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umber Travel | 米拉之家的前世今生

242

高迪曾说:“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

-不可复制的米兰之家-

米拉之家(Casa Milà)又名米拉公寓因为特立独行的外形又被称为“采石场”(La Pedrera),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建筑师安东尼·高迪的代表作之一。安东尼·高迪,是西班牙最负盛名的建筑家之一。米拉之家坐落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市区里的格拉西亚街(Passeig de Gràcia)上, 建于1906年至1912年间, 米拉公寓位于街道转角,当时是富豪佩雷·米拉(Pere Milà)先生因非常欣赏高迪为巴特略先生设计的巴特略公寓,为了和富孀(Roser Segimon)结婚,而邀请红极一时的高迪设计了米拉之家。

游走上流社会的米拉家族曾显赫一时,佩雷米拉先生曾是一个律师、因为其深谙经商之道,后来曾担任过巴塞罗那斗牛场老板,最终成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的家族背景强大,他的哥哥曾是当时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议会主席。这样的米拉家族用豪门来形容也不为过,他们希望委托高迪设计一所与众不同的私人住宅来彰显自身的身份与地位。随着时间流转,时过境迁,在米拉夫妇去世后,他们把这栋建筑卖给了一家房地产公司,除原有的出租公寓外,房地产公司把米拉夫妇自住的楼层也改造成出租公寓。1986年,米拉之家被Caixa de Catalunya 银行买了下来,耗巨资整修。从建造至今它已一百多岁了,它也是高迪最后一个私人住宅建筑设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将其列为世界遗产。

现今的米拉之家占地1323平方米,有33个阳台,150扇窗户,3个采光中庭(2个大中庭,1个小天井);6层住宅,1层阁楼,1个地下停车场;共有3个立面;两个正门入口,一个在格拉西亚大道上,而另一个在普罗班萨街上。米拉之家造型独特,曲线的灵动设计和贴心的人性化设计风格,打破了当时大刀阔斧的直线建筑设计格局。

安东尼·高迪的诞生

1852年的仲夏在加泰罗尼亚的雷乌斯(Reus)一位建筑巨匠诞生了,他就是安东尼·高迪(Antonio Gaudí), 他是“加泰罗尼亚现代主义”建筑家代表之一,也是新艺术运动中涌现的领军代表人物之一。

他洞察灵敏,天生具备了良好的空间解构能力与雕塑感觉;他崇尚自然,从小便把自己的兴趣投放到观察自然、了解自然,这也为他日后成为建筑师奠定了基础。高迪穷极一生都在追求设计中融合自然元素。他发现自然界并不存在纯粹的直线,而曲线却能完美地表现生命力的张弛有度。

他受父亲的鼓励而到巴塞罗那学习建筑。1878年,瓷砖商马纽·维纳斯(Manuel Vicens)委托高迪设计一所避暑山庄,从此,开始了他的建筑生涯。而后陆陆续续受富商委托设计出一系列的建筑作品,比如桂尔公园、巴特略之家、米拉之家、圣家堂等。其中米拉之家的设计是除圣家堂以外,高迪最为得意的作品之一。

艺术诞生的时代背景

当时建筑设计的报纸图片

当时的社会背景是在他生活的年代,一个世纪前的西班牙,建筑师是炙手可热的职业,政府决定重新规划巴塞罗那城,当地的富豪们经过在海外殖民地的掠夺,出现了不少暴发户,他们为了展现自己作为新时代的富人阶级对此趋之若鹜,他们在营造出新建筑的同时,都喜欢别出心裁,争奇斗艳,而高迪不羁的建筑风格,恰好与这股风气相结合。附庸风雅的富人们不惜下重金请他设计他们的住宅,他在巴塞罗那的上流社会红极一时。而高迪在巴塞罗那省立建筑学校毕业后,一直在追求他自己的建筑风格,而对他的设计风格没有一个特别明确的划分,可以说异类,与众不同就是他的风格。而在高迪的时代,“新艺术运动”的兴起对于机械的反感,对于工业化的强烈挑战情绪,对于维多利亚风格过分装饰的厌恶,对于新风格的高度容忍,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艺术时代背景对于高迪还是有一定帮助和影响。高迪将新艺术运动的有机形态、曲线风格发展到最极端。

-奇思妙想的建筑理念-

高迪在建筑艺术探求开辟新道路,有后人评价米拉之家是他以浪漫主义的幻想极力使塑性艺术渗透到三维空间的建筑。也有人认为这是将伊斯兰建筑风格与哥特式建筑结构相结合,采取自然的形式精心去探索其独特的塑性的建筑。

高迪于二十世纪初着手米拉之家的设计,曲线勾勒了它的外观,高迪谨慎地拿捏和推敲设计上的种种细节,赋予了这个建筑以一种新的生命形态问世。

它的设计特点是:“它本身建筑物的重量完全由柱子来承受,不论是内墙外墙都没有承重建筑本身的重量,建筑物本身没有主墙”。

所以内部可以随意隔间改建,建筑物不会塌下来,而且,可以设计出更宽大的窗户,保证每个房间的采光。但是这都是后人对此的艺术评价,在当时1910年,这座本来彰显米拉夫妇财富的象征的建筑一问世,却被巴塞罗那人戏谑为采石场。公众一开始看到也是不知所措,喜欢结构的高迪将米拉公寓说为柱子是骨骼,石头是肌肉。

