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S落地让高净值群体“财富裸奔”是不是误读?

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实现全球税收的目标还很漫长,而CRS已经迈开了重要一步。

金钱总能找到自己的避风港:打击此处,它就逃到彼处。对辛勤工作并依法交税的普通人来说,这并不公平。也没有哪个国家希望桌上的奶酪被偷偷藏于别处。在金融危机之后,全球税收透明化被提上了日程。

2008年美国控诉瑞银有帮美国客户逃税嫌疑,瑞银不仅向美国支付了7.8亿美元的费用,还提供了超过4000个涉嫌逃税的账户信息。不久后,美国在2010年颁发了FATCA法案(Foreign Account TaxCompliance Act),规定国外的金融机构需要给美国政府提供美国公民的账户信息,否则将遭到罚款,有100多个国家签署了协议。自此之后,各国也陆续找到了实现“税务透明”的新方法。

在美国颁发FATCA法案的同年,经合组织(OECD)也开始内部“结盟”。OECD受二十国集团(G20)委托,开始研究怎样让全球税收透明化,并出台了“自动交换金融账户信息”(Automatic Exchange of Financial Account Information,简称“AEOI”)的标准,包括两个具体规范,其中一个就是CRS(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共同信息交换准则)。它提出金融机构有识别和申报非居民金融账户信息的义务,而成员国相互之间可以交换该信息。

跟美国单方面颁布FATCA法案不同,CRS更像是OECD成员国提出的一个多边协议,非居民金融账户信息一旦在各协议国之间交换起来,那些想要通过将资产挪用到海外而隐藏非法财富的行为将彻底“曝光”。签署该协议的不仅有中国,还有瑞士、巴拿马、香港、新加坡和一些被认为是避税天堂的离岸群岛,包括英属维尔京群岛、百慕大和开曼群岛等。

“财富裸奔”是对CRS的误读

从去年10月国家税务局表示将在两年内完成对非居民金融账户的尽职调查开始,CRS成了高净值圈子里的热门话题。前不久,国家税务总局等六部委发布的《非居民金融账户涉税信息尽职调查管理办法》(后简称“管理办法”)加剧了利益相关者的焦虑。国内的尽职调查工作也在今年7月1日起展开。

高净值人群担心,被视作开启全球征税模式的CRS,会让自己的海外资产彻底曝光,面临“财富裸奔”的尴尬。但实际上,尽管CRS会导致部分人的财富信息被国家税务机构掌握,但它的影响并不广泛。

各国税务机构搜集的信息是非居民的账户信息。“如果被认定为中国税收居民,中国国内银行没有义务也不会收集金融账户信息,从而也不会和其他国家交换该信息。”澳大利亚普亚律师事务所驻上海代表处首席代表王斐对界面新闻说。这意味着,如果没有跨境资产,CRS对你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它主要关系到在海外开设金融账户的群体。

如果你在海外有金融账户,而该地区也属于CRS协议成员,并且你被该地区认定为“非居民”,此种情况下的金融账户信息才会被搜集。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金融账户不仅包括银行账户,股票,证券、基金、信托,以及投资类的保险等账户类型也会纳入尽职调查的范围。

尽职调查会由各国税务部门实施,本地区金融机构配合完成,也就是说该信息并不会经历真正意义上的“曝光”。即便是中国公民的海外账户信息被交换给国内税务部门,如果提前做好了资产配置或者申报所得,并不用担心CRS会影响个人税务。税务总局明确表示,实施“标准”不会造成双重征税,而金融账户的信息只用于打击避税行为,也不会公之于众。

富人们海外资产配置与税务考虑

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税务成为资产配置的考虑之一。这也是之所以CRS会在高净值圈子里溅出水花的原因。

