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假鞋之都”调查:白天鬼城 夜里鬼市

60

 “假鞋之都”的快递摊点忙着收发货

  福建莆田曾因为大量产出仿冒名牌的运动鞋,被戏称为“假鞋之都”。时至今日,虽经当地政府多次打击,但假鞋仍然屡禁不止。而位于莆田市北部的安福电商城附近,白天店铺锁闭、人影稀少,夜间灯火通明、人头攒动、车流不息,几乎所有人都压低了声音在交流、交钱、拿货,附近的几条街道甚至会经常堵车,这里因此被称为“夜安福”。近日,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对该地进行了实地探访。

安福电商城附近收发快递的摊点随处可见

  白天人影稀少 夜间车流不息

莆田假鞋的问题由来已久。

对假鞋的打击,莆田当地也从未停歇,查询公开报道可以发现,去年5月,福莆田市公安局打掉了4家黑鞋厂,涉及阿迪达斯、耐克等多个知名品牌假鞋,总案值高达千万;2014年11月,在公安部、福建省公安厅的指挥下,莆田警方协同多地警方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0处,涉案价值3.5亿余元……

除了打击,当地也在想进办法谋求转型,据媒体报道,2015年4月,莆田市市长翁玉耀甚至亲自为莆田鞋代言,表示莆田人要用超越国际的标准做出中国好鞋。为了帮助企业转型升级,莆田市政府相关部门也与商业银行一起,为转型企业提供了数十亿的信贷支持。

但时至今日,假鞋在莆田依然并未禁绝,没有人知道在莆田有多少人在从事跟制售假鞋有关的产业并以此为生,他们昼伏夜出,某种程度上影响着这个城市的作息。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在探访中发现,安福电商城附近已经成为仿名牌运动鞋的主要交易区,它仿佛是莆田这座城市的一个隐秘入口,通向的是一个跟假名牌鞋有关的产业。

当记者上午到达安福电商城附近时,大街上人影稀疏、车辆寥寥,路旁的店铺几乎没有几家开门,仅有几家饭店、小卖部在营业,对于这些,这个城市里的人早以见怪不怪,“你可以晚上9点以后再过来看看,那绝对是另一个世界,会堵车的。”

晚上9点以后,站在安福电商城附近的大街上,难以计数的摩托车、电动车似乎都在向电商城集结,他们戴着头盔在路上呼啸而过。白天关着的店门陆续打开,电商城附近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眼前热闹的情景跟白天的冷清对比,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同一个地方。空气中到处充斥着刺鼻的汽油味,摩托车不停地按着喇叭,在人流和车流中穿梭,马路上人头攒动,不断有人在横穿马路,汽车的速度也开始慢了下来,街道慢慢开始堵车。

晚上9点后,街上全是拿货送货的摩托车

  遍地“阿冒” 凌晨两三点才歇业

电商城里,此时路两边的店面早已经开门营业,人流进进出出,不断有骑摩托车的骑手走进店里,然后从店里拿出几盒鞋子放到摩托车后面的纸箱中,然后骑上车开向电商城对面的小区。

电商城一侧全是一些面积并不大的店面,店里摆放着的鞋子也不多,鞋架上摆放的最常见的便是阿迪达斯、耐克、新百伦等知名运动品牌的鞋子。这些开着的店大都是一些自有品牌,商标跟知名品牌只是差几个字母或者变换了一下图形。

在一家店铺里,记者提出要买一双耐克的鞋子,店主直接问是要真货还是“阿冒”(高仿鞋),当记者说想要“阿冒”时,“这个鞋子我们没有,不过你可以留个微信,有的话我马上联系你,来取货就行。”

而在与安福电商城马路对面的小区,同样是车流不息,但跟电商城里很多店面开着门不同,这里更像是一个又一个小仓库,在充斥着潮湿发霉味道的半地下空间里,灯光有些昏暗,几乎每一家都装着厚厚的铁门,不断有人从铁门里拿着鞋盒从门里出来,也不断有人骑着摩托车从对面的安福电商城里过来,然后从车上把鞋子送进房间里,从一些虚掩的门里可以看到,房间里堆放着的几乎全都是高仿的阿迪、耐克鞋子,“有的是集中到一起发货的,有的是从这里拿了去别的地方发货的。”一位一直拉着记者去看货的老人说。

