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成为“中国加工厂”时代来临

431

这是一篇2011年10月22日在西南交大校庆会议上的演讲的文稿。后经四川华西都市报摘录发表。后由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题名【欧洲成为中国加工厂时代的到来】全文发表,接着被人民网,凤凰网,新浪网等几十个网站转发数百次。这里我提出了一个新的思维,希望朋友们广泛讨论并提出批评评。

一个多世纪以来,自从西方用大炮打开我们的国门,把包括鸦片在内的各种商品送进中国市场,到近30年西方采用资本和技术的输出,在中国广阔的领土上建立了无数外资企业和工业园区。客观的看,它一方面促使了我国管理水平和技术水平的升级,促进了我国经济的发展,但是另一方面却耗费了我们大量的资源,为他们赢得了积累了巨大的财富。

今天我们拥有了在世界第一位的外汇储备,我们的国民生产总值占据世界第二位,因此我们的企业有能力走出去,去参与世界资源的再分配,利用世界的资源【土地,劳力,技术,自然生态,材料】发展我们的民族经济。中国企业大举走出去,会使整个世界格局发生变化,是重新书写世界经济的结构与分工的历史。而今天的欧债危机,为中国企业走向欧洲,提供了良好的机遇。这是今天我将重点和朋友们探讨的课题。

第一个问题;如何看待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

近些年来,西方发达国家周期性的爆发各式各类的经济危机,而这种危机的爆发周期越来越短,每次危机延续时间越来越长。于是人们习惯的提出了一个问题,曾经造就了世界经济空前繁荣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似乎是不行了,似乎是延续百年来强大的工业化国家经济体联盟要崩溃了,这种认识是很不完整而有害的。因为这种认识将影响着我们对外经济战略和政策的制定。

我们的老祖宗马克思在100多年前就预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自由市场经济势必带来市场经济危机。由于市场调节功能的局限性,势必造成生产过剩经济萧条。近100年的历史告诉我们,经济危机之后便会进入到经济复苏阶段,继而又会进入到经济高潮。经济高潮之后,便又会进入到经济萧条,继而再爆发经济危机。近百年的经济史,就是在马克思所指出的经济循环中走向文明与繁荣的,所以面对经济危机不必大惊小怪。这种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有着自我修复的能力,当然,要在政府的正确的经济政策指导之下才能有效地发生。

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曾经使中国经济走入死胡同。但30年的改革开放,政府充分的认识到经济发展自身的调剂功能,并制定正确的经济政策来指导中国经济的发展,造就了今日中国经济的繁荣。这两种置身于不同文化与历史背景下的经济制度,都不同程度的造就了经济繁荣。

因此我很反感一些西方学者,对中国政治经济制度的指手画脚,也不赞成一些朋友对西方出现经济危机,所表现出的幸灾乐祸。

欧洲的自由市场经济制度,曾造就了欧洲巨大的生产力和巨大的财富。这种巨大的财富不仅造就了奢侈的政府和资产者,也造就了劳工群体的惰性。这种巨大的财富腐蚀着社会的进取力,造就了整体和制度化的惰性。所以我对欧洲的朋友讲,当前的危机,是整个欧洲人生存方式的危机。

举个小例子,一个中国人跟欧洲人讨论;“中了奖券怎么办。”

中国人就说;‘我要开10个大饭店’。外国朋友很惊奇的看着他说;‘你赚了钱,难道是为了更多的去工作。’他说;‘我要立即辞职,带上老婆孩子周游世界,坐头等舱,买最好的名牌首饰。买最贵的衣服。’

第2个例子,你走进欧洲任何一个国家,所看到得任何服务型行业和体力劳动行业几乎都是移民。而他们宁可在家领救济金。

第二个问题;如何看待欧洲国家购买力的下降?

