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瑶与平鑫涛 : 人潮拥挤,我能感觉到你

25

遇到平鑫涛时,琼瑶已经为人妇为人母了,丈夫庆筠温柔体贴,儿子小庆刚刚七岁,乖巧可爱。

平鑫涛也已身为人夫人父,妻子林婉珍贤惠能干,三个孩子聪明活泼,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她住在高雄,他住在台北,两座城市相距360公里。

琼瑶与平鑫涛的关系很简单,就是普通作者与杂志编辑的关系。她将自传体长篇小说《窗外》投给《皇冠》杂志,社长平鑫涛看后十分欣赏,特意写信给她,他们由此相识相知。

平鑫涛慧眼识珠,发现了琼瑶这匹千里马,他迅速将《窗外》出版,立即在台湾文坛引起了轰动,琼瑶的名字也在文坛声名鹊起。可以说,如果没有平鑫涛,就不会有日后风靡两岸三地的女作家琼瑶。

《窗外》让琼瑶一举成名,但她与丈夫的婚姻却出现了裂痕。

平鑫涛写信邀请琼瑶去台北参加《窗外》作者的电视访谈节目,她感激他的知遇之恩,遂满口答应。

刚下火车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平鑫涛居然一眼就认出了她,要知道,他们此前从未见过面,彼此也没有交换过照片。

仿佛是相识多年的老友,打起招呼来轻松自然,琼瑶脑海中不由地冒过一句“似是故人来”。她不解地问平鑫涛:“您怎么会从那么多人中认出我来?”

平鑫涛回答:

“你问我怎么认出了你?我是从《窗外》里认出你得啊!当然,我认识你也是从《六个梦》和《烟雨蒙蒙》这些小说里!怎么,从一个作者的作品里会找到她的影子,从而又认出作者的笨人,这不是一个编辑必备的本事吗?其实在没见到你之前,我就在猜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当我来车站接你时,忽然看见一位身材瘦小玲珑,穿黑色衣裤的女子,我眼前一亮,第六感觉明白无误地告诉我:这个人就是琼瑶了!我没认错,果然是你。”

平鑫涛的回答让琼瑶心生感激,她知道,他是懂她的,他从她的小说里读懂了她,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呀!

琼瑶很紧张,但平鑫涛幽默风趣,因此他们的交谈倒是轻松自在。

三个月后,琼瑶要回高雄了,平鑫涛特意赶来送行。她坐在火车里,望着窗外他渐渐模糊的身影,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百感交集。

在台北咖啡馆和平鑫涛喝咖啡时,琼瑶无意中谈起自己喜欢写作时听音乐,没想到过了几天,平鑫涛竟然买了一架电唱机托人送到她家,她欣喜若狂,而庆筠却为此醋意大发,夫妻俩争吵不断,最终以离婚收场。

琼瑶被誉为“爱情教母”

1964年6月3日,和庆筠正式离婚后,琼瑶带着儿子回到台北定居,独自抚养孩子,写书谋生。她的作品全都投给了《皇冠》,而平鑫涛也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和人脉,鼓励琼瑶在创作道路上越走越远,她在他的大力帮助下成就斐然,被尊奉为“爱情教母”。而琼瑶的小说也推动平鑫涛的《皇冠》杂志销量直线上升,两人可谓是互相成全了对方的梦与爱。

平鑫涛觉得琼瑶就像她笔下的女主角一样温柔善良,他对她关怀备至,使她离婚后苦闷的心情得以舒展。两个人在对彼此的欣赏、感激、敬佩和依赖中越走越近。初见时是“使君有妇,罗敷有夫”,如今琼瑶恢复了单身,可平鑫涛呢?他的妻子是那样温柔贤惠,他的孩子是那样乖巧可爱,他的家庭是那样幸福美满,她怎敢去拆散呢?她只能把爱深深藏在心中,把情悄悄写进书里。她在这一时期内所写的《庭院深深》、《碧云天》、《浪花》、《新月格格》等作品,均能依稀找到她对平鑫涛柔肠百转、爱而不得的别样心情的痕迹。

1976年冬,琼瑶和平鑫涛合作成立了新的电影公司,琼瑶为它取名“巨星”。她想把自己的作品拍成电影,他自然竭尽全力为她保驾护航。他们共同打造了《还珠格格》这个影视传奇,电视剧杀青时,平鑫涛却突然病倒了。琼瑶说,平鑫涛一生没病痛,这次生病真的是把她吓坏了,她精心照料着平鑫涛,为他换药、喂药。她愈发觉得她不能没有他,愈发觉得他是那样珍贵。

