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博客档案的来访者是一位年轻妻子佐蓉。因她一直试图掌控丈夫,丈夫渐渐反感到不能接受,两人产生了严重婚姻危机,于是她来找我咨询。

从对我讲述开始,佐蓉慢慢发觉自己在爱着丈夫的同时也因他对自己的不断疏远在深深恨着他,并且对于他不但不能理解自己的爱反而想要逃开的行为满怀愤怒。她被这发现吓到了,想要赶快放掉她的恨与怒。我让她明白,恨并不表示坏,那就是一种自然的情绪和感受,不去管它的话,恨并不会持久,不会爆发成暴力;恨也可以是一种沟通的方法,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表达恨的情感时,这人会有一种力量感,而发动了沟通与行动。它从不是一个稳定的、经常的状态,如果不去干预的话,它就会自动的改变。而常常,恨是爱的近亲,如果佐蓉完全没有与她丈夫认同的话,她根本不会费事的去爱或恨他。因为相对而言,他并没有“触及”到她,而他也没有引起她很深的情感。

恨永远涉及了一个很痛苦的与爱分离的感觉,而这个爱可能被理想化了。佐蓉对丈夫有强烈的恨,是因为他没有达到她对爱的期望,而当期望愈高,似乎丈夫给她的回应差得就愈远。她爱她的丈夫,但也认为他好像没有回报她的爱,否定了她的期望,那么她自然可能“恨”他,因为她的爱使得她期待更多。这个恨的意思是要把她的爱再得回来,它的本意是要使她传出一个讯息,而声明她的感觉——可以说澄清误会,而把她与所爱的丈夫带得更近。那么,恨不是对爱的一个否定,却是想得回它的一个企图,以及对把她与之分离的情况的一个痛苦的了解。一个佐蓉对他没有任何期望的人,她永远不会去恨他。所以如果她坦率地对丈夫表达了自己的话,恨的作用是要传达存在于他与她所期待的之间的一个分离。因此,爱可以很轻而易举的包含了恨,恨也可以包含爱,而且被它所驱策,尤其是被一个理想化的爱。佐蓉“恨”把她与她爱的丈夫分开的东西。当她了解爱的本质后,她也就能接受恨的感觉而不再急着摆脱,仅仅因为感觉不妥和有罪恶感。因此佐蓉要是否定恨的存在于是就是否定爱。那些情感并不是相反的,而是从不同的方面被她不同地体验到。她在我面前念着丈夫的名字,流着泪轻声说:“我恨你!“其实她真正在说的是:“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坏?”

恨暗示了爱,不爱就不会恨。那么爱的反面是冷漠,而不是恨。所以对爱恨的情绪感受可以帮助我们越过所谓的理智,直接了解自己的心。

大概我们的社会太害怕恨的力量,误以为它是与暴力和负面相连的东西,因而相信恨是错的,是恶的。我们不仅常被教导绝对不能用言语表达恨,对人要和气温柔,才显得有教养;甚至认为说出去的狠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对别人心灵的伤害无法再收回;而且还被告知即使是怨恨的想法就已经与怨恨的行为一样的坏。那么当我们发现自己在恨某个人时,就可能试图否认那情绪,或把它转过来对付我们自己——对自己发怒,而不是对别人。这种对自己的愤怒长期持续的话可能会转变为抑郁症;在另外一方面,我们可能假装恨并不存在,在这种情形里,我们就会把那洪流似的自然的能量阻碍了起来,而产生身体上的疾病。身心问题的产生,就是自然的能量没有流动、被阻塞的结果。

对佐蓉来讲,化解这让她惊慌失措的恨意跟愤怒的方法十分简单,就是告诉她自己:我对我丈夫有恨,那是因为我爱他,对他有很高的期待但我认为他并没有达到我的期待;我爱他跟我恨他一点也不矛盾;所以,这两种感情共存是正常的,理所当然的,我对两者都接受。

先察觉到这种所谓的负面情绪的存在,是最重要的一步,在这之后才有可能心平气和地接纳它。根本对自己更深的感受情绪都没有发现,谈何接受?所以我们常常听到心灵鸡汤说我们要自我接纳,是没错,可是当根本不了解自己时,说着接纳自己完全是废话,半点效果也不会有。理性的头脑明白了,心却不理解,也只能停留在“明白”而已,无法有更多的进步。

只有先跟随自己的心,也就是感觉情绪,才能了解自己,然后才能有机会渐渐接受自己。否则对一个因为害怕自己所谓“阴暗面”而根本不敢爱自己的人,接纳自己只是一句无用的废话。

在几次的会谈后,佐蓉回家勇敢对丈夫表达了她的情绪。丈夫很惊讶她能这样直接坦率表达她对他的期待和不满,也开始理解她的害怕跟担心。夫妻俩在很久没有交心后,终于又开始有了开诚布公的沟通。后来佐蓉给我打电话开心地说她感觉他们夫妻的关系有所改善,她从真的明白自己对丈夫既爱又恨以后,反而能够开始理解她自己的情绪,对自己变熟悉了。

所以我们约好继续讨论探索她的疑惑和问题,我会如何把她的婚姻问题作为一个引子,为她做更深入彻底的咨询呢?下一篇请继续收看。


各位读者如果有自己的疑惑,可以匿名写信给我邮箱[email protected]。每周我会随机抽取一位根据他/她的问题给予解答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