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颖珊”被”离婚 无论爱情败给了什么 她活得精彩

56

关颖珊和佩尔的初见,充满火药味。

华裔花样滑冰女王关颖珊刚刚经历了一场狗血式离婚戏。离婚申请是男方克莱•佩尔提出的,说二人婚姻有“无法弥合的分歧”。佩尔还登报声明:“很遗憾地宣布,我和关颖珊的婚姻走到了尽头。把这一消息告诉我们的家人非常艰难。我爱关颖珊,希望她未来有更好的生活。”他隔空喊话,希望关颖珊能支付他离婚的律师费。

关颖珊却格外潇洒。游泳、健身、参加女性论坛,一样都没耽误。多年来,她靠着自己的努力累积了千万财富,如今,在支付了巨额离婚费用之后,与前夫挥手告别。

2011年,白宫有个公共服务领域的奖学金工作,全美有数千人申请,关颖珊和佩尔需要争夺旧金山地区的名额。不过,关颖珊从未经历过工作面试,佩尔却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当关颖珊知道自己落选后,虽然失落,却马上拨通了佩尔的电话。她说:“只有你能胜任这份工作。”

那之后,两人熟络起来。佩尔赞赏关颖珊是个行动派,做事果断、速战速决。他也吸引了关颖珊的注意。毕竟,小伙子以高分毕业于哈佛大学社会学、阿拉伯语专业,还是乔治城大学的法学博士,白宫国家安全事务战略规划负责人,前途不可限量。关颖珊一点儿都不为那次错过了白宫的奖学金感到惋惜。连她妈妈都说,遇到一个优秀的人,比赢得奖学金更让人开心。

2012年9月3日,关颖珊收到了佩尔的求婚钻戒。她非常开心,说自己跟佩尔就“像双人滑组合一样”,有了彼此才完整。佩尔也说,“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默契,不管是思维方式、价值观还是对事情的判断,这就是缘分吧。我们之前聊过如何组建家庭、怎样结婚还有未来如何工作。我们都知道,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第二年1月19日,两人在罗德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举办了婚礼。之所以选在罗德岛州,是因为佩尔的爷爷从1961年开始就是罗德岛参议院议员,一直当到1997年。他设立的佩尔奖学金,直到现在还资助家庭贫困的学生。

那一天,关颖珊穿着华裔设计师王薇薇亲手为她设计的鱼尾婚纱,由父亲送到教堂。牧师宣布她和佩尔结为夫妻前,两人就情不自禁地吻上了。随后,牧师幽默地说:“几分钟后,请佩尔夫妇进行第二次‘初吻’吧!”全场观众大笑不止。

婚后,两个人都很忙,但关颖珊尽量顾家。佩尔喜欢吃中餐,她就学着做中餐。她从小没怎么做过饭,只能硬着头皮上:“我需要一口很好的锅,旺火炒菜特别香。”练着练着,连关妈妈来做客时都大吃一惊:女儿的厨艺怎么这么好了!

婚后第二年,佩尔参加罗德岛州长竞选,关颖珊也积极为丈夫拉票,眼神里是满满的爱意。虽然佩尔最终落选,但关颖珊通过这次活动,成为了一位出色的社会活动家。

在去年的美国大选中,关颖珊和佩尔都加入希拉里团队。佩尔是选举人团成员,关颖珊是竞选协调员。她除了为竞选团队增添“星味”,还十分符合希拉里为女性争取权益的考量。但希拉里落败,使两人的政治前景暂时蒙上阴影。

渐渐地,关颖珊和佩尔越走越远。她旅行时身边没有佩尔,和朋友一起过新年,就连佩尔向法院申请离婚被曝出后,她也只是不紧不慢地发了一条“我去参加女性论坛了”的推文。

也许,佩尔跟不上关颖珊的节奏。关颖珊从社会底层杀上来,是个行动派,之前就懂得在滑冰遇到瓶颈时急流勇退,去大学充电换条跑道;而佩尔从小衣食无忧,没受过什么挫折,头脑一热就问关颖珊要巨额分手费。这场爱情,原本就不是势均力敌的。

作为上世纪90年代花样滑冰的代表人物,关颖珊入选了美国花样滑冰名人堂和世界花样滑冰名人堂。说她是美国最出色的花样滑冰选手,一点不为过。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关颖珊父母的悉心培养和大力支持。

