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妓男和妓官

435

早想写一点关于妓女的文字,但因种种原故而未能如意.前天读了华新报元月5日山林先生的有关妓女的文章,更彻底打消了再发议论的念头.因为该文对妓女的研究,应是非常丰富而深刻的。文章既有妓女的定义:“妓者,卖淫之人也,女性卖淫为妓女,男性卖淫为妓男······”,又指出了妓男妓女产生的原因。同时研究了妓女的古代称谓“青楼女子”,民间称呼“公工厕所云云……”并指出有违中华民族之道德观念及传播爱滋病的危害性。

最后,该文指出:上世纪90年代末,西班牙王国出现了华人妓女……且有壮大之势.呼吁:身出异国他乡的同胞,能醒悟珍重,辛也。

然依我之见,对于妓女现象大可不必大惊小怪。因为妓女的皮肉生涯从来就浸透了血泪,她们可怜克悲但确不可恨,您恨她甚么哩?

她出卖的肉体属于她自己,只是她把它商品化了而乙。在同性恋都可合法存在的时代,在从妓者可以合法经营并可以组织起来保护自己权宜的时代,对于可怜的群体,我们除了赋与同情外还能说些什么哩?

倒是有一种从妓者值得人们警惕,这就是妓官。比起妓男女来,妓官不仅是可悲可怜简直是可狠可杀.

妓官出卖的不是屁股,而是灵魂。他所有的商品都是利用权力从国库中盗窃来的.

在他们那里,国家的土地,国有企业的资产,政府的批文,银行的信贷资金,政府对社会应提供的服务,官位头衔,荣誉称号,海关缉私,国家税收,检察批捕,立案侦察,量刑定罪,旅行护照,学术职称,无一不可转化成他们进行交易的商品,其商品价格之昂贵,动澈上万,十万,百万计。

一个市长出国访问,就会有企业提着装有美金的袋子,赶到机场送行。

一个外购项目给了一个外商,就有大把美金打入其国外子女的账户。

有一位小小的乡长曾问过我:我开的奔驰车,拥有四套宅,天天吃酒宴夜夜泡舞厅,是否达到您们西方中产阶级水平?

妓官之可恶还不在于他出卖的是盗窃的国库的商品。在妓官的身边,大凡总有几位拉皮条者,。妓官卖淫时他们从中撮合,以捞点残汤剩羹。但若一但有人检举卖淫者时,这些人便以卫道者的面孔跳将出来,您敢揭这个底,他可利用权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于倒打一钉耙,泼您一身污秽,制造冤假错案叫你半辈子不得翻身。

真可谓官妓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也。

中国中央政府和执政党中央对妓官之打击可为严厉,但从妓之官仍有泛滥成灾之势。这与一些经济嫖客为了捞其利益,而与妓官眉来眼去大有干系。然而观测近十几年的历史,大凡与妓官勾勾达达的经济嫖客,仅管名懆于世,满身光环,到头来还是落个锒铛入狱甚至命赴黄泉。中国的徐才厚,郭伯雄,福建省赖星昌,大秋庄于卓敏皆是其例。

故从妓官员与经济嫖客,均应引以为戒。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