由于国内经济环境不稳定,海外资产配置一直以来被视为财富避险的解决方案。根据中信私人银行发布的《2016中国高净值人群出国需求与趋势白皮书》显示,截止去年2016年5月,中国大陆拥有千万高净值人群有134万。资产1亿元以下的人海外投资的主要目的是子女教育和养老。而一旦资产超过1亿元,“资产私密性”和“合理避税”成了海外投资的主要动机。出于该目的在海外配置资产,更容易受到CRS的影响。

移民行业见证了这群高净值人士需求的发展。“早些年去香港,或者申请新加坡移民的人,或多或少是出于税务考虑。这两个地区的个税和企业税都很低,一些上市公司也会把利润合法转移到香港去。”外联出国税务专家陈玮琪对界面新闻说。为了吸引富人移居,新加坡曾经还决定不征收遗产税,并制定银行保密法等内容。

陈玮琪发现一些私人财富机构出于客户需求也会向他咨询身份规划。“之前提到的离岸群岛也在吸引外来移民。互换协议是针对有跨境金融资产的人,如果本来就是该地区的税务居民,是没有必要跟其它国家互换协议。”陈玮琪认为这也是某些移民项目有市场的原因。

合理的配置资产也在情理之中,如果海外资产经过正常报税,CRS也不会有杀伤力。一直以来中国就明确规定税务居民应该对全球所得进行交税,CRS只是进一步规范了这点。

CRS落地与全球征税仍有距离

各地区的金融机构已经开始行动起来。陈玮琪向界面新闻透露,他了解到香港银行在2016年下半年也收紧了大陆居民账户申请。“他们可能花更多时间做尽调,申请人也会被问询,甚至要求提供一些证据。”澳洲会计师公会大中华区分会副会长何耀波告诉界面新闻,截至2017年6月,香港的申报税务管辖区的名单已复盖七十五个税务管辖区。

而根据税务局发布的管理办法,中国境内的金融机构也应于2017年7月1日开始尽调。何耀波告诉界面新闻,对于新开账户,所有账户持有人都需要提供税收居民身份声明文件,而对于已经存在的账户,金融机构需要分批完成尽调。其中,最为优先的就是高净值个人账户,需要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尽调。其中,包括电子记录检索,纸质记录检索及询问客户经理等。

尽管,签署加入CRS的国家及地区数量不少,行动也已经开展起来,但将CRS与全球征税划等号,还不准确。毕竟CRS只是一个标准,当结束尽调之后,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

即便已经加入CRS系统,并且同意交换信息,“这并不意味着双方一定会交换信息,双方还有后续是否交换信息的彼此的选择权。”王斐说。

不同国家地区对“税务居民”的定义不同,也可能有漏网之鱼。王斐认为:“如果一个人在已经加入CRS系统中的某国居住,并被认定为该国的税收居民,即使该国加入CRS,也不会收集该人金融账户信息。不乏有人研究金融账户所在国的税收居民的要求,以便确定当地税收居民身份从而不会被收据信息,从而避免CRS报告系统。”在一些地区,金融机构仅根据个人自行提供证明来辨识其税务居民身份。

另外,信息交换完成之后,如何运用信息是由成员国政府自行商定,CRS本身并不牵扯税务条款。虽然根据美国FATCA法案的前车之鉴,政府手握海外资产账户信息后最可能采取征税行为,但如何处罚也需要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法国经济学家加布里埃尔·祖克曼在《谁动了国家的奶酪》中指出:“如果没有威胁手段和惩罚措施,银行信息的自动化交换就将死于难产。”

目前,同意加入CRS并交换信息的约有100个国家及地区。其中,有54个地区将在2017年9月第一次金融账户信息交换,而中国内地、香港和巴拿马等地区将在2018年9月开始第一次信息交换。

 

隐匿财富的方式不止将其藏入金融账户之中,购买豪宅、奢侈艺术品,收藏字画珠宝也能做到,但这并不能否定CRS实施的意义。实现全球税收的目标还很漫长,而CRS已经迈开了坚实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