老两口是从香港赴美的移民,在加州经营一家中餐馆,生活虽然过得去,但并不富裕。关颖珊5岁时,父母发现她喜欢滑冰,就培养她多加练习。滑冰除了要买各种设备,每天还要给教练至少50美元的训练费。

关颖珊回忆说:“父亲得打好几份工,才能应付这些开销。”有一次,她的脚长大了,得换双滑冰鞋。父亲早早就告诉她,会给她一双新鞋。但当她拿到鞋喜滋滋左看右看时,却在鞋底发现了一个女孩的名字。原来,父亲没钱给她买新的,只能给她买旧鞋。

小关颖珊通常早上4点或4点半就得起床,有时还要更早。因为负责给滑冰场开门的朋友说,如果在正式开场前到达,就可以免费滑冰。为了能及时起床,关颖珊和姐姐经常前一天晚上和衣而睡。

每天早上闹钟一响,父亲就大喊:“大家起床!”睡眼惺忪的小关颖珊和姐姐就赶紧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收拾东西去滑冰场。想到这些往事,关颖珊觉得挺值:“当别人都在被窝里睡觉,我却能起来,穿上滑冰鞋,就已经迈向成功了。”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几年,直到关颖珊10岁时,拜花样滑冰教练弗兰克•卡罗尔为师,这才开始了属于她的传奇。

1993年,关颖珊参加了美国奥林匹克锦标赛,成了当时最年轻的选手。观众惊讶于这样一个小姑娘为何滑得这么好。她渐渐意识到艺术表现力的重要性,通过观看那些年长选手的表现,加上自己的领悟,慢慢琢磨出自己力量与优雅结合的特点。

为了突破自己“小姑娘”的形象,关颖珊在1996年扮演《马太福音》中妖冶邪恶的莎乐美,第一次摘下了全美花样滑冰的桂冠。她已经不再是只会在冰场上蹦蹦跳跳的小鹿,而蜕变成了翩然飞舞的蝴蝶。

后来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上,关颖珊遇到一位强劲对手,1995年世锦赛冠军、中国选手陈露。面对陈露的出色发挥,评委纷纷亮出6分的满分。关颖珊一时有些沮丧。教练安慰她:“陈露的确拥有完美的艺术表现力,所以得到几个艺术满分。但你忽略了她的技术得分,绝大多数裁判都给了她5.8分,他们把更高的分数留给了你。”

短短几分钟后,比赛结果揭晓,关颖珊拿到了自己第一枚世锦赛金牌,教练的话得到了证实。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关颖珊一共拿到43个冠军,其中包括5个世锦赛女子单人滑冠军、9次全美锦标赛冠军。

拿冠军拿到手软,她开始忧虑了:“一旦你达到巅峰,总会禁不住想,是不是要走下坡路了?滑冰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在赛场上那令人兴奋却又短暂的6分钟,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艰苦训练和在冰场上获得的点滴快乐。”

2006年,关颖珊决定继续当年因为花样滑冰而暂时搁置的学业。她转学到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大学,主修政治学,副修国际关系。

也许是骨子里有着不服输的韧性,她不愿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在一次宴会上,她勇敢向丹佛学姐、时任国务卿赖斯搭话,并毛遂自荐,“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告诉我,我非常愿意效劳。”

几个月后,她被任命为美国公共外交大使。颁布任命时,赖斯特别强调了体育外交的重要性:体育本身对年轻人具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可以促使人们不分地区、种族与宗教相互交往。

2009年6月,关颖珊从丹佛毕业,并选择在波士顿塔夫茨大学弗莱彻学院攻读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她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我知道我不能一辈子滑冰,我得有更好的出路,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后来,关颖珊担任国务院公共外交与公共事务办公室资深顾问,负责推动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职业及体育交流。在她看来,“能代表美国服务人民,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她说:“我不仅能和第一夫人们一起参加运动、一起宣传体育活动的重要性,还能鼓励学生们少看电视、多运动、少吃垃圾食品。支持孩子们过健康积极生活,是我现在的使命。”

所以,即便是离婚,对这个独立、自强的女性又有什么影响呢?她依旧能活得精彩。

(来源:环球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