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曾经为向哪位开国上将发火一事亲自向其道歉

79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李虹,原题:彭德怀的担当品质

开国元帅彭德怀是一位个性特别鲜明的人物。他最为人称道、让人佩服的是身经百战、威武坦荡、谨慎果断、叱咤风云的军事指挥才能和显赫战功,以及刚正不阿、正气凛然、光明磊落、不唯书不唯上、实事求是、敢于同错误路线作斗争的铁骨铮铮硬汉子品格,这里要讲的是他优秀品质里的另一面———做人做事严于律己、光明磊落而知错即改、勇于道歉的故事,这些感人往事集中表现了他作为一名优秀共产党领导干部的担当品质。

新中国成立后还曾抚着彭绍辉的断臂,为当年向彭绍辉发火一事道歉

1932年,在担任第三军团第一师师长时,不满27岁的彭绍辉投入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他率部在北线助攻,连续攻克了宜黄、乐安两县,并配合主力围困南丰之敌。此后,又转战东线,参加了黄狮渡、邵武、浒湾和丰山铺战斗,出色地完成了反“围剿”前期作战任务。后来,在宜黄南部的黄陂战斗中,彭绍辉率部绕到敌后,攻打敌第五十九师侧翼,歼敌一个旅。在草台岗地区的霹雳山战斗中,彭绍辉挥师主攻,经过20多分钟的浴血奋战,红一师占领了敌第十一师的主阵地,重伤敌师长萧乾,赢得了整个第四次反“围剿”胜利的关键之仗。

在这次战斗中,当红一师连续发动三次冲锋均未攻下目标时,彭德怀来到前沿阵地,抓起电话筒高声对师长彭绍辉说:“我在看你们行动,要特别冷静,一定组织好火力,利用一切机会猛攻。”

作为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在战斗中久攻不下的时候,彭德怀没有头脑发热,而是亲临一线,现场指挥。这一点对争取战斗的胜利来说,至关重要。

然而,遗憾的是,在这次战斗中,师长彭绍辉在率部追歼溃敌时,被敌人的机枪子弹打中左臂,后因药品短缺,加之伤口感染发炎,最终不幸被截去左臂。

彭德怀为此倍感痛心。新中国成立后还曾抚着彭绍辉的断臂,为当年向彭绍辉发火一事道歉。

众所周知,战事非同儿戏,流血牺牲不可避免。作为一个指挥官,对受伤下属的关心,是对战争创伤的一种抚慰。彭德怀对自己的爱将失去左臂十分痛心,甚至“耿耿于怀”,多少年以后还挥之不去“自责”的心理,这充分体现了彭德怀关心下属的浓浓之情。

但这次付出“断臂”之血的代价的一仗,是彭绍辉在红军时期的巅峰之战。为表彰彭绍辉的指挥有方和英勇善战,1933年8月1日,中革军委授予他二等红星奖章。彭绍辉从此一战成名!

“向大家作一个深刻的自我检讨,我彭德怀犯了严重的官僚主义错误”

1947年,彭德怀、习仲勋领导的只有区区两万人的西北野战兵团与胡宗南率领的全式美械装备25万大军经过三次交手,取得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把胡宗南打得缩成一团。

为了寻找新的战机,彭德怀与习仲勋商议后,决定北上三边。时值6月,酷日当空,部队行进在漫漫无边的沙漠里,由于水源奇缺,干渴难耐,很多战士都因干渴而晕倒。年近五十的彭德怀每天不仅和战士一起徒步行军,而且经常把分给自己的那壶水,拿去救助晕倒的战士。警卫员望着彭德怀那裂开血口的嘴唇,有些不乐意。彭德怀耐心地教导警卫员:“在这种时候,一口水就是一条命,我能见死不救吗?”

这天,部队终于走出了沙漠。晚上吃饭时,彭德怀意外地发现桌上摆着几根水灵灵的黄瓜,他没有多想,拿起一根就咬了一口,但刚刚吃了一口,他就停了下来,一下子像意识到了什么。

彭德怀让人把管理员叫来,问:“黄瓜是从哪里来的?”

管理员回答说:“是在集市上买的。”

彭德怀又问:“战士们都有吗?”

