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后,我还认识你,但你不属于我

22

薛之谦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我们从一曲《安和桥》里,听到了一个男人真正的一诺千金,也听出了婉约的而令人隐隐作痛的“我曾经深深地爱过你”。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美丽女人志

作者:顾南

来源:故男(id:glcggg)

文|顾南 图|网络

— 1 —

“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

像是被五环路蒙住的双眼。

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

抱着盒子的姑娘,和擦汗的男人。”

——《安和桥》

在娱乐圈里,对于明星们最忌讳的事情之一,便是谈及旧爱。

无论是张柏芝之于谢霆锋,董洁之于潘粤明,甚至是马蓉之于王宝强,都是心中永远的痛。

而薛之谦和他的前妻,好像一直是个例外。没有撕逼大战,没有八卦炒作,有的只是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式的和平。

在上海演唱会上,薛之谦兑现了十年前许下的承诺,在演唱会上为前妻弹着吉他,演唱了宋冬野的《安和桥》。

这一首歌,不知道唱哭了多少人,也让多少薛之谦的迷妹们有了仿佛失恋一般的感觉。

他说道“现场有一个人,她没有联系过我,但我觉得她应该来了,高磊鑫,我答应过会在演唱会上给你弹吉他”。

十年前,他答应过她要为她弹唱这首歌,十年后她在台下,一如当年。

“听你唱歌,陪你喜怒哀乐,但十年之后,你已不再属于我。”

薛之谦轻声唤着高磊鑫的名字,穿过千千万万的人群,。

尽管现场的所有人都是因为薛之谦而来到这里,但他的这首歌,只唱给台下的那一个人听。

他没说他会唱,她没说她会来,但他们终究还是迎来了这样的十年之约。

谈及旧爱谈及旧爱
— 2 —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安和桥》

我们都知道薛之谦的音乐梦想。

十年前,薛之谦凭借着歌曲《认真的雪》一夜爆红,后来同样是为了认真做音乐,他沉寂了多年,之后甚至用开火锅店赚来的钱贴补音乐。

而他对前妻的感情,也如同他的音乐梦想一般,从未有过丝毫动摇。

在《大学生来了》中,薛之谦谈到前妻,说她是一位非常好的姑娘,在离婚后从来没有说过薛之谦一句坏话,他们两个人中,首先是女方保护了男方,他才有可能在重回音乐舞台的道路上走得这么心无旁骛。

每一个值得爱的人都有她的理由,我们虽然不了解其中发生了什么,却愿意去相信薛之谦爱过的女人。

他在台上搞怪,笑给全世界看。心里爱过一个人,却爱到满是苦涩,爱到再也没法去爱其他人。

她再没有找他,他也鲜少提及她,唯一一次把她推到公众面前,是因为他们离婚,他净身出户,求大家不要打扰她。

记得在一期《火星情报局》里,沈梦辰突然情绪失控大哭,众人都很不理解。只有薛之谦立马安慰,并说了那么一段话:

“我好想像沈梦辰一样的哭一场,但是我做不到了!我心太老了!我很想遇到一个女生可以激起我的波澜,让我奋不顾身的,这是我的心愿!”

或许是曾经对前妻爱的太满,又或许是为了追求音乐梦想而无法给她真正的幸福,所以他只能摘下曾经求婚用的“那颗廉价指环”。

两个人早已伤痕累累,少了有点不甘,但多了太烦。

薛之谦和高磊鑫之间,其实最令人感动的并不是爱,而是那些郑重的细枝末节,字正腔圆的温柔。

正如,这演唱会上那首充满着仪式感的“临别赠言”:

“你好,再见!”

你好 再见

— 3 —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你一样回不来,

我也不会再对谁满怀期待。

我知道,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太多遗憾,

所以你好,再见!”

——《安和桥》

说出口的即是释怀,唱出来的不过是缅怀。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我们从一曲《安和桥》里,听到了一个男人真正的一诺千金,也听出了婉约的而令人隐隐作痛的“我曾经深深地爱过你”。

尽管关于明星旧爱的八卦向来毫不留情,但这一次社会舆论在薛之谦身上仿佛瞬间哑火,再也找不到多少八卦的点,满满的全是温情。

我想,这同时也是薛之谦给予我们这个时代完全不同的能量,不论是关于社会现实,还是情感世界,本不平凡的他总有办法用平凡的方式让所有平凡的人热泪盈眶。

在昨晚他为前妻弹唱的那一刻,薛之谦的粉丝们终于知道,原来曾经那个遥不可及的爱豆,曾经那个用心做音乐的天才少年,曾经那个愿望是世界和平的红人偶像,也有着大男孩般细腻的心思,平凡人般的烟火气息,更有着《安和桥》这类民谣中描述着的那般平淡如水的“柴米油盐”。

能相逢想必是因为有缘,未能如愿定是缘份太浅。

很多时候,学着努力地把一些人安放在记忆里,不去打扰,那才是我们该有的结局,而一味地互相指责猜疑,甚至撕破脸皮相忘于江湖,只能给彼此留下痛苦的回忆。

无论是薛之谦,还是那些曾和恋人分道扬镳的情侣们,若从头来过,大概我们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吧。

因为每一个人在牵起另一个人的手时,心里都是真的想着:“我的余生,好想和你一起过。”

在每一座城市里,都有人在孤独地祭奠着自己无法复生的爱情。

在这份缅怀中,我们才渐渐明白——总要等到过了很久,总要等到退无可退,才知道我们曾亲手舍弃的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再也遇不到了。

愿你我安好,此生便不再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