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惹雷劈?ZARA老板要拿3.2亿送给西班牙人却被拒收

1773

图:这个和蔼平易的老头与路人甲无异,却统治着ZARA时装帝国

欧浪时评6月10日马德里(柳传毅) 今年3月底左右,一则消息让一些西班牙人和公共医疗系统充满期待和感恩,就是西班牙首富、Inditex集团主席也即ZARA时装帝国的老板阿曼修•奥德加(财产713亿美元,全球第四富),打算捐出3.20亿欧元给西班牙各地多家公共医院,用于购买最现代化的癌症治疗设备,把老旧低效的当前设备实现更新换代。

资料称,西班牙每年有20万人被确诊患癌,而在与癌症做斗争上,西班牙又因公立医疗系统的过于老旧和不先进,疗效不高,设备达不到欧盟要求的基本标准,同时多有未及时确诊的事例,均与专门设备太老有关。这是奥德加要慷慨拿出3.20亿以捐助西班牙社会的原因,这一善举被许多人叫好喝彩,尤其是受惠者、即分布在全国多地的多家医院肿瘤中心,敞开怀抱欢迎奥德加的善举。

但不料,这个世界就是常有“好心惹雷劈”的事情发生,当不少人喝彩叫好之时,最能受惠此善举的西班牙癌症患者们却站出来大声拒绝,不是“婉拒”好意,而是严词拒绝,说“不”之余还高声谩骂了奥德加一番。

如果要说“好心无好报”是什么感受?大约问下图中这个和蔼的老人,最清楚了。

大声拒绝的是西班牙一些癌症和肿瘤患者协会,宣称不接受,并呼吁西班牙各医院不要接受这份好意,一西班牙癌症和肿瘤患者协会发文拒绝说:“Inditex集团的财税行为,也必须是与普通纳税人相对称的行为,缴纳一个普通纳税人应该缴纳的纳税份额”,“我们坚决拒绝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在借助医疗技术渗透进我们西班牙社会。”

这些谩骂什么意思?显然,是指奥德加没有像一个普通西班牙纳税人那样,履行了纳税人义务。这难道是说奥德加在偷税漏税吗?

奥德加的ZARA被指钻空子避税5.8亿欧元

奥德加要做大好人却遭致无情的攻击和谩骂,可能和他的一些被视为不道德的财税行为有关。就在去年年底左右,绿色欧洲自由联盟西班牙分支揭发说,奥德加的Inditex集团仅在2011-204之间,就通过集团拥有的“锐利税务工程技术”,成功避税5.85亿欧元,而且仅是大约估计。这份报告举例指出,Inditex集团巧妙地将执照权概念应用在荷兰分支上,因荷兰的公司税只有15%,这让该集团在2011-2014少缴税3.78亿欧元;又如瑞士分支,是从诸如孟加拉、摩洛哥和土耳其之类国家入货,再转售给旗下其他公司,在2014年仅需缴纳7.8%公司税,避税1.49亿欧元;而爱尔兰的税点则更低,该集团分支通过其金融业务,让该集团避税5800万欧元。因西班牙的公司税点为25%,这一巨大差异让奥德加集团动用“锐利的税务工程武器”得以名正言顺地避免缴纳过高的税赋。欧盟绿色联盟认为这是一个丑闻,呼吁建立统一的欧洲税制,避免跨国企业钻税务空子。

显然,这是指奥德加集团成功地、但又无奈地承认这是合法地躲避西班牙高税点,是奥德加的善举遭遇一些癌症患者拒收的原因。这或也是一个道德绑架,因这一行为属于利用欧洲各国税点差异,为合法地规避更高的税负,因此也不能指控为属于违法的逃税,至于从道德角色上的谴责,则见仁见智了。因既然税点差异在欧洲合法地存在,被利用或是人之常情。诸如谷歌,微软,亚马逊无不如此,不过,这几个家伙也被许多国家发动追税。

血汗童工造就了西班牙多个时装

ZARA时装以及另一时装大牌诸如Mango,H&M、Primark等,曾被西班牙社会组织撰文指责,说“亚洲的血汗童工造就了西班牙多个时装”(该文章几月前曾见诸西班牙《世界报》),文章指出,诸如ZARA之流大牌,许多成衣供应厂家分布在柬埔寨、越南、印度、巴基斯坦等落后国家,里面充斥大量的童工。文章称,那些时装集团貌似都有一套供应商监督系统,会在与供应商厂家签订合同前,先检查厂家在卫生、安全、作业、员工制度等领域是否合格,此后还会定期做检查,但文章也指出,“当这些时装集团的监督团开着豪车出现在那些全球最落后贫困的角落时,简直太引人注目了,因此,在他们还没进入厂房前,那些帮忙各种杂活的赤脚童工,早就逃得无影无踪”。

国际大集团背后那些血汗故事,同样引起联合国劳工署的关注,联合国组织曾要求各大时装集团,通报自己的合作厂家,以更有效地保障亚洲非洲和南美洲一些童工的权力,不过,这一要求被多个时尚业一口拒绝。这一态度,或是一些善举遭致社会的抵制和大声拒绝的原因之一。另外,在危机多年折磨后,让西班牙社会备受伤,下层社会多少患上仇视、拒绝国际财团的综合情结,诸如拉斯维加斯财团、万达集团之类在马德里的遭遇,以及反资本的左派政党在下层获得的胜利,也是这一仇视症的反映。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