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学生砍房东整整127刀 竟无须负任何法律责任

159

死者Cindy Torbar

生前居住于安省Peterborough,52岁的加拿大白人女子Cindy Tobar的家人们便经历了如此遭遇。Cindy在2015年3月18日无缘无故地被自己的一名房客,就读Trent University的25岁华裔大学生John Lai活活砍死,甚至在死后凶手也不停手。据尸检报告显示,死者的头、颈、驱干、左右上肢共被刺了127刀。然而,在经过一年的调查和评估后,法庭认可了嫌犯精神病的评估鉴定,宣布John Lai无需负任何刑事责任

 疑凶家人:被告早有精神病迹象 曾高呼“杀死魔鬼”

被告 25岁的华裔学生 John Lai

据多伦多太阳报报道,John Lai早就有精神病迹象,他无法继续学业,离开校园返回多伦多与妹妹Brenda Lai同住。他睡不好,经常自言自语和大笑,自称“新生王”,并曾因“有魔鬼在里面”而砸烂电视机。一天晚上,他被发现在厨房大吼大叫,之后又若无其事回房睡觉;还有一次他被发现伸手穿过浴灰石墙,理由也是“看到了魔鬼”。

妹妹求助加拿大心理健康协会(CAMH),但被告知必须本人自愿寻求协助,而John Lai拒绝任何帮助

 凶器为25厘米屠宰刀 警方曾错过一次救人机会

3月18日,当被告的亲妹妹Brenda醒来时,发现被告在房间内用双手掐住她的脖子,大喊她的体内有魔鬼,必须拿走。妹妹成功使得被告冷静下来,并劝说其就医,但被告拒绝了。在妹妹致电母亲求救时,身上只穿着长袖运动衣和短裤的被告趁机离开,失去了踪影。妹妹立即致电911要求警方协助。

2016年9月6日,John Lai被控二级谋杀

警方随后前往John Lai租住的地点,同时也是死者Cindy Tobar家,向Cindy以及另一名租客Sindagaya问话。期间死者也在场,并且表现得十分冷静合作,否认自己有精神问题,因此警方认为没有足够理据按照《心理健康法》逮捕他,随后便离去。

未曾想,就是这个决定,使得死者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数小时后,被告向Sindagaya要了40加币后便身穿短裤走出屋外。Sindagaya对被告的怪异行为感到担心,一路尾随其后,而被告期间一直高呼“自由自由”“爱和平团结”,还对着天空做手势。约半小时后,被告似乎恢复平静,两人重新回到租屋处。

警察Ryan Ready在案发现场

没过多久,Sindagaya便听到房东Cindy在大声求救,请她报警,而被告同时也在高呼“我是耶稣”“我必须杀死魔鬼”。在致电911后等待救援的期间,Sindagaya还听到Cindy大叫“住手!你在杀死我!”

当首名进入现场的警员Ryan Ready走进屋子时,John Lai站在楼梯顶的睡房门口,手持一把血淋淋的10寸长(约25.4厘米)屠宰刀,死者躺在一旁早已停止了呼吸。

凶手所持凶器与图中类似

被告平静地看着警方人员,继续持着刀谈论魔鬼的话题。警员数次大声喝令被告放下刀,但被告不为所动。Ready拔枪指向被告,被告便躲在睡房的墙后。当Ready一边上楼梯,一边重复命令要被告放下刀,被告却突然从墙后跳出,用刀再次狠狠刺入死者的背部。Ready马上向被告开了两枪,被告中弹后跌倒在地,这时手中凶器才脱落。被告在被捕后送院治理途中继续谈及魔鬼,包括问在场警员:”相信我,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吗?

被告其后被转送多伦多治疗,当局直至去年4月19日才能落案起诉他。化验报告显示,他的血液内没有酒精或药物成分。至于死者当场证实死亡,死亡前后合共中了整整127刀

被告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症 死者家人痛不欲生

在妹妹前去探望被告时,他还在讨论外星人和天使。John Lai说,他当晚看到屋内有大量魔鬼,因此感到惊慌,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必须留在屋内,把所有魔鬼杀死。他还说,是自己透过心灵感应把警察召唤到现场。被告还向心理学家透露,曾有天使告诉他,死者体内住了魔鬼,要杀死魔鬼才可释放死者的灵魂。是上帝令警员首先发出的子弹消失,而自己是在做好事。

根据心理报告的结果,被告在案发时换上精神分裂等病症,并且有幻听幻想,这些症状在案发后仍然持续多个月。专家认为,John Lai在案发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也不觉得自己在做错事,对社区仍然构成重大威胁。

死者Cindy Tarbor

无论John Lai是否无辜,他确确实实夺走了一个人的生命,并留给了对方家人无尽的悲痛和绝望。在今年5月10日的法庭审讯上,死者母亲MaryAnne McKeown失声痛哭,以至于无法读受害者影响声明,只能由另一个女儿Diana Fitzgerald代读。

在声明中,这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母亲说,Cindy是个心胸宽广,对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伸以援手的好人。案发过后,母亲每夜都无法安睡,总会梦见女儿的惨况,更直言永远不能释怀:“失去子女是人生中最坏的事…我真的很想念我的女儿…从此以后我的人生再也不一样了。”

Cindy的另外3名亲友也提交声明,当中死者的叔叔Ralph Seamons直接向被告说,过了审讯这日,整个家庭都不会再谈论他,相信这也是死者的愿望,”从现在开始,你甚么也不是。”

助理检控官Lisa Wannamaker表示,被告也将要在余生面对自己的过错。辩方律师Daniel Kirby则向法庭表示,被告托他向死者家人表达歉意,”他从未想过伤害Cindy。他希望他们会明白。

(来源:BCBAY )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