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人员夜砸民宅被扎死 被拆迁者被判防卫过当

77

2016年1月11日晚,付奎生家窗玻璃遭砸,随后发生命案

因未达成拆迁协议,河北永清县北曹家务村村民付奎生家常遭骚扰。2016年1月11日晚,当家中窗玻璃再次遭砸时,付奎生和儿子付金波将一名拆迁人员扎伤,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父子两人被指控犯故意伤害罪。

据澎湃新闻报道,该起命案已于近日宣判。6月9日,该案法官证实,永清县法院认定,付家父子二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防卫过当,对付奎生免予刑事处罚,对付金波判处有期徒刑3年。

据《河北经济日报》报道,2009年6月,丽嘉小镇项目在北曹家务村开工。该项目采用“村企合作”的模式,资金由北京金泽地产投入,企业通过获得旧村庄拆迁整理之后部分土地的开发经营权,获得相应的收益;拆迁村农民以现有房产经专业机构评估确价后,可换取相应面积的新住宅。

因拆迁补偿没谈妥,付奎生一家未同意搬迁。

永清县检察院指控,2016年1月11日19时,78岁的付奎生和老伴吃过晚饭在家休息时,刘二旦、李春江、张伟持铁管来到他家,将他家临街的门窗玻璃砸毁,付奎生发现后与刘二旦发生打斗,在打斗过程中,其次子付金波闻讯赶来,二人持自制类似扎枪类锐器将刘二旦扎伤,李春江、张伟二人逃跑。刘二旦送往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检方认为,付奎山与付金波均构成故意伤害罪。

判决书显示,张伟在法庭上作为证人称,他和李春江、刘二旦是在北曹家务村搞拆迁的。因为刘二旦去付家谈拆迁的事,对方说刘私闯民宅并报警。刘气不顺,就带着他和李春江去砸人家窗户玻璃。案发当晚,他们拿着铁管去付家吓唬吓唬他们。

法庭上,付家父子的辩护人则提出,刘二旦从事拆迁工作,案发时严重醉酒,带两名同伙持钢管打砸的行为具有危害性,使付奎山的财产和人身都受到威胁。因此,付家父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不应认定为犯罪。

检方指控的事实得到了认定。永清县法院经审理认为,付金波、付奎生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构成故意伤害罪。付金波在其父正在遭受刘二旦等人不法侵害情况下采取的行为,明显超过正当防卫的必要限度,造成刘二旦死亡的严重后果,属防卫过当,应减轻处罚。此外,付奎生在案发时系75周岁以上老年人,遭受不法侵害在先,且在共同犯罪中情节轻微,可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最终,永清县法院以犯故意伤害罪,对付奎山免予刑事处罚,对付金波判处有期徒刑3年。5月19日,经永清县法院决定,永清县看守所对付奎生予以释放。

早前报道:河北拆迁人员夜砸民宅被扎死 有村民深夜遭投蛇

因未达成拆迁协议,河北永清县北曹家务村一些村民曾频遭骚扰,近10个月来平静了许多。但74岁的马文英始终不能安心,她每天在家门口朝村西头张望,盼着丈夫付奎生回来。

据澎湃新闻11月25日报道,河北永清县检察院指控,1月11日晚,开发商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刘二旦和他的帮手张伟、李春江,在砸了村民金福祥家玻璃后,又来到付奎生家砸玻璃,付奎生发现后与刘二旦发生打斗。期间,付金波闻讯赶来,父子二人持自制类似扎枪类锐器将刘二旦扎伤,刘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17日,张伟、李春江因此事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公诉。18日上午,78岁的付奎生和他的次子付金波在永清县法院受审,被控故意伤害罪。

付家这场始料未及的命案为村里换来“难得”的平静。11月19日至20日,记者走访北曹家务村,多位村民表示,“半夜砸门窗玻璃,用斧子砍大门,朝门上泼粪……这些事再也没发生过。”

拆迁人员到拆迁户家打砸丧命

在家中临街的正屋里,马文英回忆命案案发当晚的情景时说:“我们刚吃了饭,我起身去倒水,准备喝了再睡觉,这时,突然听到嘭嘭的响声,我吓得坐在地上,碗也扔了出去,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据付奎生供述,他听见家里玻璃被砸,于是拿起一根带铁质尖头的木棍,朝门口走去,正看见一名男子用铁棍砸门。门被砸开后,他顺势拿着木棍捅了出去,该男子倒在了地上。在打斗过程中,他大喊“砸玻璃了,打死人了”。

