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保姆月薪上涨超10倍 保姆:我付出值这么多(图)

42

“杭州保姆纵火案”再次撕开了家政业乱象:很多家政公司对从业人员设的门槛太低,有恶习甚至“前科”的保姆依旧会被推荐出去。家政公司未尽到前期调查了解所推荐的从业人员责任。

北京一位消费者在58到家遇到了家政人员“跑路”的情况。“一个月前,小时工说要回老家陪孩子参加中考,但是6月3号却告诉我说不从老家回来了,”该消费者向销售业务员反映该事,被告知售后由其他人负责。“直到7月5号,我再次联系58到家时,其才说,找到匹配的家政人员再通知我。”

对此,58到家的相关人员回复新京报称,此前,58到家的保姆业务的售前和售后未拆分,而目前售后服务单独从售前拆分了出来。“售前负责根据用户需求匹配保姆,用户投诉由售后处理,所以产生了销售人员推脱的现象,”58到家表示。

那么,乱象频出背后根源为何,家政公司生存状态如何?新京报记者通过多日走访调查,家政业公司小、散、弱明显,多数家政公司年营业额多在50万左右,很多公司盈利能力不强,毛利率普遍较低,有的仅有13%;优质保姆供需缺口大,保姆无序流动明显,“中介式”家政公司主要以收取中介费培训费和管理费盈利,有的家政公司培训7到10天就可发证,收费超千元同时他们与保姆等从业者关系松散。

合同多由雇主和保姆签,中介易推责

全国家政服务业各类服务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大部分企业年营业额在50万左右

朝阳区劲松地区一栋居民楼的一楼,一住宅被改成了家政中介公司,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构成了办公场所。

类似这样的家政公司很多,有公众公司披露的年报指出,根据中国家政服务业协会数据,目前全国家政服务业各类服务企业和网点近50万家。而从家政服务企业规模看,大部分企业营业额在50万元左右。

在挂牌新三板的多家企业年报中,其对行业的感受多为小、散、弱,产业集中度较低。

不过也有家政企业渐成规模。记者发现在新三板挂牌的多家企业中,2016年末木兰花营收2000万元。而营收千万元级别一般被家政业称为大企业。木兰花系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家政公司。

不过木兰花2016年毛利率则仅13.18%。木兰花在其2016年年报中称,小型家政公司层出不穷,且数量众多,有些小企业由于资金成本低,无培训团队、管理团队等特点,采用低价竞争策略来获取市场份额,市场竞争较为激烈。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北京家政市场线上模式主要有两种。

“目前家政市场已经形成了自营和平台两种模式,”云家政创始人薛帅告诉新京报,自营模式指的是家政公司自己招聘家政人员、自己培训、自己管理、自己获取用户,平台模式指的是家政公司主要提供类似中介的服务,跟线下的家政公司进行合作,通过门店网罗阿姨资源。

其中线下门店普遍存在的“中介式”家政公司主要以收取中介费、培训费和管理费盈利。家政服务合同由保姆和雇主双方签订,如若出现纠纷,家政公司很容易推卸责任。

十余年间保姆月薪从350元到四五千元

在北京某普通家庭,保姆月薪占其家庭总收入约1/4

虽然家政企业数量众多,但我国家政服务行业存在较大的供给缺口。在木兰花的2016年年报中,一组数据映射出了这种现象:现阶段我国有近40%的城镇家庭约5000万户需要家政服务,而家政服务从业人员仅1500万人,供需缺口达3500万人。

供需缺口导致了家政服务人员,即保姆雇佣价格的上涨和保姆的无序流动。

小林夫妻俩是北京市的公务员,但双方家长不在身边,于是家长从老家雇了一位保姆帮他们照顾孩子,月薪5000多元。“是一个地方的知根知底,生活习惯相差不大,摩擦比较少。”

