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优先还是重视安保风险?安倍对华政策被指在2条路线上徘徊

19

《日本经济新闻》7月6日刊发文章称,受当前朝鲜半岛局势影响,东亚局势变得日趋紧迫。在此背景下,对于日本来说,如何与中国相处也变得越来越充满难度。围绕中国,安倍政权内部眼下在2条路线之间徘徊。一股力量以执政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和首相秘书官今井尚哉为代表,他们将对华经济关系放在优先位置,而另外一股势力则以日本外务省为中心,他们则更重视安全保障方面的风险。在外交和内政都可能出现重大变动的2018年之前,这两股力量的博弈或将持续。

有条件“合作”

文章称,6月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都内发表演讲,针对中方的“一带一路”倡议,在提出附加条件的同时,表示“希望不断展开合作”。这是经过日本外务省和首相官邸协调的演讲,但越来越多观点认为,演讲内容明显反映了希望突出合作姿态的今井等首相官邸的意向。

二阶和今井重视的是与崛起的中国的经济关系。二阶曾对周围人士气愤地说,“第2大经济体就在旁边却不展开交流,这算怎么回事”。二阶出身于推动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领导的前田中派。如今是日本自民党内代表性的“亲华派”之一。

此外,作为安倍的首席秘书官,今井也陪同二阶出席了5月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向中国方面传递了改善对华关系的信号。以日本银行(央行)实施的大规模货币宽松和财政刺激为基础的“安倍经济学”已显现出难以为继的迹象。在此背景下,二阶等认为为了确保日本企业的商机,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不可或缺。

文章称,日本外务省和出身于该省的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谷内正太郎也认为,应加快中日关系的改善,与今井等人保持一致步调。但是,其方式存在微妙差异。其立场是无法忽视不断展开海洋活动的中国在安保方面带来的影响。

日本外务省重视以安全保障为核心的美日同盟,认为“对华政策也应考虑美国的态度”,这一认识根深蒂固。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的方向性摇摆不定,在此情况下,最让日本担心的是,以经济关系为先过度加快接近中国,将成为风险因素。

《日本经济新闻》文章还称,实际上5月18日就曾发生证实外务省的担心不无道理的事件。中国海警局的4艘船只相继进入钓鱼岛周边12海里巡航,且进入该海域的中国船只被认为首次伴有无人机飞行,日本航空自卫队的2架F-15战机还曾紧急升空。

文章认为,引发问题的是中方此次行动的时机。发生此次事件的2天前,二阶刚刚访华与中方领导人举行了会谈,商讨了改善两国关系的对策。尽管中国外交部主张“无人机是有关媒体进行航拍使用”,但日本外务省内大部分观点认为,牵制中国崛起的外交和安保政策与经济政策还是不能混为一谈。

安倍显示出了在“一带一路”方面合作的姿态,但没有提及任何关于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投行(AIIB)的事。日本政府相关人士认为,亚投行还可能会参与设想用于港湾建设等。日方目前没有考虑参加。在安倍政府内,副首相兼财务相的麻生太郎也对亚投行持谨慎态度。安倍的演讲把“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区分对待也是这两条路线妥协的产物。

中日关系的前景

中日能否就此走上改善关系之路呢?在《日本经济新闻》文章看来,判断这一前景的重点是2018年的日本国内政局。2018年9月安倍将第三次参选自民党总裁,2018年12月众议员任期届满。安倍计划2020年施行新宪法,为此正讨论在2018年下半年同时实施众议院选举和有关修宪的国民投票。影响安倍长期执政的事件一个接着一个。

对华关系与这一政局密切相关。二阶周边的人表示“要想修改宪法第9条,重要的是压制以中国为中心的周边各国的抗议”。还有观点认为,对华关系的改善关系到安倍政权稳定。另一方面,支持安倍的保守层有很多声音认为,不应采取对华示弱的态度。

文章还称,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日本政府计划让安倍访华参加预定同年在中国举行的中日韩首脑会谈,然后在同一年内实现中日首脑互访,从而改善两国关系。这也是为了补上安倍“地球仪外交”缺少的最后一块,意味着安倍外交的完成。不过,鉴于当前日益紧迫的东北亚局势,要看清中日关系的方向似乎还需要一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