由大石块构成的柱子高达7层,一直顶到屋顶的阁楼,高迪通过取出或添加石块,称心如意地造出了150 个大窗户和宽敞的阳台。外墙面是随心所欲设计的,有雕刻,有扭曲,也有连续的波动。这让人觉得这座建筑正随着它的节奏起伏,阳台的栏杆是由回收的废铁组成的,但这种扭曲感和随意性让我们看出来抽象艺术的萌芽,而高迪也称他的灵感都是源自于自然和对生活的感悟。他设想这一建筑物以两个内院为轴心,一个内院是圆的,作为生活居住的枢纽和阳光的来源,另一个是椭圆的,两个内院之间是通风井,通风井设置了厨房和浴室的通风管,两个内院由一条地下通道连接,也就是通往停车场的入口。而在细节的设计上,高迪也是下了功夫,为了让这座建筑保持开放性,内外之间不存在明显的界限,因此在主入口的大门上用了栅栏的结构,从而看上去空间更为宽敞。

高迪在装饰上花费的心血和在建筑上一样多,许多其亲自设计的家具和屋顶的凹凸纹饰,尽管米拉夫人不喜欢这种风格,但是其独特性在现在看来还是赞叹的,而在椭圆形内院里,有一条米拉夫妇独自享有的通道,一座悬空的扶梯,从二楼直通下来,而整个二楼都是米拉夫妇的房间,二楼以上是房客可以住的地方,每层被划分成4 个400平方米的客房,形状不一,但又有一面是朝向内院,另一面朝向大街的,由于没有承重墙,高迪可以随心所欲安排内部空间,隔墙可以改动,房间可以增加或减少,套间的格局也富于变化,让每一层与众不同,高迪对此曾说过:“如果以后这个建筑变成宾馆,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它可以很方便地改变内部格局和浴室数目”,高迪也为房客设计了一个新颖的升降电梯,在20世纪初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了,而紧急通道被安排在套间的尽头。

时至今日的米拉之家被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区域是供游客参观,而另一个区域是住宅部分。是哪些租客那么幸运有幸入住呢?据说里面有三家住户,而他们是最古老的住户了,这可谓是全球最划算的房子了,享受着7个大房间,四个超大的浴室却只需1200欧。租客租赁多年,良心的西班牙大房东可不会随意涨价的哦!小编也不由地觉得好羡慕!只能说是别人的祖上眼光独到!

在住宅层之上,一些阁楼撑起了露天平台,对此高迪说道:“建筑应该有双层屋顶,就像名流需要帽子和阳伞一样”。高迪的设想是阁楼和平台分别构成建筑物的保护层和屋顶,他如何做到呢?实际构成阁楼的不是大柱子,而是砖砌的拱形结构,大柱子不起支撑作用,它们是楼梯井,通往平台,它们被建成巴塔洛特的形式(高迪想象的建筑)。

270座抛物线形的拱形结构构成砖拱顶。高迪希望设计出最恰当的屋顶,使它和富于节奏的侧面实现风格上的统一,米拉公寓既彰显宏伟,也不乏拼贴,整体性与局部美化都加以照顾。但是米拉公寓的超前意识形态,不被世人的审美所接受,世人认为阳台的功能退化,无法晾衣,是一个大怪胎,米拉公寓因此受到的多是漠视,直到多少年后,达利可能是第一个意识到其价值人,因为他从中看出了一个加泰罗尼亚灵魂的痛苦与忧虑。

-特立独行的风格-

它以怪异的造型而闻名于世,建筑物造型仿佛是一座被海水长期浸蚀又经风化布满孔洞的岩体,墙体本身也像波涛汹涌的海面,富有动感。米拉公寓的阳台栏杆由扭曲回绕的铁条和铁板构成,如同挂在岩体上的一簇簇杂乱的海草,正好契合了米拉之家独特的外观。米拉公寓的平面布置也不同一般,墙线曲折弯扭,房间的平面形状也几乎全都不是中规中矩,没有一处是方正的矩形。米拉公寓屋顶高低错落,而整栋建筑如波涛汹涌的海面,极富动感。屋顶阳台则类似高迪的另一个作品桂尔公园(Park Güell)中似蛇般的长椅,有30个奇特的烟囱,2个通风口,与6个楼梯口,塔状的楼梯口形状最大,螺旋梯里面暗藏水塔。

公寓内部的螺旋花纹的天花板,可以再上面看到各种各样的图像,起伏的海草,泛起的泡沫,鲜花的花瓣,章鱼的触角,吊灯就像是海上漂浮的透明水木,还有灵动的窗户,就像摇曳的水泡一样,米拉公寓里没有两扇窗或者是两扇门是一样的,公寓里的曲线型的木门、木窗、还有符合人体尺度和习惯的金属把手、木桌子、木椅子等家具。建筑的力学设计的特点是‘它本身建筑物的重量完全由柱子来承受,不论是内墙外墙都没有承受建筑本身的重量,建筑物本身没有主墙’,所以内部可以随意隔间改建,建筑物不会塌下来,而且,可以设计出更宽大的窗户,保证每个房间的采光,凸显了实用主义的功能。可以说米拉公寓处处与众不同,我们可以理解为高迪赋予它别具一格的造型也许就是它独有的风格。

米拉之家是高迪心血代表建筑之一,我们可以理解米拉之家是高迪对美工艺术的一次突破和追求,对于曲线情感的不同理解,对于自然元素的偏爱,对于纯粹朴素美学的追求。高迪精于组合,对于宗教艺术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其中也不乏张弛有度的人文气息,显而易见的是他是一位集大成的美学家与建筑家。

当人们亲历米拉之家时,不禁对高迪的不拘一格的建筑理念和超凡的想象力所折服。他是真正的艺术家,天生被赋予了将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能力,为后世拓宽了对美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