不止安福小区,在距离安福小区一公里多远的西庚小区,相同的情形同样出现,夜晚的时候,路边停放着一辆辆面包车,车的后箱里装满了阿迪、耐克的鞋盒,骑手骑着车驮着纸箱进进出出,这里大都房门紧闭,只有在有人敲门时才会打开。

马路边,摊主正在登记货物信息

  注册店铺、售假、快递一应俱全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发现,这里远不止售卖假鞋,而是围绕着假鞋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电商注册专用实名电话卡销售——影楼全套电商店铺拍图服务——教授淘宝、微店开店培训班——代收快递发货——去制假工厂运输假货。

在安福电商城附近,路边站着发传单的老人,传单上印的是知名品牌的鞋子和衣服,每发一张传单,他们可以挣到一分多钱,一晚上可以挣30快钱左右,他们偶尔也会邀请路人去店里看看货。

销售实名电话卡的地方在马路边和电商城里很容易就可以找到,这些电话卡大都是虚拟号段,25块钱一张,注册地大都在外地,有的电话卡只能使用微信,这是为做微商的人使用的,有的电话卡功能俱全,这是用来开淘宝店的,电话卡并不需要凭身份证购买,“已经注册完了都,用之前打两个30秒电话激活就行了。”

围绕着安福小区有数家影楼,电子招牌上不断闪过一行行提供各种电商拍图的文字,可以拍摄实体店铺,也可以拍摄各类鞋子的静态图,拍完之后便上传到电商店铺,用来做店铺的商品介绍。

在电商城附近的墙上,张贴着很多教授淘宝、微店开店的小广告,顺着留下的电话打过去,对方会向你介绍说,他们可以教人怎样开店、怎样异地注册登录店铺、怎样装饰店铺、怎样p图、怎样从别的店铺里把图拿过来放到自己店铺里用,提供的是开店全套服务。

电商城里的另一侧,则是快递的天下,几乎稍有名气的快递公司都可以找得到,快递员大都在忙着填单发货,封装胶带的声音响成一片。包装的的瞬间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手中的鞋盒,不是耐克、阿迪达斯,就是新百伦。

在快递摊位前的牌子上,大都写着上海上线、香港上线、深圳上线甚至纽约上线的字样,“哪里上线的意思就是指从哪里发货,你要是想把发货地改成上海,那就是上海上线。”一位摊主不以为然的说。

而如果顾客想购买某一款型的鞋子,如果电商城的店铺和仓库都没有,顾客可以出示一下鞋子的照片,交给工厂去做,但是至少要500双起做。对于工厂的位置,跟当地人闲聊的时候,他们会告诉你工厂大都都分布在莆田附近的乡村。

安福电商城一侧,快递公司遍地

  真假掺卖 难以分辨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以进货的名义进入一处高仿鞋专卖店,店主介绍说,这个“店面”每月租金2000元左右,此外还要交50元/月的市场管理费用。

据店主介绍,他们出售的高仿运动鞋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真假,二三线小城市很多店都有卖的,“如果想卖正品鞋,你得6.5折到8.2折从正规代理商那拿货拿货,好卖的一些款式还不见得能拿到,我这里相当于1.5折拿货,什么款式全有。”

店主说,他们这里的耐克、阿迪达斯、新百伦等知名品牌运动鞋,主要发往内蒙、河南、山东等地的实体店,“从来没出过事,只要小心些,不会被品牌方和工商查处。”但他又特意叮嘱,卖鞋的时候,得看卖给谁,遇到特别懂行的顾客,就拿真货,“要是不懂鞋的人绝对不会有问题。” 而为了使高仿鞋的销售记录显得真实,很多卖家会选择异地发货,“你要从上海发,我就可以帮你从莆田运到上海再发货。物流信息都是真实的。”

在安福电商城外,记者碰到了来进货的黄平(化名),在攀谈中,他说自己的专卖店虽然挂了个耐克的logo,但不止卖耐克鞋,阿迪达斯和新百伦的鞋子都有。他的店并没有获得耐克官方授权,销售的正品鞋主要来自于郑州,他的朋友拿到了专卖授权,进货时,会多拿一部分,或者把尾货给他,“正品鞋在三四线城市叫‘公司货’,我店里的高仿鞋是从莆田进货的,叫‘厂货’。”