琼瑶自然明白平鑫涛的心思,从25岁那年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费尽心思在照顾她,为她铺路支招,为她无怨无悔,她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但她不能与他在一起,她必须得克制自己的感情,她开始躲着他。正在琼瑶纠结于情感漩涡中时,她相识多年的好友汤向她求婚了。汤旅居美国,家世显赫,温文尔雅,是一位谦谦君子。汤再次从美国回来,依然未婚,看到琼瑶也还是单身一人,他便鼓起勇气向琼瑶求婚。琼瑶遂避开了平鑫涛,与汤进一步的交往,并答应了汤的求婚。

当平鑫涛知道琼瑶的这一决定时,他十分震惊,当即找到琼瑶,带她去乌来山进行了一番长谈。他们再次敞开心怀谈到两人的关系,在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情况下。平鑫涛情绪激动,猛然驾车冲向那陡峭的山崖,琼瑶忘记了两人谈话的不快,一下子跃上了汽车的引擎盖,平鑫涛猛踩刹车,轿车停在崖边上,于是,一段惊世骇的悬崖之恋由此展开。

从此,平鑫涛背着琼瑶和妻子陈婉珍开始了漫长的离婚谈判。而琼瑶也婉拒了汤的求婚,选择默默地守候和等待真爱。

平鑫涛(1927~)江苏常熟人,台湾著名编辑、出版人,《皇冠》杂志创始人。

 

平鑫涛与妻子的离婚谈判一谈就是4年。在那4年里,琼瑶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心里感到无比沉重和悲伤。她将自己的情感,一股脑儿融进了她的写作中去,几乎是一部连着一部。其中最能体现她和平鑫涛感情之路的小说就是《在水一方》。

1977年,平鑫涛要去台中出差,觉得独行无聊,就邀请了琼瑶和她的妹妹,以及她妹妹的男朋友同行。因为那天大雨倾盆,视线不佳,路况不好,再加上平鑫涛的驾驶技术尚不熟练,因此发生了车祸。琼瑶被车窗的玻璃碎片割得遍体鳞伤,她妹妹脾脏破裂,急送医院抢救。平鑫涛自己也双脚骨折,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自责不已。

正在平鑫涛心中愧疚时,琼瑶支撑着病体艰难地挪到他的病床前安慰道:“车祸是常有的事,大家平安就好,受点伤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千万不要自责。”

琼瑶如此体谅,顿时让平鑫涛心中一暖,望着宽容大度的琼瑶,他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

“这辈子我们不会分离了。”

1979年5月9日,琼瑶和平鑫涛结束了长达15年的爱情长跑,低调地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婚礼很简朴,琼瑶并没有穿她曾在小说里无数次描写过的白色婚纱,她只在胸襟上别了一朵兰花,希望两个人能相伴晚年。 49岁的琼瑶小鸟依人般地挽着爱人的臂弯,笑靥如花,宛如少女。

伉俪情深

琼瑶后来在她的自传里幽默地说,他们夫妻俩生活里有三多:花多、画多、话多。平鑫涛喜欢给琼瑶送花, 琼瑶每次过生日,一定会收到平鑫涛特别挑选的鲜花,他送的不是21朵、99朵,而是好几百朵,怒放的红玫瑰挤满了整个屋子,但孩子和孙子的生日,他反而不记得。平鑫涛喜欢旅行,更喜欢带着琼瑶一起去旅行。他们一起去美国西海岸的海滩上漫步,一起去北海道看雪,共同欣赏路边的野花、树上的新绿、潺潺的小溪、广阔的大地和天边的夕阳。因为爱得不易,所以他们彼此都十分珍惜对方,很少争吵,很少分别,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温馨而浪漫。

平鑫涛在自传中坦言自己自幼生于忧患,但他自贫穷出发,从零开始,逆流而上,终于有了自己成功的事业。他说自己一生有过“三大梦”,而生活中的琼瑶,则是他梦中永远的女主角。别人总是称他为“琼瑶的先生”,而他也开开心心地接受,他甘愿做妻子背后的男人。

步入晚年后,平鑫涛年老体迈,多次生病住院,琼瑶一边照顾病中丈夫的生活起居,一边坚持写作,以极大的毅力支撑起了他们的家。

让琼瑶欣慰的是,她多年来一直挂念着的平鑫涛的前妻陈婉珍也结了婚,她嫁给了一位享誉台湾的著名画家,后来由于熏陶,她也学上了绘画。平鑫涛和陈婉珍的三个孩子均已长大成人,都在琼瑶和平鑫涛共办的“皇冠艺文中心”里供职。

悬崖绝壁,逆流而上,琼瑶与平鑫涛最终修成正果,如今已携手走过37年。相信爱情的她终于在尘世获得了她最向往、却从未写进小说中的幸福——“两个人白头到老的人,手挽着手走在一起”

花非花雾非雾,情深深雨蒙蒙,与君初见时,一眼万年日,琼瑶最难忘的还是与平鑫涛初见之时后的惊鸿一瞥,原来他们的爱情,从他一眼在人群中认出她的那一刻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