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性婚姻走向合法 鼓舞大陆同志社群

21

中国并不承认同性婚姻,不过并未阻止同性伴侣举行自己的婚礼。中国的性小众开始活跃起来,为自己争取权益。

上月台湾大法官裁定禁止同性结婚违宪,鼓舞着中国的同性社群。在网上群组,不少同志也表达他们的渴望──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与心爱的人合法结婚。

任蔚莲说:“我觉得在这里举行同性婚礼挺困难的,因为会有很多问题。我只是希望我们能举行属于我俩的婚礼。”

参加邮轮团的同性、跨性别伴侣(左三、左四为任蔚莲及朱天天)

得到美国捐款的同志权益团体同性恋亲友会(PFLAG)在邮轮上举行集体婚礼,任蔚莲及朱天天是其中一对参与的同性伴侣。邮轮周三(6月14日)于上海出发,前往日本。

同性恋亲友会还会尝试协助参加者在美国加州注册。

任蔚莲说:“虽然(婚礼)在中国影响不大,这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至少有人承认我俩的关系。”

不过,中国同志社群中有不少人对未来感到乐观。

中国媒体和娱乐圈对同性恋议题越趋开放。上海举办的骄傲节(ShanghaiPRIDE)今年踏入第九年,亦是全中国唯一一个与性小众有关的大型活动。

性小众社群在网上亦非常活跃。中国同志交友App软件“淡蓝”有2700万用户,是全世界拥有最多用户的同志交友软件。

孙文麟与男友胡明亮尝试在长沙市芙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但申请受拒。孙文麟入禀法院,但去年四月湖南长沙地区法院判决败诉。虽然孙文麟败诉,不少人认为法院受理案件,已是一大进步。

不过,不少性小众人士承认争取同性婚姻的路仍然非常漫长。中国直至2001年才不再视同性恋为精神病。
燃点希望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分析师詹姆士‧杨(James Yang)接受访问时说:“台湾发生的事情,肯定激励人心,亦为这儿燃点希望。”

不过,他亦指中国与台湾有“根本上的差别”。台湾政府支持性向平权,中国政府则不然。

由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政府亦不太愿意给予个人社群太多空间。

一对同性伴侣准备在上海登上邮轮

他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性小众议题根本不在政府议程之上。”

不少中国大陆的同性恋人士希望台湾容许他们在当地结婚,不过相关法律尚未进入草议阶段。

一些同性恋人士采取主动,举行自己的婚礼──虽然同性婚姻并没有受到中国法律的保障。

不少民意调查显示,大部份人都赞成应该保障同性恋人士权益,甚至同性婚姻。

严重后果

台湾对同性婚姻的判决出来后的数天,西安一个有关性小众的会议被官员关闭,数名同性恋维权人士被扣押数小时。

这并不是单一事件。

女同性恋交友App软件“热拉”亦在差不多时间被封。

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地区

在北京、上海等的大城市之外,中国仍然稍有公开的性小众团体。根据2016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表的报告,同性恋人生假如出柜的话,面对职场歧视、家庭及社会的逼害等“严重后果”。

支持性小众平权的社会学家李银河表示,同性恋社群的曝光率正在提高。

“人们以前根本就不知道(同性恋人士)的存在。”但她认为中国要等多十年才会开始考虑到底要不要将同性婚姻合法化。

上海一名建筑师段荣丰和伴侣李涛前年在美国加州结婚。段荣丰说,台湾的判决让他们觉得,对华人世界来讲,同性婚姻并不是这么遥远的事。

“我们很多朋友很有信心,中国会有一天将同性婚姻合法化。我们期待那一天的到来。”(新闻来源: 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