小林未透露家庭月收入情况。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了2016年全国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北京在已公布省份中平均工资最高,其中非私营单位年均工资达到了历史最高,为119928元,这样算下来每月为9994元。若据此计算,5000元已占其家庭月工资1/4。

根据北京富平家政服务中心的数据,以照顾老人、小孩为主的住家保姆初次上岗工资在3800元左右,月薪5000元不足为奇。

“2002年的保姆费用是每月350元,如今保姆费用大约4000元-5000元,而老人的退休金并没有上涨那么快,现在都需要子女共同承担这笔费用。”业内人士表示。

月嫂刘姐现在一个月工资12000多元。“我们公司月嫂6800元起步,干了三五单后,工资可以涨到7800元,干了十多单工资可以涨到9800元,公司月嫂最高工资一个月18000元,”刘姐介绍,目前北京地区月嫂工资多在15800元以内,以12800元居多。

“可能别人觉得我工资高,但我觉得我的付出值这么多,”刘姐说,其住在客户家中,24小时待命状态,工作并不轻松。

保姆分级缺乏标准

各家公司自己定价,没有一定的参考标准,月嫂价位从每月5000元到18000元

记者近日在探访中发现,家政公司将收费标准划分为多个等级。其中,一家家政公司将月嫂分为初级、中级、高级、特级、专家月嫂五个等级,价位相应地从每月5000元到18000元不等。

“家政人员的雇用价格都是各家公司自己定价,没有一定的参考标准,比较乱,”从事家政行业七八年的小李说,目前家政行业服务标准的不统一导致定价也无法统一。“小时工可以标准化,住家家政人员很难标准化。”

对于月嫂分级、定价不一的现象,月嫂刘姐直言,包括月嫂在内的家政市场很难制定统一的标准以及相应的定价。“怎么定?是根据考试、实操还是知识面来定呢,无法统一标准,”刘姐说。

应聘被推荐培训

7到10天拿证,家政公司收费上千元;没有时间参加也可代办

木兰花在其2016年年报中表示,家政服务业普遍缺乏专业培训,持证上岗率不足10%,技能水平不能满足用户要求。

不过,在北京各种证也成了保姆要高价的前置条件。

“你参加过培训吗,有证件吗?”近日,记者以帮亲戚找工作为由走访朝阳区四家家政公司时,均被问到同一个问题。

“有证的话工资高一点,没有证件的话工资低一些。我们公司培训,交1380元,培训完就可以上岗,人社部发证,”一位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培训在公司进行,“一般人都能过,不难考”。

“我们培训7到10天,证书1680元,母婴护理师,基本都能过,”在十里河弘善家园一居民楼的另一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同样表示。

在朝阳区大望路的一家政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展示了四种封皮颜色各异的相关证书。证书上印有“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专业技术证书”、“中国战略型人才库入库证书”、“岗位培训合格证书”等字样,证书内页盖有“人社部中国职业教育”、“职业培训协会中国战略型人才库管理中心”等字样的红章。

“前段时间国家清理了一部分证书,现在剩下四五种。这个证书考过了给金牌月嫂证,所以考的人多,”工作人员指着一红色封皮的证书显示,该证书盖有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全国专业技术培训项目第一管理中心的红章。

而在该家政公司的墙上,证书的收费标准明码标价:高级母婴护理师证1680元/人,颁发人社部就业促进会证书;高级母婴护理师证,1480元/人,颁发人社部中国家协证书;高级催乳师证4200元/人,颁发人社部就业促进协会证书;公司证书398元/人,颁发岗位专项能力证书。

“还有催乳师证3280元,营养师证2680元,小儿推拿2680元,产后恢复3280元,早期教育指导师1980元,老年护理师证1280元,师资证3280元。”上述大望路附近的家政公司工作人员介绍。

“证件是家政公司赚钱的一部分,他们就是以赚钱为目的。七到十天可以学到什么东西啊?”一位从事家政行业七年的月嫂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家政行业充斥着各种证件,“我不知道家政公司都是从哪里弄的,育儿师证、月嫂证、营养配餐证、催乳师证、小儿推拿证,现在的月嫂不是月嫂了,是神了!”

