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产后忧郁 华裔女孩留下新生儿跳楼(图)

84

年仅27岁的福州移民叶森今年3月诞下可爱宝宝,该与餐馆打工的丈夫享受家庭幸福之际,却因罹患产后忧郁症,日前从费城九层高楼宇一跃而下,留下仅三个月的男婴。在10日出殡之日,哀恸的父母已数日未眠,妹妹叶芯则到殡仪馆送姐姐最后一程,盼望来世再当姐妹。

叶森失踪的消息最早在5月31日于微信群蔓延,29日从她携带40元离开法拉盛住所买菜后,多日未回家,焦急的家属透过纽约(专题)华人媒体、社区团体与微信寻人。几日后,传出一名华裔(专题)女子在5月30日被监视录像拍到爬上费城一栋楼宇,跳楼身亡,家属6月5日赶往费城认尸,确认死者为叶森。与叶家父母住同一屋檐下的叶森表姐叶芳说,”自从表妹不见了,家里人都没有再开过火,经常几日不吃东西,实在没办法了,只能买一点面包当做干粮,勉强吃一点”。

叶森的父亲叶加赠得知大女儿轻生后,曾责怪妻子、小女儿和姪女没有照顾好叶森,一直不愿接受女儿离世的消息,”三个人都没有看住她,养这么大了,说走就走了”。而叶森的母亲更是卧在床上长泣不起,不愿和人交谈。妹妹叶芯在姐姐出嫁前一直同住一个屋檐下,姐姐离世后分外自责。叶森的丈夫陈光明更是悲痛不已,表示希望妻子安静入土,不愿外界打扰。

    扮演父亲角色照顾妹妹

1989年10月14日,叶森在福州市马尾区一户普通家庭中出生,三年后父母又为家中添一个妹妹。马尾区除了盛产茶叶和茉莉外,更被移民熟知的是”移民之乡”,在当地几乎家家户户都出国打工,留下的除了老人就是送回来的孩子。叶森的父亲随着出国打工的潮流,在叶森上初中时,独自一人到纽约追逐美国梦。

父亲不在家的十几年里,叶森和妹妹叶芯作伴,而母亲做起全职妈妈专心照顾两个女儿。两姐妹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分享着青春期的心事。叶芯表示,姐姐生性活泼,”是个捣蛋鬼,在班里没担任过班干部的职务”。虽然姐姐在学校成绩中等,但人缘极好,交了一大批好友,一到了节假日就相约一起外出烧烤、熘冰或到KTV唱歌,他们亲切的称呼叶森为”花生”、”大头宝宝”和”花宝宝”。

姐姐的好人缘也让妹妹受益,由于姐妹俩都就读于马尾中学,几乎高年级全部学姐、学长都认识叶芯,对姐妹俩格外照顾。叶芯说,姐姐脾气很好,从小照顾她,有时甚至充当了父亲的角色。她的第一件衣服是姐姐买的,第一台iPhone 4手机也是姐姐送的,”当时她刚工作不久,自己还用三星的旧手机,一狠心就花了半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苹果手机”。

因为父亲在美国打工,母亲和两姐妹随时准备到美国一家人团聚。叶森高三时,特别报读英语补习班为日后做准备。2009年前总统欧巴马上台后,三人的亲属移民也在这一年顺利办下,立即买机票乘坐东方航空飞机前往纽约,满心期盼在美国展开新生活。

    漫无目的的餐馆打工生涯

叶森同母亲、妹妹一起踏上纽约土地,等待她的不是亲友描绘”天堂美国、遍地黄金”,而是漫长的餐馆打工生涯。叶芯说,姐姐来美后,很短时间内就前往外州打工,在佛州一家中餐馆工作时间最长,约有半年之久。虽然佛州坦帕风景宜人,海滩等自然风光吸引不少华人游客前来,姐姐却鲜少有闲情逸致欣赏身边美景。

表姐叶芳表示,由于英文不好且没有高学历,叶森与同样情况的新移民只能去餐厅打工,多数都只能从前台做起,一周工作七天,每日不少于八小时,工资也在淡季和旺季时有偏差。叶森的工资每月有2000元到2500元不等,寄一半回家给父母补贴家用,另一半用于自己平日花费及给妹妹买礼物。

叶芯表示,姐姐不喜欢太忙的工作,做前台枯燥乏味,收入也不如服务员多,但工作中途可以偷闲玩手机和同事聊聊天,无太大压力。不过,来美后的姐姐朋友变少,很少出去游玩,也不再爱打扮。姐姐做每份工作的时间也都不长,有时一个月就辞职,回到纽约和父母及妹妹相聚。刚开始时一家人在纽约挤在一间小房子里,每月只要700元的房租,屋子小,一家人团聚时仍颇为开心。叶森也从未向家人抱怨老闆对自己不好,所有的事情藏在心里,每次辞工时都仅对家人说,”我累了,想歇一歇”。

