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炒的法国师生恋 对中国学生而言是灾难(图)

119

曲一刀,用男性文化和撩妹知识,专业挽救落后男青年,助你屌丝逆袭高富帅,迎娶富美上巅峰。

杨过说:世人都反对我和姑姑在一起,为什么姑姑做了我的师傅就不能做我的妻子,我偏要姑姑既做我的师傅,又做我的妻子!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注定在遇见你的那一刻,就这般居高临下,辈分悬殊

随着法国大选的结束,新晋总统马克龙那一场惊世骇俗的师生恋也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许多网友纷纷调侃: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十抱江山。把学生培养成老公,再把老公培养成总统,这才是真正的教书育人!

其实不止马克龙这一对,师生恋,在我们的生活里太普遍了,是很多校园里隐藏得最深的一道风景线。

就连日本的AV世界里销量最好的,也永远都是老师和学生的不伦恋情。可见学生对老师的幻想从来就没有停过。那么这些年长的老师们到底有什么魅力,让学生如此着迷?

抛开情窦初开时单纯的性幻想,在烂漫无知的年纪里,很多学生都对自己喜欢的老师充满了崇拜,更多的社会经验,更广的社会阅历,让老师显得魅力十足,在陪伴学生成长的过程中,老师自然也很容易获得学生的信任、依赖,乃至爱慕。

日本电影《近距离恋爱》中傲娇的英语老师樱井遥是很多女学生着迷的对象,在为天才女高中生枢木润希补习英语的过程中产生了别样的火花,开始了一段师生之间的禁忌恋爱。

当然不单单是学生倾慕老师,也有老师爱恋学生的。

最轰动的大概莫过于沈从文跟张兆和这对。1928年,年轻文人沈从文在教授的文学课上,对17岁的少女张兆和一见钟情,他不顾所有人的劝阻,苦苦追求佳人,并留下美丽的诗句:我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老师有学生向往的成熟而不世故,稳重而赤诚;学生身上有老师无比渴望的逼人青春,阳光和活力。或许学生不太能理解,年轻对于一个已经不再年轻的人来说,诱惑有多大。

但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清楚,“师生”是中国人伦关系中重要的一种,从古代就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师生恋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是一种不被祝福的禁忌之恋。在道德层面,学生和老师不能有任何形式的越界。

我们很熟悉的鲁迅,跟学生许广平的“自由恋爱”,也是经历了长达四年、谨小慎微的地下情。直到许广平怀孕,才敢公开关系。

可见,师生恋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文学作品中也不乏师生恋的悲剧。琼瑶的成名作《窗外》,写的正是自己跟高中老师的一段苦恋;严歌苓根据国内真实案例改编的《老师好美》,说的则是两位少年爱上自己的女老师,最后因爱生恨,拔刀相向的故事。

有人说,爱情是自由的,不管结局如何,这都是他们自愿的选择。

没错,爱情的前提是双方自愿,但除了自由,还有一条很重要的基本原则,那就是平等。而师生,尤其是未成年师生间的地位完全不可能平等。

在师生关系中,老师拥有权威的地位,可以影响学生的思想和前途,从而就存在强势的一方利用权力去操纵弱势一方感情的可能性。于是就有一部分手握考试评分、奖学金等大权的老师就打着感情牌,哄骗那些单纯的学生。

最近自杀的台湾女作家林奕含在其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中,讲述了一个老师利用职权诱奸、强暴、性虐待女学生房思琪的故事,特别的是,这也是一个女学生爱上强奸犯的故事。为了说服自己诱奸发生的合理性,她认为自己要爱上自己的老师才对,因为“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林奕含说“这个故事它折磨,摧毁了我的一生”,因为小说里发生的一切,她本人也都亲身经历过。

你说,可是他看上去是一个那么好的老师啊。是啊,做坏事的人从来不会在脸上写明“我是坏人”,到头来,很多人谈的可能是假师生恋。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的台湾电影《不能说的夏天》里,郭采洁饰演的白白,被她崇拜的教授摁在办公室桌子上强行发生性行为。她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以为这个对她来说神一般存在的老师这样做,是因为爱。

无数事例证明,在现实社会中,披着所谓“师生恋”的外衣,借助老师这一身份而对学生实施性侵、诱奸、猥亵的案例数不胜数。

即使在自由开放的美国,看待师生恋这事也如洪水猛兽,学校行为规范上白纸黑字禁止师生恋。哈佛大学对这项规定措辞精准而简洁:无论恋爱是否涉及性关系,无论爱情的主动方来自老师或是学生,都不被校方允许。一旦发现违反规定的,双方要么马上结束关系,要么双双滚蛋,老师辞职、学生转学/退学。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因为跟妻子米歇尔是师生恋(米歇尔是奥巴马在律师事务所实习时的指导律师),在08年美国大选时被揪出,差点成为他的“黑历史”。

2003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南非著名作家库切在著名的《耻》中写道:“作为教师,我们是握有权力的人。也许该禁止将权力关系和性关系混在一起。在处理二者的关系时,应当表现出格外的谨慎。”

不是每一个老师都叫布丽吉特,不是每一个学生都会如马克龙那样幸运,也不是每段师生恋都如他们那般没有买卖,没有算计。作为成年人,我们也许可以轻松调侃他们的师生恋,但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师生恋是不该被赞美和鼓励,这样的热炒对自我保护能力较弱的学生而言,无疑是一剂蒙汗药。

尤其是在像中国这样性教育不完善的国家,绝对不适合炒作师生恋,因为它带来的伤害远比浪漫要沉重的多。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普及性知识教育,预防学生被性侵。

总之,师生恋有风险,入坑需谨慎。虽然感情无法控制,但我们要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尤其是老师一方,更应该遵循自己的职业操守,在师生关系未结束之前,“发乎情,止乎礼”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来源:网易新媒体 |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