危机发生了,势必购买力下降,这是一个逻辑。有一个中国朋友到西班牙来,他问我;‘媒体说你们经济危机很严重,我们付总理还出手买西班牙国债。但是我没有感觉到经济危机的存在,满街都是游客,咖啡照喝,红酒照品,龙虾照啃。

怎么样解释这个现象呢?原来经济危机基本上没有影响到广大人民的基本收入和基本购买力。因为在高福利政策下,西班牙公民享受着全额医疗保险【包括临时入境和非法移民,同样享受着免费医疗】。在教育方面,公立学校从小学到大学,学生承担的只是注册费,书本费和学生自己的居住和伙食费。

劳工阶层的基本收入,来源于每年法定的13个月工资【工作11个月,一月休假】。

现在发生危机了,在危机当中由于企业的减员,失业的工人失去了工资收入,但他立即每个月可以领取失业金。同时还按工作年限,接受企业必须依法给工人的遣散金。遣散费是非常高的,高到企业在正常情况下不能遣散员工,甚至因大量遣散员工而造成企业的破产。不少人在欧洲,看到街上的警察,饭店的跑堂,送货的工人很多是白发苍苍的中老年人,其原因均在于此。

按法律标准:工人每工作一年,企业必须依照工人工资额为准,发放45天遣散费。由于遣散的员工大多是工龄长,工资高的中老年员工,因此他们失业以后,手中的现金比工作时候多出很多,比如说;一个工作年满20年的人,他的月薪是税后1500欧元,失业后除了他从政府那里拿每月退休金以外,老板必须以每年的遣散金给他,是多少呢?20×45天等于900天即30个月的遣散费,换句话讲他手中将有45000欧元可供支配。碰到麻烦的员工,还可以找工会和律师,再额外搞上一笔。等他钱花得差不多的时候,经济可能已开始复苏,他又有了工作。即便在失业期,只要他愿意,总会找到一些零星的工作机会,所以说;危机对人民群众的购买力影响是非常微小的。

在西班牙的电视中,每天都报道有警察依法将不能支付贷款的家庭强迫赶出住宅。画面是凝重而平和的,因为房主绝大部分转身住进了他们的第一套住宅,而年轻人就回到父母的家中。我们也经常看到各地抗议政府的紧缩政策而举行的示威,人们抗议的不是衣食无着和生活困苦,而是紧缩政策或许打乱了他们年度的开支计划,影响了他们夏季的旅游,或者家庭的装修以及奢侈品的购置。这种现象正是100多年前,马克思先生所指出的,工人阶级的贫困化的两种型态中的相对贫困化。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在危机中,尽管国家统计资料中的消费指数呈现出下降的趋势,但是实际的购买力还是比较强势的。

那么谁在承受着危机的巨大冲击呢?是举债过日子的政府和企业?

第三个问题;危机中的欧盟政府和企业。

欧盟国家的政府出于政治原因而负债累累【比如;选举中为吸引选票盲目的承诺扩大社会福利,而造成财政的亏空及借债】。加以企业盲目扩张和泡沫经济所形成的银行烂帐呆帐,造成了严重的金融危机而导致收缩银根。使那些依靠银行的资金而得以运行的企业大批的陷入困境。而企业的停产与倒闭又大大的减少了政府的财政收入,使本来就入不敷出的政府财政雪上加霜。

到我公司做顾问的一个退休银行经理对我说;沿巴塞罗那海岸向法国延伸近60多公里的马勒史嚜度假海岸线,几乎西班牙本土企业除了你张先生的公司以外,没有一家公司不靠银行过日子的。这不是我个人的现象,几乎是所有华人在欧洲企业的所有现象。

在西班牙据劳工部数据显示,2009年危机中,华人新成立的公司增加了3504个,目前中国人的老板数目达到了24005人。另据西班牙CALICIA之声报道;一家华人新开的百货超市,规模是当地同行业之首,西班牙华人企业AMIGO收购了西班牙第2大扫把制造公司,PLASTIDON。

巴塞罗那华商趁机进军巴塞罗那商业街,开设了500平方和1000面积不等的各种高级服装店跟百货店。而大型服装店被华商乐此不疲的复制着,一些华商加入连锁店,在马德里等地区相继于本土大公司联营,加固自己的经营阵地。