在斜对面门脸房里吃饭的付金波和妻子李荣艳听到喊声后,最先冲了出来。付金波供述称,他跑到父亲院门口时,看见父亲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地上有一个人在打滚。他走过去拿过父亲手里的木棍,用左腿压住躺着的男子,“防止他逃跑”。

“我从屋里出来,等赶到时打斗已结束。只看见有个男的头朝北、腿朝南躺在父亲家门口,那男子不时地动一下。”付奎生的大儿子付金山说。

曹家务乡派出所在接处警说明中称,1月11日19时38分,民警赶到现场,看到一名男子躺在付奎生家门口,头额上方受伤流血、右侧脸颊约有7厘米伤口,胸腹部衣服渗出血迹,付奎生和付金波各手持一米多长类似扎枪的工具,分别站在受伤男子的南侧和西南侧。民警上前询问情况,受伤男子已不能开口说话,送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案发当晚,付金山和父亲付奎生被带走调查,于次日12时和24时回家,而付金波在大哥被放回当天10时也被带走,再未回家。该案开庭前的10月25日,被监视居住的付奎生,被永清法院批捕。

付奎生大儿子和二儿子家的房屋,正好夹在一期和二期商业地产项目中间

死者刘二旦今年34岁,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他的身份是开发商永清金泽恒盛地产有限公司“负责拆迁”的人,案发时和他一起参与打砸村民家玻璃的张伟和李春江是他的两个 “帮手”。

31岁的张伟小学辍学后无业至今,曾因故意伤害罪获刑三年,还曾因吸毒两次被治安拘留。李春江比张伟小一岁,小学毕业后打工,没有正式职业。今年1月9日,刘二旦等人让他来北曹家务村帮助拆迁,“挣点钱花”。

张伟供述,此前刘二旦曾去付奎生家谈拆迁事宜,刚一进门,对方就报警称其私闯民宅。“刘二旦气不顺,带着我们去把他家的窗玻璃给砸了。”李春江也表示,砸付家门窗的原因是拆迁事宜没谈妥,要“吓唬吓唬”他家。

张、李二人的供述中,均未提及案发前刘二旦曾饮酒。尸检报告显示,刘体内血液里酒精含量高达234mg/100ml,近醉驾临界值的3倍。

11月18日,永清法院审理付家父子二人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刘二旦的哥哥当庭出示了一份谅解书,愿意谅解付家的行为。

村支书:开发商改选房政策造成混乱

命案的背后,是村民与开发商间的拆迁纠纷。

时隔7年,付金山仍记得丽嘉小镇项目2009年6月开工奠基仪式的热闹场景:彩球飘舞,锣鼓喧天,多位廊坊市领导出席了仪式。

丽嘉小镇是永清县三个新农村先行示范区之一,其中心即是曹家务乡政府所在地北曹家务村。如今,一条马路将该村分成两块,南侧一排两层独栋别墅是村民的新民居,北侧是商业地产项目“丽嘉·新航程”,两块项目的开发商均是永清金泽恒盛地产公司,其老板是土生土长的北曹家务村人。

北曹家务村新农村建设的新民居是一栋栋二层别墅

据《河北经济日报》报道,该项目采用“村企合作”的模式,资金由北京金泽地产投入,企业通过获得旧村庄拆迁整理之后部分土地的开发经营权,获得相应的收益;拆迁村农民以现有房产经专业机构评估确价后,可换取相应面积的新住宅。

王晓伟(化名)是第二批入住丽嘉小镇的80户村民之一。他说,根据村委会制定的新房选定说明,新民居有180平方米、200平方米等7种户型,评估价为1000元/平方米,每栋新居由村委会补贴120平方米。“按照自有资产所能购买的面积加上补助的面积,我家老房子地上物评估价为8.9万元,可购买209平方米的房子,再按照‘就高不就低’原则,交了1.1万元差价后,可获得一套220平方米的房子。”

房子面积确定后,就是选位置的问题。王晓伟说,村里的安排是将相同面积的房子房号放在箱子里,由村代表、民警等监督拍照,现场抓阄来确定位置。有村民表示,此种方式下,能否拿到一个好位置全靠运气,比较公平。

但公平没有持续下去。“村里房改是腾地盖房,不是划地独立盖房,需要往前推进。如果一户不腾地,一整期都要停工。”北曹家务村村支部书记宛亚军坦言,由于后期拆迁不顺,开发商为加快拆迁进程,重新实行了选房政策,造成很多混乱,“原计划2013年底完工的丽嘉小镇,现在预计2017年才能如愿”,目前全村500户村民,还有三四十户没有达成搬迁协议。