2012年,叶森再去费城的中餐馆打工时,认识担任厨师工作的福州老乡陈光明。陈光明来自闽安,和叶森居住的马尾区仅有一个小时的车程,相同的文化背景让两人聊得很来,迅速坠入爱河。陈光明家境不殷实,叶森的父母仍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认为小俩口都是老实人,会过好日子。而叶森成家后有了更多家庭责任,来美8年内都没有再回中国。

婚后几年后,叶森和陈光明一直没有孩子,叶森开始服用中药、调理身体,终于在2016年6月两人有了爱情结晶。由于得子不易,她格外重视这个孩子,每日都会在网上查询什么食物会对孩子的身体好,一日多餐。

    家人尽力仍难防范憾事

2017年3月,叶森顺利在纽约长老会皇后医院诞下一名健康的男婴。夫家经济条件不宽裕,丈夫每日忙于工作,父亲叶加赠希望照顾女儿,从生孩子到做月子期间就将女儿接回家中。尽管曾听女儿说心情不好,家人都未意识到产后忧郁症的可怕后果。

叶芳说,表妹回家后整个人都变得阴郁,不爱说话。每日吃饭时,一家人都会开导叶森。”表妹表面上都说好,但实际上情况每况愈下,她自己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大孩子,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

做完月子后,叶森回到费城夫家,发生两次离家出走情况,但都留有纸条告知丈夫会晚些回来。家人意识到叶森患有忧郁症,在5月20日再次将女儿接回纽约家中,同时把婴儿留在夫家,担心叶森产后忧郁症会抱着孩子一起寻短。

叶森此次回家后,叶芯也辞去工作,同母亲还有表姐三人一起照顾她。叶芯说,姐姐不像以前和她无话不谈,只偶尔透露作为新手妈妈,感到自己不称职,承认患有产后忧郁症。家人在叶森的手机里,还发现曾搜寻”如何自杀”。发现事情严重性后,叶芯陪姐姐到妇科看诊时,不过护士以叶芯并非直系亲属为由,无法透露其诊断,让家人失去最后一次帮叶森走出悲剧的机会。

5月29日下午5时20分,叶森选在家人忙碌做饭的时候告知母亲想去附近超市买菜,仅携带40元现金出门,留下手机和所有证件和两张纸条。其中一张纸条上以”如果我不在了”开头,并交代儿子的医疗保险和自己银行卡的位置。而仅过一日,叶森从费城华埠一栋9层的高楼上跳下,结束自己的生命。

叶家人曾将找寻叶森的希望寄託给警察,5次报案,警方仅在最后一次才正式立案。最后得知叶森跳楼自杀的消息,还是来自费城的亲友,并非警方。如今叶加赠和陈光明都双双辞去了工作,而叶森留下的儿子仅有三个月大,日后抚养和教育都需仰仗单亲爸爸陈光明。

叶芯表示,她不认为来美国是造成这场悲剧的主因,再有一次机会选择和家人来美国,她与姐姐还是会来,”因为家在这里”。

    心理医师吁华人及早看诊 挥别忧郁

对于福州移民叶森产后忧郁症跳楼自杀,心理医师指出,福州新移民作为移民的亚群体,罹患忧郁症比例较大,而且多不主动寻求治疗,曾在纽约华社酿多起自杀或杀害他人的悲剧。同时,忧郁症属于慢性疾病,患者切勿在短期缓解后就终止治疗,复发机率非常高。

从事心理治疗20余年的精神专科医学博士陈张栩指出,新移民由于文化差异大、语言不通等,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她说,多数福州移民都未受过高等教育,而家乡人描绘的移民梦,更让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幻想。”许多人福州病人都因现实和脑中构想的美国生活落差太大,且未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当困难来临时就患上心理病,忧郁症比例较大”。

她指出,以产后忧郁症为例,不少病患认为经过一段治疗已经痊愈,殊不知生二胎时复发机率很大。陈张栩表示,曾有一名华裔新手妈妈,在怀有头胎时,出现厌食、失眠和莫名哭泣等症状,生产完后心理状况更糟糕。当该华女来看诊时,被诊断为产后忧郁,并接受几周治疗,症状暂时缓解后,病患自行中断治疗。该华女生二胎和三胎时,产后忧郁症再次复发,尤其在第三胎时,产生轻生的念头,只能回来找陈继续看诊,接受长达数月的诊疗。

忧郁症初期表现为失眠或嗜睡、厌食或暴饮暴食、对所有事情失去兴趣、体重减轻或增加、思维迟钝、疲劳、无价值感、精神不集中或有自杀念头九种症状。陈张栩说,若民众认为自身符合其中5种,就应找专业医生及时看诊。

纽约州心理治疗师张红指出,不少华裔认为看心理医生就是得了”神经病”,感到羞耻,病情一拖再拖,造成恶化。她呼吁民众应正视心理疾病,而心理医生除了用药物治疗病人外,还会帮病人做心理辅导等,”生病感冒了要吃药看医生,心理上出现问题也一样”。

(来源: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