西班牙个体户协会主席,SPASTIAN说;中国人应该是经济危机的受益者。

意大利的普拉托,是意大利服装生产重镇,该镇生产的服装享誉全球。过去他们把服装送到中国加工,近年来由于中国加工成本的上升,他们又逐渐把加工基地转回到本土。然而债务危机的到来,银行银根收紧,使他们的企业陷入瘫痪。我们旅居意大利的华人,便趁虚而入通过收购,租赁,合作,合营等方式,在当地开出数百家服装厂。现在的服装厂,已不是五年前的加工厂概念。华人业主们起用了当地失业的设计,剪裁技术人员,销售人员,实现了华丽转身。目前华人生产的服装,堂而皇之打上了意大利造畅销全欧。华人的品牌时代亦悄然到来。

所以意大利手工协会主席GIUSEPPE惊呼;中国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也许对从中国来的商品带来的竞争性过度担忧,但却对我们国内的中国企业家人有些忽视,他们已经是越来越众多,分布也更广泛。现在甚至有些行业的整条生产链都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Giuseppe Bortussi先生的说法,在欧洲具有代表性。由于文化的差异,他们根本无法知道,在金融危机横扫欧美大陆的时期,中国经济和欧洲华人经济为何会一花独放的秘密。但他的惊呼,实际上告诉了我们,欧债危机中给我们华人制造业提供了难得的商机。

第四个问题:中国企业进入欧洲的机遇在哪里?

继全球金融危机而来的欧债危机,和历史上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表现有所不同。后者表现为生产过剩,商品过剩,市场萎缩,而前者则是因为企业缺乏资金支持生产中断,不少企业面对大量的订单,而缺少流动资金一筹莫展。这些企业的品牌,技术,商业渠道,市场都还存在。我们不少海外华商,就是通过进入本土的制造业,而接管了一条成熟的产业链。我的供应商上海赛狮劳保鞋公司,廉价收购了一家法国同行,而打开其产品进入法国和欧盟的大门。目前这种嗷嗷待哺的企业分布在各行各业,这就是中国企业进入欧洲的机遇。

中国企业走进欧洲的建议
1:经营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在海外经营是更深奥的学问。笔者把体会概括为:“四了解”、“一选择”。

“四了解”就是:一:了解该行业的市场结构;二:了解该行业习惯的常用的营销模式;三:了解该行业产品与价格变化规律;四:了解该行业的营销网络及确定适合自己的营销网络形式。

“一选择”,就是:选择进入市场最佳时期与最佳切入口。

我认为这 “四了解”、“一选择”看为是“进入欧洲市场前必须认真对待的课题,更是一切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事前必修课。”

2:通过同行业收购或其它形式合作,把自己的产业延伸到欧洲,形成自己的产业链。

 

3:有实力的企业,大胆步入欧债危机的重灾区。
二手房价格下滑到不可理喻的程度,各大城市都有一些区域70平方的房子,原来2500欧元一平米,现价是1000欧平米或更低,这都是投资的好项目。也可以收购拍卖的宾馆,饭店等建筑。
4: 和华商合作,利用现有的营销渠道。

 

结束语:企业走出国门是我们国家一直鼓励的。但纵观前后我们动撤数百亿对外投资的大企业,往往成效甚少甚至血本无收。我以为应把民企走出国门当作一件刻不容缓的工作来抓,因为民企从规模和组织,从理念和经营模式,更接近以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为主体的欧洲,他们“走出去”比较方便,“走进去”比较容易,也更容易以灵活的身段“走上去”,进入到欧洲主流经济圈去。

如果我们的民企大量的实现了走入欧洲,我在想欧洲成为中国加工厂的时代将更快来临。从中国是世界加工厂,到欧洲是中国加工厂的演变,是一个伟大历史性的演变,它如今已经悄然出现在世界经济舞台的幕后,他必将走向舞台的前沿,让我们为她鼓掌。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