在销售过程中,为了防止顾客识破后找回来,他每次卖出去一双高仿鞋,都会在收据上写上销售日期,如果有消费者买走后找过来,他会在核对日期后给人退钱或换成正品鞋。“鞋是真的假的自己心里清楚,小地方假货太多,工商也管不过来,品牌方一般也很少到小县城来巡视。”

0

换着法子应对打假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辗转找到林觉(化名)时,他刚跟着警方捣毁了一个假服装厂,虽然看起来有些疲惫,却丝毫不能掩饰他面上的喜色。

林觉是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的成员,此前是一名警察,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在跟假鞋做争斗。“当我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我一度觉得打假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拿起鼠标在淘宝上随便一搜不就可以了,看到是假的就封了店铺。”但随着工作的展开,他开始修正自己的观点,“你知道阿里巴巴的电商平台上有多少件商品吗?差不多10亿件,你刚封了一个店铺,可能对方就会注册10个店铺,但实际上假货在线下,如果货源地得不到根治,假货是打不完的。”

林觉说,打假的动力有一部分来自亲友,“有时候聚会,他们会笑着跟我说你们上面很多假货,那种感觉很奇怪,我会跟他们说我们不生产假货,我们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啊。”

大概在2010年前后,阿里平台开始用线上线下结合的“神秘抽检”的方法遏制假货。“最初就是割韭菜,关掉售假者店铺,后来发现,拔根子才是最有用的,就是找到假货货源地,然后打掉。”跟林觉同样是打假特战队员的李默(化名)说,“我们有2000多人的打假队伍,很多都是干过公安和了解知识产权保护的,此外还有5000多个志愿者也一起在打假,一年投入10多个亿。”

李默说,一旦发现有人售假,他们会沿着售假者向上溯源,伪装多重身份去制假窝点探访,获取更多信息,最后联合品牌权利人和公安执法力量打掉制假窝点。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一些假鞋的制假窝点开始将工序分解到不同作坊生产,打掉一个作坊,其他工序窝点发现后马上就找其他地方生产。

售假造假的人也在不断换着法子应对打假。一些屡次被打击关店的售假者有了“前科”,店铺注册不下来,开始花钱购买外地已注册的店铺,在一些售假比较严重的地方,为了减小被审查的风险,这些人用买来的店铺登录时,会用各种作弊手段更改IP地址,造成该店铺是在外地登陆的假象。

品牌权利人的不配合是让李默觉得打假艰难的另一个原因,“打个比方说,假如判定一双鞋子是假货,那么除了这个鞋子的品牌方,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资格去判定。但有的品牌权利人并不愿意进行鉴定,因为他们不想给外界造成他们有假货的印象。”

在林觉和李默看来,打假绝对不是某个部门单独就能完成的事情,需要政府、品牌权利人、社会各界一起努力。他们觉得源头打假在制度层面仍然需要加强,比如在公示处罚信息方面,2015年11月17日,《工商总局关于加强和规范网络交易商品质量抽查检验的意见》出台,其中规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要依法查处网络商品经营者线上线下销售不合格和假冒侵权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以及拒绝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开展监督检查等违法行为;涉及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的违法行为,应当移交第三方交易平台经营者所在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要将行政处罚结果记入企业信用档案,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向社会公布。

有媒体梳理了意见出台后16个省市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第一季度的流通领域商品抽检结果,并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输入其中203家被抽检产品不合格企业的名字,发现抽检不合格产品后处罚公示不足10%。

李默更愿意用“无力感”去形容多年的打假经历,这种无力感常出现在跟制假售假者的博弈中。有时他们跟警察、品牌方花了大量时间,终于锁定一个假货仓库,但冲进门却发现那不过是制假售假者戏弄打假者的一个障眼法。“屋里只有一个孕妇和一间堆满退货快件的屋子,孕妇跟我说有人给钱,让她在这间屋子里收退回来的快件,退件可以自行处理,其余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回想自己打假的经历,李默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希腊神话里推石头的西西弗斯,“没有尽头。”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