昨日,一从事家政服务行业多年的资深人士向新京报表示,目前国家承认的家政行业职业资格证书包括孤残儿童护理员、育婴员、保育员、养老护理员等相关职业等级证书。

如果不经过培训是否可以代办证书?两家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没有时间培训学习,可以带着身份证复印件,一张两寸蓝底的照片,公司就能把证书办下来。“如果代办证可以优惠点,我们办培训业务已经七八年了,不用担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到时候的结业考试会帮忙完成。“证书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有没有学习的区别。”

家政公司毛利率普遍低于30%

由于供需缺口大,保姆来源匮乏,无序流动和竞争成为常态,降低了其盈利能力

虽然保姆月薪在上涨,这对于线下中介或线上家政平台来说,并不意味着肯定能赚得盆满钵盈。

由于供需缺口大,保姆来源匮乏,无序流动成为常态。

“找保姆时,你可能发现,刚才在上一家家政公司见过的保姆,又到了下家公司见顾客。”业内人士介绍,由于优质保姆稀缺,一些大型家政平台也与一些小中介公司合作,加深了家政行业无序竞争和流动。

“订单价格太低,阿姨不干,订单价格太高,客户又不干,最开始钱肯定要被干活儿的人拿走,平台夹在中间,想赚钱很困难。”家政公司阿姨来了平台品牌部的李长泽此前向新京报表示。

根据在新三板上市公司公开年报,家政行业毛利并不高,普遍低于30%。

而从业绩看,主要从事线下家政服务的木兰花2016年亏损。线上企业e家洁年报显示,2013年至今该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据悉,目前传统的线下家政公司的盈利模式依靠收取中介费。“目前家政行业的中介费是一个月保姆工资,保姆也需要给家政公司1200元左右的费用。”业内人士表示。记者走访的几家家政公司,一般会向家政从业人员每年收一个月工资10%到20%不等的费用。

“毛利率不高,同时各家竞争又很激烈,”业内人士概括了行业常态。

而线上平台主要靠收取信息费等赚钱。对于e家洁的持续亏损,有业内人士称,“家政行业分为保姆、保洁、月嫂三种,保洁是利润最低的一个板块,”一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解释,e家洁以保洁为主,平台依靠收取信息费获得利润。“如果单量没有达到很高的情况下,信息费并不足以覆盖这个公司的运作成本。”

在业内人士看来,家政行业前期需要融资烧钱。“前期目标不在于盈利,而是市场的扩充和人员的培训,而这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该业内人士直言,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投入,很多中小企业可能撑不到最后。

延展

搭上互联网“东风” 多家家政公司上市

随着互联网+的盛行,家政行业也正从线下走向线上。从2013年开始,搭上互联网“东风”的家政行业成为资本市场接连加码的注资口。

2013年7月和12月,阿姨帮获得顺位资本数百万元人民币天使投资,以及数百万美元A轮投资;2014年10月,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2014年9月,家政O2O平台e家洁获得盛大资本与腾讯合投的4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2月和7月,分别完成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和数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

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布局家政O2O市场。2016年1月,58到家正式上线“保姆服务”,并将其作为2016年的最重点的业务之一。而传统的家政公司也在谋求“O2O化”。比如成立于1999年的家政公司“小羽佳”,在上市新三板前的2015年1月设立了旗下服务平台家好O2O。

另一方面,随着家政行业近几年的爆发式增长,不少家政公司谋求上市,进军资本市场。2014年10月16日,木兰花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家政公司,其主营业务为家政、清洁和社区养老服务;2015年2月5日,厦门小羽佳家政股份有限公司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即“新三板”)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家政互联网企业;2015年12月,e家洁也登陆新三板;此外,云家政也瞄准了纳斯达克,预计2018年赴美上市。

(新闻来源: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