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十字路口”遭遇断交风波 全球中转航班市场重新洗牌

68

6月7日,周二,往常络绎不绝的多哈哈马德机场出发大厅几乎空无一人,机场的电子屏幕显示有超过30个航班被取消。

卡塔尔陷入了一场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的大规模“塌方式”的断交。并且,阿联酋、沙特、巴林和埃及先后对卡塔尔关闭了领空,取消了相互往来的航班。

这场航空危机的导火索是卡塔尔国家元首塔米姆的一次军方内部支持伊朗的讲话。这个讲话内容经阿拉伯国家媒体转载后,沙特、阿联酋、埃及、巴林、也门、利比亚和马尔代夫从周一起无限期与卡塔尔这个拥有2400万人口的波斯湾国家断交。

悄然而至的剧变

6月6日晚上10:50,EY398,最后一班阿提哈德航空航班从多哈飞往阿布扎比。

6月7日凌晨3:50,EK848,最后一班阿联酋航空航班从多哈飞往迪拜。

随着外交制裁演变为领空制裁,沙特航空率先从6月5日(周一)开始取消去往卡塔尔的航班,在随后两天的时间里,阿提哈德航空、阿联酋航空、迪拜航空、阿拉伯航空、埃及航空等都取消了去往卡塔尔的航班,卡塔尔航空也在被沙特叫停航班一天后,在其网站发布声明取消前往上述国家的航班。

卡塔尔航空一夜之间有超过70架次来往海湾地区的航班被取消,OAG的数据显示,其中大多数航班由卡塔尔航空运作,目前初估至少造成3成的营收受损。

航线监控网站Flightradar24 显示,由于航线封锁,现在进出多哈只有一条航线。“许多前往欧洲和非洲的卡塔尔航空航班都经过沙特,现在都改变路线从伊朗和阿曼以及土耳其上空飞过。”Flightradar24表示。

在外交封锁之前,卡塔尔航空的航班规律地穿行在沙特和阿联酋的领空。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报道,现在每天有200架次的卡塔尔航空航班飞越其领空。换句话说,现在几乎所有的卡塔尔航空航班都借道土耳其、伊朗。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些因为外交制裁导致的延误、改签退票和额外燃油成本无一例外会让卡塔尔航空花上大价钱。另一个更主要的花销莫过于飞越伊朗领空所缴纳的税费了,根据2015年的收费标准,一个航班收费为2000美元。这不仅会导致机票票价的上涨,乘客也会随之流失。从政治地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也意味着卡塔尔对伊朗的依赖会日益增强。

任何准备从卡塔尔来往阿联酋、沙特、埃及和巴林的旅客,都会受到此次民航危机的影响。比如说,从新加坡前往开罗经多哈转机,后一段航程如今就无法完成。

根据卡塔尔航空官网显示,购买了6月5日至7月6日前往上述四国的航班机票的旅客可以得到全额退款。

由于多哈是从亚洲飞往欧洲的重要航空枢纽,受影响的并非只有卡塔尔航空。

进取的海湾小国

卡塔尔虽然是阿拉伯世界里的小国,但非常富庶,天然气贮量占世界第三,石油贮备居世界第13位,2012年美国《福布斯》杂志公布的全球最富国家和地区排行榜中,卡塔尔位列第一。

原本在海合会中充当沙特跟班的卡塔尔,在新埃米尔(国家元首)上台后采取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极大程度上为自己争取国际话语权。

卡塔尔航空就是很好的例子,卡塔尔航空公司在较短的时间内迅速发展,航线遍布全球150多个目的地。2011年、2012年和2015年,在权威的Skytrax航空业评估中,卡塔尔航空均荣膺“年度最佳航空”的殊荣。

当今,在全球范围内,选择航空旅行已理所当然。面对更加庞大的旅客群和日益增加的空中选择,卡塔尔航空仍然以30%年均增长速度扩张航线,并拥有134架飞机,成为当今最现代的机队之一。以卡塔尔首都多哈为主要航空枢纽,卡塔尔航空公司已经建立起一个全球运营网络,航线覆盖欧洲、中东、非洲、亚太、北美和南美地区。

卡塔尔航空与迪拜的阿联酋航空、阿布扎比的阿提哈德航空在中东地区三足鼎立,运营着世界上大部分的国际中转航班,是阿拉伯国家连接世界的重要枢纽。

在中国市场,选择卡塔尔航空前往中东并转向全世界的乘客占很大比例,其开通北京、上海、广州、香港、重庆、成都和杭州七个城市航线,覆盖了中国大多数出国旅行游客需求。

只有少数赢家

在此次断交风波之前的10年里,依靠着激进的市场策略和“土豪”做派,中东三大航空公司卡塔尔航空、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在全世界,尤其是亚太地区攻城略地抢夺市场份额。最近10年,中东地区的航空运输量增长了300%,成为全球航空发展速度最快的增长极。目前,中东地区航空运量整体市场份额9.4%,排名全球第四,其中国际运量市场份额9.1%,排名全球区域第三。

相应的,多哈、迪拜和阿布扎比也成为欧亚航线近年热门的中转枢纽,抢去了一些传统的中转站如莫斯科、伊斯坦布尔等的生意。该地区也获得“全球空中交通十字路口”的美誉。

《航空公司商务》的数据表明,其中经由卡塔尔航空多哈枢纽所连接的中转联程航班增速明显,远高于经由阿联酋航空公司总部所在地迪拜所运营的中转航班增幅。

如今突如其来的变化,将为这个市场带来巨大变化。

位于墨尔本的亚太航空中心认为,这场危机“只有少数的赢家,为港湾地区的民航业造成了更大的不确定性,而且会令乘客望而却步”。

今年3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一条关于电子设备的禁令,该禁令规定,来往美国的十家中东国家航班旅客不能携带超过智能手机大小的电子设备乘机,这条新规定被证实已确实影响航班的预订率。卡塔尔航空也是限制条令中受限的十家公司之一。外交制裁导致的中东地区局势的不确定性,再加上越来越多来自美国的限制,海湾国家的航空业将面临着全新的挑战。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CEO De Juniac表示,近几个月来,中东地区的旅游收益和游客数量都大幅下降了。6月5日的IATA年会上,他表达了对此次制裁的关注并呼吁开放领空,他说:“我们希望领空较快重新开放,全球化才是对民航业最好的发展。当然任何国家有权关闭他们的边境,但与卡塔尔的航线连接必须尽快修复。”

很多分析师和观察家表示,此次断交对旅游业的影响是前所未有的。来自英国的民航顾问John Strickland向半岛电视台表示,这对整个行业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虽然之前的海湾战争对这个区域的民航业也有所影响,但其影响远远无法与此次事件相比。

Aerospace杂志主编Alan Peaford则表示,真正的问题在于如果领空关闭,不仅卡塔尔航空的乘客,更重要的是通过货运航班供给卡塔尔的食物、生活必需品等会受到严重影响。

伦敦的航空策略研究员Saj Ahmad表示,影响不是单向的,长远的影响尚未可知,但极有可能会成为一场民航危机的持久战。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