除了反复强调这句“中央保证10月1日不会有公投发生”外,再无其他反应和解释。因此,人们对拉霍伊政府采用什么手段“保证公投不会发生”?可谓一无所知,政府也从不予透露,反正如政府所言,会“不惜一切手段禁止公投”,至于执行细节再无清楚解释。

说拉霍伊深沉、稳重谨慎也好,涉及到军国大事高级机密也好,这符合拉霍伊历来喜欢在大事上保持密不透风的作风,就是喜欢让人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在公投法被曝光后,许多人比西班牙首相拉霍伊着急得多,例如许多人就因中央还是那句“保证又保证”口号而无实质行动,开始指责拉霍伊“不作为”,是在干等10月1日“出大事后”才亡羊补牢。

这些人说的或者不无道理,应在此紧急时刻应果断行动,扼杀公投发生,手段例如:立即把违宪的公投法诉讼到西班牙宪法法院,让公投失去法理依据,或者国家检察厅开始检察草定了这份公投文本的人,盖上分裂国家之罪。如果公投法已是成文、生效的法律,以上这些法律行动自然有理由发生,但淡定到有些过份的拉霍伊愣是按兵不动?连我都不禁在催逼马利安诺·拉霍伊“老马赶紧出手啊,不然就太迟了!”

分析西班牙对将发生的公投为何按兵不动

分析下,拉霍伊之所以在蛰伏中静观其变,等候最佳时机才出击,可能有几个原因:

一、因这份被故意曝光的公投法仅是一张废纸。

为何如此说?因这道所谓的加泰“最高法典”(加泰政客自认公投法凌驾在西班牙所有法律之上),仅属于政客们的私下涂鸦和私下共享,不仅没有公诸于众,更非已被加泰议会通过的成文立法,仅限于一道加泰政客们在自我陶醉的立法撰文,毫无法律效力更遑论会被大区政府正式执行,而文本的正式性、真实性以及到底出自谁人之手笔,只有一帮加泰政客知道,所以,拉霍伊即使要将草就此文本的立即猎杀,也找不到狙击目标,同时,拉霍伊可能犯下钳/*制民/*-主/*自*-由之罪,因一场即使涉及到国家主权话题的口头议论,并不违法。

二、因这是加泰独立分子的钓鱼计。

如何“钓鱼”?加泰计划好在10月1日公投,而如今才7月初左右,尚有近三个月的时间,即使公投法在8月底正式被加泰议会通过,距离公投也还有一个月。加泰分离分子在独立行动的细节里向来是注意“保密”,因不想“被敌人”(西班牙中央)知彼知己地见招拆招,阻止公投发生,但在公投法上却提早三个月通报给拉霍伊知道。为何这样早?为了激怒拉霍伊,让拉霍伊盛怒之下“上钩”,让拉霍伊政府立即架起法律大炮,针对一份“废纸”一轮猛轰,结果定然是加泰政客们大呼受政治迫害,称“看吧!西班牙人民党政府法西斯就是这样对付一场民/*-主/*议论的”,这时,拉霍伊上钩了。

三、加泰提早曝光公投法的好处,一来是等着拉霍伊来炮轰,好让自己成更加无辜的民主受害者,二来可等候国际社会发声。加泰政客等不到国内的声援是定然的,但公投法也援引了联合国和海牙法院对自决权的承认原则,所以,加泰政客此次“赶早”,给国际社会足够的时间来干预西班牙的“家事”。

当然,请外人来介入自己的家事,来管闲事的人应该不多,但自决权原则则会被很多人尊重和捍卫,所以,加泰很希望国际会有《纽约时报》那样的介入,数天前,该报主张允许加泰公投,同时呼吁加泰人反对独立,即使如此,加泰几乎为此开香槟庆贺,因他们并不担心公投的结果会是对独立说“不”。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