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独立挑战?两大党主张如何?为何话不投机?

390

欧浪时评7月7日马德里(柳传毅)  西班牙政客近期最迫切的使命将是如何对付加泰罗尼亚大区的分离主义,由于加泰的单方面独立公投即将在10月1日举行,而依据独立派们的决心和自制的法理依据,加泰罗尼亚政客甚至可在公投两天后脱离西班牙。这让西班牙的捍卫版图之战变得迫在眉睫,而把握着西班牙政坛甚至国家命运的两大党派人民党和社工党,却在捍卫大原则上总是说不到一块,两者的关键分歧尤其在该用“法律手段”对付还是用“政治手段”解决上,这被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看得一清二楚并充分利用,让其独立气焰越来越嚣张,甚至“无所畏惧”地公投,无他,因对手阵营内在天天打口水仗,互相驳斥对方的手段行不通。

两大领袖磋商对付迫在眉睫的分裂

昨天,西班牙首相和人民党主席拉霍伊在马德里首相府,与西班牙最大反对派也即社工党领袖桑切斯,在互相“失联”了一年半后终于肯“重新约会”,不为别的,为了向独立主义确定一个共同的回答,或者说在捍卫西班牙版图统一原则上,试求战斗在同一战壕里。

两人在过去一年半互不感冒对方,这一关系僵硬源自一年多前那场无人绝对胜出的大选,两者均试图以弱势上台组织新政府,两者均试图说服对方弃权而为自己上台让路。结果是导致大家陷入冷漠,甚至连对方的来电都不接。

冰冻一年半后,两人重新见面,昨天的会晤又维持了两个小时,时间之长出乎人们意外。两人有很多话要说,是为了正在逼近的加泰独立公投。

无论是马德里首相府和社工党马德里总部,均积极评价了两大领袖的会晤,认为在“冲突一年半”后,两大领袖终于放下成见、打破了僵局重新面见。社工党认为,在加泰罗尼亚问题上,两党对话“必须流畅化”;首相府则为社工党总部成功逼迫桑切斯“出门赴约”而表示了感谢。此前,拉霍伊曾公开抱怨与桑切斯“通话难,见面难”,因“都要他高兴时才行”。

此前,关于此次会面能否成事,两方都不抱太多希望,因两人保持冲突一年半后,让大家重新坐下来似乎不易,但最后得以完成会面,会谈长达两小时,这让桑切斯有些意外,因赴约前以为很快就谈完。

两党共同点只有一个 分歧却一箩筐

人民党与社工党均表示坚决反对加泰罗尼亚公投。这也大约是两党的唯一共同点。

除此,在关于该如何解决加泰罗尼亚问题和对方的工作是否合格上,两领袖可谓话不投机,同时互相指责。

桑切斯认为,在公投日益接近之际,拉霍伊是“雷打不动”的不作为主义,是在等待事情发生了之后才看看采取什么行动,“不能坐等10月1日会出什么事时才有所行动”,桑切斯在会谈里如此指责拉霍伊说。社工党领袖这是主张应该在事前就该有所作为,比如与独立分子重启对话,寻求“政治解决方案”。这暗示社工党人不主张用法律对付加泰,因不是让问题可被最终解决的方案。

拉霍伊则拿一次又一次重复过的说辞回答社工党,称自己从来未有锁死对话途径,强调“除了主权外,任何话题均可坐下来商谈”,拉霍伊辩解称,甚至曾邀请加泰罗尼亚领导人普德蒙特到马德里国会发起公投辩论(被普德蒙特拒绝)。

社工党的“多国之国”是什么东西?

在该如何解决加泰罗尼亚问题上,两人有重大分歧。

社工党是:通过修改宪法改变西班牙自治体制,以满足加泰罗尼亚的更高自治权诉求。桑切斯曾闪烁其词地说西班牙本就是一个“多国之国”(Nacion de naciones)。桑切斯这样说后,曾立即被人民党质问“请清楚说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桑切斯扔出这么一句“多国之国”后再也不作进一步解释。

桑切斯之所以认为西班牙是一个“多国之国”,其实不算信口开河,而是有宪法理据,因西班牙宪法在关于西班牙自治大区的称谓上,曾使用“国家”(Nacion)一词做描述,这与美国名称为“合众国”有些类似,因美国每个州的称谓实际为Estado(有国家之意)。当然,这里的“国家”与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存在根本区别。

但这也等于说,桑切斯其实是暗示不妨赋给加泰罗尼亚“国家”(Nacion)称号。这也是社工党过去几年来,主张西班牙“联邦制”的原因。也即说,社工党主张西班牙转型向类似德国的联邦体。但因社工党只要一提到“德国模式”就立即遭遇人民党猛烈的“改变国体”抨击,社工党再无多解释该如何德国模式。

人民党是:西班牙是法治国家,政客必须尊重法律,并保证法律被遵守。

这或者就是社工党所指责的人民党“只会坐等事情发生后才行动”的被动主义,人民党哪怕社工党只有一丁点“改国体”暗示出现,就动用国体大原则给予剧烈的回击,认为是不容商讨的话题,而要对付加泰罗尼亚,有法律宪章在手。

人民党的强硬或者不无道理,因在一个地方大区的要挟下,让中央不惜修改宪法、甚至改变国体来迎合一个地方政府的胃口,这样的屈辱妥协,等于是中央向地方举手投降,而且,骨牌效应会是肯定的,因满足了加泰罗尼亚,等于给其他十六个大区首开一个先河。但问题是,动用过多次的法律手段,至今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怎么办?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