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民“市场先生”写给特朗普的一封信 (图)

27

新闻配图

如果大家在互联网搜索“特朗普(专题)的首个100天”这样的词条,就会至少找到3100万条与此相关的结果。这些结果都在强调总统执政100天这一里程碑时间的重要意义。尽管很多媒体都在关注这一点,但投资者对于特朗普总统执政期间的股市前景依然保持一种不确定的态度。

投资者认为,特朗普经济平台的部分方面应该会促进美国经济增长和股市健康发展。但也有部分方面可能会给市场带来更多不利影响。

号称“价值投资之父” 的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曾创造了一个假想的投资者“市场先生”,这是一个能够用于证明投资基本概念的聪明工具。最近,一封假设由“市场先生”写个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信,可能会给投资者提供一个了解市场的窗口。这封信关注了特朗普政府关键经济政策可能会给市场带来的结果,比如特朗普政府即将推出的税收、福利、监管、贸易和医疗改革等政策会对市场产生的影响。

这封可能会在今天出现的,来自“市场先生”的信件内容如下: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

超过一半以上的美国人民都拥有股票,也直接或间接持有共同基金和交易所交易基金。因此,对美国大众和华尔街来说,股市回报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在您赢得大选之后,股市整体出现强劲反弹。部分原因是受益于投资者希望您和新一届美国政府能够在未来施行对市场友好的的经济政策。尽管进入2017年以来,股市反弹趋势依然在持续。但由于投资者对美国经济政策方向不确定性的担心,以及对美国国会未来可能会阻挠政府税收、福利、监管和医疗改革等方面重要政策立法通过的担心,造成看好股市繁荣的情绪日趋脆弱。

关于税收改革的问题。美国是所有发达国家中企业所得税税率最高的国家,所以多数企业会从政府大幅削减税率产生的巨额税金免除中受益。但与大企业享有的巨额税金免除相比,部分相对成功的小企业通常不可能从中受益,反而更有可能需要按照最高额度的法定税率来支付税金。美国大选结果揭晓后,小企业股票价格出现强劲反弹,主要也是因为这些企业乐观地认为,政府对企业所得税的改革将会被优先考虑。

美国企业在国外的收入也要纳税。由于政府对税收政策改革的无限期拖延,导致部分企业无法将这部分收入直接转入美国国内。截止目前,苹果公司已经有将近超过2500亿美元的现金收入“被困海外”。因为在现阶段,这部分收入转入美国国内需要缴纳巨额税金。

企业所得税改革包括降低法定税率、减少税金扣除和对海外收入征税等内容,它将会促进小盘股股价上涨,并能够减少跨国公司将海外现金收入转入美国国内时的各种不利因素,从而能够潜在地提振经济增长和收入增加。很大程度上,海外收入征税额的降低,能够被企业所得税改革带来的预算影响所抵消。

据媒体报道,美国国内每1000人中的税收人员与印度尼西亚相同人口中的医生数量相等,这突出反映了美国国内税收制度中存在很多不必要的复杂性。对个人所得税税制的改革,其存在的挑战性远超过企业所得税改革。因为个人所得税改革将会对联邦政府的预算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也会对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产生潜在触动。

与特朗普政府提出的税收大纲相关联的增量增长,可能会抵消抵消一小部分收入损失。现在,美国政府的债务总额已经超过目前GDP总量的75%,预计在未来几年中还将会大幅上升。而一项数万亿美元的税收减免政策可能会给美国国内带来通胀压力和不可持续的预算赤字。税收减免政策的简单化是一个可取的目标,但一项缩减计划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个人应享权益也是一个问题。“婴儿潮”一代人口的老龄化,将会给政府带来重大预算挑战。截止目前,美国政府还没有拿出可行的步骤措施来解决医疗保障、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中存在的问题。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给出的强制性支出,包括债务服务成本费用在内,预计在到2030年结束时将会接近联邦政府收入的100%。考虑到“强制性”支出的幅度之大,对可自由支配支出的削减也不足以让政府预算保持稳定。