因不同意拆迁遭深夜投蛇

付家命案是这种混乱局面的结果。

付金山回忆,2015年3月,开发商一方找到他们要听取拆迁意见。“我们表示想在现居住的路南边要两套房和几间门脸房,对方没说什么就走了。”

“几天后我们就遭受了威胁。”付金山说,3月30日早上,他看到厢房门口爬着一条七八十厘米长的蛇,他用棍子将蛇挑到院外后,发现屋外台子上还有一条蛇。他四处搜寻,发现正屋的台阶上有一个尼龙袋,里面都是蛇。“两个孙子吓得大哭,我弟家门口也一样,蛇爬得满地都是。”

付金山提供的监控视频显示,当日2时30分许,两名男子从轿车后备箱拎出一尼龙袋,从墙头扔进付家的院子里。

“经常有社会闲散人员来骚扰,家里之前就被砸过门窗玻璃,所以捡些石块防身。”付奎生的孙女说。在付奎生正屋门后的床底下,至今仍放着三个石块。

“我们家门脸房多、位置好,应该得到合理补偿。”付金波的妻子李荣艳说。

付家人坚称自己的要求是合理的。父子三人,三个家庭,共有近40间房,除正屋、厢房外,一些门脸房都在临街位置。记者也注意到,根据开发商售楼处的沙盘规划,付家的位置将来要开发成高层临街商业住宅楼。

付奎生在供述中称,村干部和开发商代表找其谈过几次后,口头允诺同意其要求,但后来开发商代表马辉又找到他,称他原提议的位置与其他村民签协议了,希望付家往东边移动一下。他不同意,谈判失败。

马辉起初向记者否认了曾对付家做出承诺,后又称确实有此承诺,因与付家在门脸房的面积上未谈妥,在此期间又有村民同意搬迁且签了协议,故原来允诺给付家的房屋没有了。“我们和村干部多次找他们家协商,但他们要求过高。”

付金山说,2015年12月以来,多名自称系拆迁人员的陌生人到他家商讨拆迁,监控视频显示,有人在夜间用砖头等砸他们家大门和玻璃。而据付奎生供述,案发当天17时30分许,刘二旦等人还到他家谈拆迁的事,问他如何打算,他说明按照原来的要求来,刘二旦没表态就走了。

  多位村民曾因拆迁纠纷遭骚扰

除了付奎生家,拆迁乱象也在其他未达成拆迁协议的村民家中频频上演。

因不满地上物评估价,村民王飞红(化名)起初未与开发商达成一致意见。她称,2015年9月13日晚,她刚入睡几分钟就听到狗吠声,她打开灯,看到十来人翻墙入院,径直来到正屋外,用镐棒打碎窗玻璃。当时其丈夫已入睡,被碎玻璃扎伤。

“我拿起手机准备报警,一个男人进来用镐把打我的手。”王飞红说,还有四人进屋后对其丈夫一阵乱打,其他人在屋里乱砸东西,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五分钟。此前,她家大门还被人砍了十三个豁口。

经司法鉴定,王飞红为轻伤一级,她的丈夫为轻伤二级。

“事后我们将这几个人赶走了,现在已不在村里了。”马辉对记者说。宛亚军则称,村里协调给了王飞红家补偿,“我们找开发商要钱,先把医药费给垫上,这是为了保持村里稳定。”

直至付家发生命案后,在王飞红家打砸、伤人的人员才被刑拘。永清法院于2016年9月12日作出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涉案四人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两年六个月至两年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此外还有三人在逃。
金福祥家被强拆,距离被拆房屋不远处,即是开发商在建的住宅楼

84岁的金福祥也认为补偿过低,不同意搬迁。他说,2015年9月21日午饭后,他在村里溜达一圈,不到一小时后回到家里,发现房子已被强拆,屋里的所有物件都压在废墟下,至今未签过拆迁协议。

宛亚军承认此事,并指20万赔偿款都未获金福祥同意。但金福祥对此否认称,最初协商只同意赔10万,他提出一块宅基地补偿120平方米,折算为12万元,加上地上物评估的3万元,共要求赔偿15万元。

金福祥还说,被强拆10多天后,他家墙上被喷了油漆。记者在现场看到,金福祥家四间正屋的屋顶和后墙倒塌,正墙上喷了一个红色的“忍”字,离房屋约一百米的位置,就是正在建设的“丽嘉·新航程”二期高层住宅楼。

“如果考虑公共利益,按照合情合理原则谈协议,一户也不会出现这类问题。” 宛亚军说,打砸行为与村里无关,村里只负责协助拆迁工作,砸门、砸玻璃等是违法行为,危害了老百姓的安全,这是任何一个村都不希望发生的事。(新闻来源: 澎湃新闻)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