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个性化教学的重要性

61

    相较于大多数的西班牙学校,我们中文作业量可以说是大大超过了他们学校老师所布置的作业,这也难怪很多学生都抱怨作业太多了。尤其是低年级的小同学,往往会撅着嘴问老师和家长:我们就上一天的中文课,为什么作业有这么多张纸?所以常常有些同学交不上作业,胆子大的找各种各样的借口,胆子小的来到教室门口不敢再迈步,不明就里的家长还以为老师在班里是“容嬷嬷”呢!

       通过将近一年的学习,我们班孩子的汉语基础知识积累得还不多,但是只要仔细地将认真作业和完成作业比较困难的学生做一个比较,明显认真做作业的孩子基本功比较扎实,掌握的中文知识不容易忘。由于汉字的独特构造与西班牙语相处甚远,对于如何记住书写汉字,抄写和字词句段的反复练习是基本动作,是无法以别的形式所能代替的。正因为如此,虽然练习册上有些作业比较单调枯燥,但是积极完成是必要的步骤,同时也可以培养孩子的耐心,杜绝投机取巧的坏习惯的产生。这个班的孩子刚开始跟我学中文时,作业完成率并不是很高,考虑到他们的年龄特点,我以亲切鼓励、多形式奖励的方式为主,免得孩子自尊心受到伤害,或是压力过大,对中文产生逆反心理,使教学效果适得其反。近来不交作业的孩子确实越来越少了,而且在写字规范上面也有了相当大的进步。

     不过上个月我也在批改作业的过程中发现了一本非常特别的作业,就是这个学生把所有作业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但是没有一道题是对的。这个孩子虽然上课不是很专心,但是人挺机灵的,看得出来他不是不明题意,而是纯粹的敷衍了事。他觉得只要把作业里的字填满了,他就可以交差了。至于老师是不是给他密密麻麻的大红叉,他并不在乎。教了这么多年的低年级学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个年龄的小孩胆子这么大的,况且他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蒙混过去,作业做不好几个字写不出还在其次,价值高的偏差问题就是大问题了。怎么办呢?先告诉他的家长吗?在海外的家长都为了家庭忙于打拼很少有与孩子单独相处的时间,可能第一时间的“告状”还会引起学生的不满。我决定先与他好好谈谈,让他明白老师已经明白他的“技俩”了,让他知道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这一招。我与他谈话时,孩子的眼神非常闪烁,明显内心很不安。他的态度虽然是没有吭声,似乎是安静地听着,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并不服气,只是因为我是老师他不敢回应而已。自从那天发现了这本“特别”的作业之后,我就特别留意了这个学生平时的行为。我发现在操场上和同学们玩耍时,这个孩子出现的状况也挺多的,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他一起玩。他不能参与其中,却不甘心地强行进入圈子破坏他们的游戏规矩。当孩子们向老师寻求帮助时,他又打小报告说那几个孩子合伙欺负他,不让他玩。甚至有一次,我看到一个个头比较高的同学因为不堪忍受他的胡搅蛮缠,跟他争执了起来。我远远地看见他们推搡了起来,等我靠近时,本来还气势汹汹的他突然大哭了起来,把对方孩子吓了一跳。我走到他们跟前,他就边哭边说那个孩子无缘无故打了他,而且打得他很痛。反观那个孩子,一下子手足无措,一句话也讲不出来。我特别询问了目击此事的同学,同学们的回答和我说看到的基本相符。

      小小年纪就会撒谎,那长大之后的人生方向自然是难以正确。也正是这些不良思想和行为,影响孩子们的正常学习。教书育人,育人是重点。一个有良好行为习惯的孩子自然知道学习的重要性。他们学习自觉,老师和家长们不需要过多参与,他们就能很好地完成自己的学业,并且因为平时良好的行为习惯会处处受到欢迎,对他们能力的展示也会有更广阔的空间,更容易体现自身价值,赢得更多由衷的掌声,增加自信。

        针对这个孩子的问题,我采取了循循善诱和严格要求并进的方法,让他一点点地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产生改正的意愿。从他躲闪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是知道自己的错误的,可见家长对他的关注有点少,但是并没有纵容他。他的爱撒谎求关注的个性不是一日生成的,所以也不可能一步去除。我首先让他改正跟人讲话目光漂移或不看人的习惯,不仅对人没礼貌,而且容易让人误会他暗地里做了什么坏事。君子坦荡荡,一个人敢于直面相对,那谎言一定就少了。这个要求对他来说并不难,几个星期下来他就跟其他同学没什么两样了。但是在做作业这项工作上还是比较散漫,尽管不会再像从前滥竽充数了,但作业的质量还是不尽人意,有时还会找借口说自己带错了练习册。碰上这种时候,我就让他拿出另一本练习册,课间时坐在我身边,把另一本的练习册上的错题都改正过来。他坐在我身边,身在曹营心在汉,教室外孩子们的玩闹声让他有点按耐不住,不过我的淡定也让他尝到了无可奈何的滋味,以后也就不敢再用这一招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改变跟随了学生多年的坏习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只要关心、坚持和引导,我相信会有水滴石穿的那一天。


上一篇文章华新报982B
下一章文章大师赛林丹1-2乔斌无缘决赛 首局连丢14分遭逆转
叶星星
毕业于浙江松阳师范,曾在北京语言大学对外汉语专业进修。致力于海外华文教育已有十余年,教学基本功扎实,教学成绩显著,尤其对于低龄儿童的教育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自己独特的方法。在教育的道路上,始终坚持自己只是“指路人”而不替学生代步;始终坚持培养自己的耐心来聆听孩子的心声;始终坚持把专业知识教育放在品格教育之后的教学理念。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这条路上,一直坚信自己的所拥有的两大法宝可以克服教学路上的一切障碍,那就是“爱”和“身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