如果不能在医疗保障、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等方面取得进展,未来的美国也可能会像今天的日本一样,面临陷入人口、赤字和债务陷阱的危险境地。而股市也将会因为权益改革而拥抱一场“预付定金”的经历。

投资者希望进行监管改革。现在美国国内的监管体制正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监管松懈时期,丑闻和金融危机接踵而至;在丑闻和金融危机频繁出现时,监管政策又开始收紧。当安然(Enron)、世通(WorldCom)和泰科电子(Tyco)等公司的滥用治理丑闻爆发后,作为对公司财务报表造假的一种回应,美国国会通过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和反欺诈法案;而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期间,作为对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暴露的回应,美国国会又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当监管政策的钟摆摆动到更严格的监管环境时,往往就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经济后果。现在,规模较小的上市公司正在为遵守严格监管政策的成本而奋斗,而部分成功的私人企业则将监管政策作为私人持股的主要原因。

美国大选后股市出现的反弹,部分归因于投资者乐观地认为,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监管方式将会变得更加友好。股票投资者欢迎一个解决银行业“大而不倒”问题的监管结构,也希望这个监管结构能够解决资本市场结构中存在的缺陷问题。同时,也希望这种监管结构不要给银行业和保险业戴上太多“紧箍咒”,但也不能因此而造成金融体系出现系统性风险。股票投资者希望有“更好”的监管制度,并会因为政府拆除整个监管安全网而感到沮丧。

存在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对于支持和反对全球贸易的人士们来说,贸易是一个更加微妙的问题。全球贸易的扩张已经为跨国企业的股东们提供了丰厚的利益,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可供选择的商品和更加低廉的价格。但不公平的贸易行为依然在全球各地存在,并且在逻辑上有其合理存在的理由。比如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更新。从2000年以来,全球贸易和移民(专题)经常被指责为是造成美国国内制造业岗位流失的罪魁祸首;然而,与移民和不公平贸易相比,生产效率的提高造成的岗位流失可能会更高。尽管制造业领域的岗位在不断消失,但制造业的产出却在不断增加。机器人“偷走”的制造业岗位数量,远远超过中国或墨西哥工人带来的岗位消失数量。

关税可能会带来政治利益,但由此引发的贸易紧张局势将会阻碍经济增长。如果发生贸易战,特别是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战,将会给股票市场带来灾难性后果。

医疗保健领域面对又一次的改革。目前,奥巴马政府推出的平价医疗法案存在严重缺陷,但由特朗普政府最初提出的替代改革法案,在政治和经济层面也有其显著的不足之处。而奥巴马政府的平价医疗法案其目的是让更年轻、健康的民众进入保险市场,从而补贴老年人的医疗支出,并能够覆盖预先存在的条件。

个人授权非常不受欢迎,但却相对容易操作。逆向选择对于保险公司来说是一个永恒的挑战,而强制覆盖预先存在的条件则会使得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糟糕。但如果缺乏无限期的注册时间和预先存在的条件,很多个人就会失去投保的动机,直到他们患病后或者需要保险时,才会考虑购买医疗保险。随着保险公司注册人数低于预期和保险支出费用高于预期的情况出现,很多保险公司开始退出保险交易,或者大幅增加保费。

用立法方式来取代平价医疗法案,将会导致数百万民众脱离保险覆盖面。而大幅增加保险费用的做法将会遭遇民众反对,甚至会对经济造成伤害。

就像《华尔街日报》前编辑乔治·梅洛恩(George Melloan)最近指出的:“市场是一个充满自发力量的地方”。

政府促进经济持续增长的政策可能会提振股市。但市场也会对不良和反增长的经济政策做出惩罚。政府试图控制或操纵市场的做法,通常会适得其反,并造成得不偿失的后果。在目前经济增长放缓,且充满债务和人口挑战的世界里,政府实施的政策对经济增长有重大影响。政府做出的正确选择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和股市繁荣;而做出的错误选择则会带来相反的效果。

  此致

  市场先生

(来源:凤凰国际 )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