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与ISIS巷战,菲律宾炸平自己的城市(图)

郁郁葱葱的棕榈树林之后有浓烟升腾。坦克隆隆驶过雅致的清真寺宣礼塔。在空荡荡的街头,子弹横飞。

菲律宾南部的马拉维市已经持续四周遭受围困,200多人死于非命,大片城市化为废墟。这是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支持者迄今在东南亚为占领和保有领土所做出的最大努力,目前局势已经演变为城市巷战,这里几乎成为一座鬼城。

匆忙关闭的公司外面挂着“抢劫者将被枪杀”的牌子。流浪狗在荒废的街道上觅食。星期二的一场小雨更为此地平添绝望之感。

为了拯救这座城市,菲律宾军方采取的战略似乎就是摧毁它,每天至少对它进行两次轰炸。

叛军占领了市中心的一片土地,控制着几座桥梁的检查站,并在这个城市的若干清真寺里安插了装备精良的狙击手。据信他们当中混杂着数以百计的平民,这令政府更难展开攻势。双方都声称已让对方走投无路;两者似乎都在酝酿着持久战。

    一场一个接一个房屋打响的战役

马拉维是一个20万人口的城市,坐落在棉兰老岛上的拉瑙湖岸边。发源于这座湖泊的阿古斯河贯穿这座城市。

武装分子仍然占据河东南的部分城区,那里曾是经济和商业中心。一名军事指挥官说,最激烈的战斗集中在那里约500平方米的地区。

叛军狙击手位于较高的建筑物内,迫使菲律宾军队保持距离。军方说,叛军控制着这座城市的五分之一。

“这是城市战争,面对面的战斗,”前线步兵营指挥官克里斯托弗·坦普斯(Christopher Tampus)中校说。“他们还在坚持。战斗在一座房屋接一座房屋,一座建筑接一座建筑之内发生。”

菲律宾军方拥有制空权,他们一直在使用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轰炸这座城市,对其造成重大破坏,但迄今为止还没有赶出武装分子。

马拉维的官方名称是马拉维伊斯兰城(Islamic City of Marawi),是这个90%以上人口都信仰罗马天主教徒的国家中最大的穆斯林城市。市內若干最重要的建筑是清真寺。有些如今仍然挺立。

菲律宾军方说,武装分子正在使用清真寺和伊斯兰宗教学校作为战斗基地,包括安置狙击火力。军方抱怨说,他们不能攻击这些建筑物,因为它们是受保护的文化遗迹。

    叛军是什么人?

这群武装分子由两股伊斯兰派叛乱力量联合而成。

他们的领导人是伊斯尼隆·哈皮隆(Isnilon Hapilon),由伊斯兰国指定为其在东南亚的埃米尔领袖。他领导着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的一个派系,这是一个拥有数十年历史的武装组织,以绑架外籍人质著称。他位列联邦调查局的恐怖分子通缉名单,美国为抓获他的人提供500万美元赏金。

哈皮隆已经同穆特组织联合在一起,该组织由阿卜杜拉和奥马尔·穆特(Abdullah and Omarkhayam Maute)兄弟领导。他们曾在中东接受教育,据说已对哈皮隆宣誓效忠。

菲律宾军方说,同武装分子的战斗比预想中要激烈得多。一份陆军获取的视频显示了武装分子领导人正在策划占领马拉维。哈皮隆戴着头巾坐在桌子旁,阿卜杜拉·穆特站在他左边。

马拉维战役是穆特组织和哈皮隆组织首次联合起来进行如此重大的行动。当局说,还有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也门和车臣的战斗人员赶来加入他们。

    美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根据长期协议,美国向菲律宾军方提供监控和情报援助。自21世纪初以来,美国在菲律宾南部派驻了由50至100名特种部队士兵组成的轮调部队,为菲律宾军队打击恐怖分子提供培训和技术援助。

现在,美国的情报可能正在帮助菲律宾军方选择轰炸目标,OV-10“野马”(OV-10 Broncos)飞机则会执行相关任务。

但是,根据菲律宾宪法,外国军队被禁止在菲律宾作战,美国和菲律宾官员都说在马拉维没有美军。

    政府镇压

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总统在该国第二大岛棉兰老岛上宣布戒严60天,在这里,各种伊斯兰反叛团体已经运作了数十年。杜特地如今面临上任近一年以来的最大危机,此前他曾在他的反毒品运动中说起过宣布全国戒严,该运动已导致数千人死于警察和治安积极分子之手。

环棉兰老岛建立的检查站可能有助于逮捕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内逃离马拉维的武装分子。穆特兄弟的父亲卡亚莫拉·穆特(Cayamora Maute)和其他亲属在达沃市的检查站被捕。一个军方与警察的联合小队在距马拉维一小时车程的马苏镇逮捕了他们的母亲奥米塔·罗马托·穆特(Ominta Romato Maute)。

菲律宾安全部队上周到处入室搜查枪支和弹药。

菲律宾军人对于在丛林中与伊斯兰主义者进行斗争更有经验,但包围马拉维意味着他们要在城市内进行巷战。

    被围困的平民

武装分子在围困的第一天抓捕了数量不明的平民。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幸存下来。军方认为叛军正在使用其中一些平民作为人盾。

逃离城市的人员正受到警方的密切审查。

战斗开始时,成千上万难民逃离了这座城市。据救援人员和当地红十字会说,市内还留有多达2千名左右的平民。

许多人被困家中或其他仍未倒塌的建筑物内,等待着围困的结束。在过去的几天里,有些人尝试着逃离了出来。

数以千计的流离失所者已被安置在城市郊区的临时疏散中心。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