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代购的在澳留学生 留学3年做代购最高月入1.5万

34

林伊代购的商品

 

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说,他们中不少人参与了代购。

林伊是做代购留学生中的一员。从2014年初到澳大利亚开始,她就涉足代购。在澳大利亚做了近3年的代购,林伊经历了代购的黄金发展时期,见证了国人对奶粉、保健品的偏好,因为她亲力亲为,在超市手提肩扛,还落下了“职业病”——腰椎间盘突出。

林伊在澳大利亚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因此颇懂得把握客户的心理,对价格敏感的客户,她会选择打折包邮还送礼物;对商品品质有追求的客户,她就会推荐中高端商品。

从最开始单打独斗到如今拥有1000多位客户,还发展了国内下线,林伊将代购上成了一门生动的“商业实践课”。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李华 图/受访者提供

“澳大利亚Swisse胶原蛋白。人的衰老是由于胶原蛋白流失造成的,打从18岁开始流失,25岁已经非常严重,女性流失速度是男性的3.2倍,所以我们会比男性老得快……赶紧喝起来。”林伊在她的朋友圈不断发布代沟保健品的信息,同时不忘“科普”一番,让代购信息更加贴心。为了防止广告干扰到她的私人朋友,她另外开设了这个专门负责代购的微信号,目前经营着1000多个客户。

代购从朋友圈开始

林伊于2014年夏天前往澳大利亚留学,当时她在大连上本科,因为学校与澳大利亚的学校有合作,所以大三、大四林伊在墨尔本度过。本科毕业后,她继续在澳大利亚攻读市场营销的硕士学位,还有2个多月就毕业了。

留学近3年,林伊的代购也做了近3年。林伊有商业头脑,与父母经营婚庆生意有关。初到澳大利亚,她便试着经营自己的生意。

“2013、2014年澳大利亚的代购刚刚兴起。”林伊赶上了代购的黄金时期,她记得,当时做代购的留学生还不像现在这样多,去商店挑选买东西看到同是做代购的留学生,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而如今,在商场看到买大量奶粉和保健品的留学生,她早已司空见惯。

奶粉、保健品一直是代购中的爆款,有些做代购的留学生时常会查看中国购物网站来确定澳大利亚的哪些商品在中国有需求。但林伊不喜欢跟风,因为“跟风没有特色”。

林伊判断,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国内对奶粉的需求有增无减,她有时会站在宏观政策的角度来看商品需求。另外,她还会“创造”需求。例如她会推荐自己使用过的优质商品,“这样推荐有底气”。她举例说,在初中、高中学业压力大时,她会掉头发,到了墨尔本吃了胶原蛋白,效果很好,她就向朋友推荐。

起初,为了更好地展示商品、吸引客流,林伊还经营着一家淘宝店铺。但如今,她的销售渠道主要是微信朋友圈,后来她索性关了淘宝店,全心全意地经营朋友圈。

拍视频证所购是正品

林伊的父母是她代沟生意的友好伙伴,让她搭了一程“顺风车”。由于父母做婚庆生意,婚后奶粉是刚需品,而保健品也不分年龄,于是,父母在婚庆服务方案上放上林伊的代购二维码,免费给女儿做广告。

“父母支持我做代购,这样他们就不用付我的生活费了。”林伊笑着说,她现在还以学业为主,每周只集中两三次时间出去购买商品,“效益好”的时候,她一个月可以赚1.5万元左右,现在临近毕业,学业紧张,收入也缩水近2/3。

林伊说,代购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取得消费者相信。对于新客户,林伊都会给他们看自己在商场选购商品的视频。有时,消费者还会担心选购的正品会否被调包?林伊也会满足这类客户的需求,在商品上做一些记号。

代购3年多,林伊也遭遇过一些无理的要求。她说,曾有客户要求她带着刀去超市,在商品上做记号,林伊很无奈,“怎么可以带着刀在还没有付款的商品上做标记。”还有客户要求她带上商品在澳大利亚著名景点拍照,这也让林伊感觉有些可笑:“代购也就赚100多元,谁花这么多时间精力去拍照,还不如去做别的。”

在澳大利亚,保健品有专门的连锁店,但有时不同区域的商店并不是都有货,林伊为了买全商品,不得不多跑几个区域,有时还需要前往市区,来回坐车就需要1个多小时。

已在国内发展代理

现在,林伊慢慢摸索出,与客户交流也是一门学问,这也是她攻读市场营销专业要修的学分之——读懂消费者心理。

林伊说,有些客户一开始咨询就打听有什么优惠,她就判断这类客户注重实惠,她会推荐一些优惠套装,还赠送一些小礼物。“有些客户向我咨询品质好的商品。”林伊知道这类客户对价格不敏感,追求的是商品的品质,于是她会向客户推荐中高端的商品。

同时,林伊也和不少客户成为朋友,私下聊得也比较愉快,回国后还受到这些客户朋友的热情款待,这对她而言,也是一种很美好的经历。

代购的最后一环是物流,林伊发现在澳大利亚做快递行业的几乎都是华人。她说,商品入境到国内一般会是从广州或上海,以前是10至15天能到,现在抽检更严格,可能要15至30天。林伊表示,代购的物品总价不能超过200澳元(约合人民币1020元),她会将商品的总价格控制在这个范围内,避免法律纠纷。

代购生意越做越大,林伊慢慢地忙不过来了,于是她在国内发展了代理和下线,“刚开始国内的姐姐主动帮我推广,也有全职妈妈先成为我的客户后来也想做代理赚些钱。”

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中,林伊观察到有些人一个月的代购利润可以达到五六十万元。她说,这些人多是毕业后留在了当地,有了合法身份,可以开店经营。他们采取的是作坊式的服务方式,雇几名专门的购物者、包装工和客服人员。

具体到个人,林伊感觉做代购的几年,除了在经济上赚取了收益,同时这也是一堂非常生动的商业实践课,她将市场营销专业所学运用到代购实践中,她对市场营销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马上就要毕业了,林伊下一步打算先考虑在当地找一份工作,至于代购是否还会继续做, 她要看时间是否允许。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