管理员犹豫了一下,没敢说话。

彭德怀的脸立刻沉下来,将没有吃完的半截黄瓜扔在桌上,起身向外走去。

管理员感觉大事不妙,急忙找到副政委习仲勋,实话实说地做了交待,他说:“就是觉得彭总行军打仗太辛苦,想给他增加点营养,才破例买了这几根黄瓜,想不到彭总不仅没吃,还生了气。”汇报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后,管理员让习政委帮着从中说和一下。

习仲勋找到彭德怀,彭德怀不容习仲勋开口,首先作了自我批评,他一脸诚恳地说:“自己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违反了纪律,剩下的那些黄瓜,我已经让警卫员送给伤病员了。”但他还是希望习仲勋能召开一个会议,他要当着大家的面认真地作一次检讨。

习仲勋被彭德怀的精神感动了,他采纳了彭德怀的意见,专门召开了一次团以上干部会。彭德怀在会上坦诚地说:“这些日子,部队过沙漠确实很艰苦,累、热不说,主要是缺水,有的部队甚至渴死了人,可是在这种时候,我彭德怀居然吃上了黄瓜。在这里,我首先向大家作一个深刻的自我检讨,我彭德怀犯了严重的官僚主义错误!”彭德怀说到这里,摘下军帽,郑重其事地向众人深鞠了一躬。习仲勋见状,插话道:“其实,这些黄瓜彭总并没有吃,全让他送给伤病员了。”彭德怀打断习仲勋:“你们也许觉得,不就是一根黄瓜吗?我彭德怀堂堂一个兵团司令,吃了也就吃了,何必小题大做呢?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今天就是要小题大做!因为什么?因为我们的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最大的区别就是官兵平等。今天我这个兵团司令吃了一根黄瓜,明天你们这些纵队司令就会心安理得地跟我学,去吃一只鸡,再过几天,旅长、团长、营长、连长也会上行下效,官兵之间的距离就是这样一点点拉开的!”彭德怀说到这儿,又把脸转向习仲勋,严肃地说:“习政委,我本人的检讨今晚就会交给党支部,对其他相关人员的处分,由你这个支部书记作出决定。”

“倒是我对你有误会,甚至有埋怨情绪,还要请你原谅,我是个粗人呀!”

在延安召开的一次会议上,有些同志对彭德怀搞“百团大战”提出了不公正的、过火的批评,彭德怀十分恼火,他决心和毛泽东交换一下意见,并要求周恩来做中间人。

一天晚上,在毛泽东居住的窑洞,三个人坐到一起。谈话开始时,毛泽东首先开门见山地说:“咱们定下个君子协定:第一,把话讲透。第二,可以骂娘。第三,各自检讨,不准记仇,不得影响工作。”接着,毛泽东平静地对彭德怀说:“我先给你作检讨。造成这样子的后果,责任全在我,事先没得向你通气,事后又没得向你作解释,这也是老同乡我的不对。……‘百团大战’是无可非议的。从组织手续上讲,你战前对军委有报告,当时军委和我个人也是同意了的。如果讲缺点的话,那就是军委回电未到,你就提前动作了,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嘛,……若说有错,首先错误在我,我不但同意了,给你发了电报,还向你提出这样的大战役是否可以多搞几次。”

听了毛泽东的这番话,彭德怀积在心里的不解及埋怨顿时消失了。他感激地抬起头来,轻声地说:“同志间的了解、信任胜过最高奖赏,有主席今晚这席话,就是现在叫我去死,也是死而无憾了。你还是了解我的,倒是我对你有误会,甚至有埋怨情绪,还要请你原谅,我是个粗人呀!”

“不!你是个有勇有谋、智勇双全的将领,在革命处在危难关头,你都是站在正确路线一边,这不仅是对我个人的支持,是帮助了革命。遵义会议上你老彭投的一票是颇有分量的啊!好吧,请你多给我提点意见吧。”毛泽东接着说。

这时,周恩来笑着说:“君子协定的第一条是把话说透,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哟。”

“那好,”彭德怀紧接着说,“言不透,意不明,话不说完,心不静。说我老彭有莫大错误我都能听下去,说我老彭有个人野心,反对你,是帮助蒋介石,杀了老子的头,我也不认帐。人怕伤心,树怕剥皮嘛!……对你,我只有一条意见,会前应该给我老彭打个招呼,叫我也有点思想准备。”

最后,彭德怀意味深长地说:“你毛泽东,我彭德怀,他周恩来,我们在党内都要自觉地接受党的监督和约束,办任何事都要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出发,我们谁也不能头脑发热、独断专行、随心所欲。否则的话,势必给党和人民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如果发生了这种反常的事,那么对我们来说,就是欠了党和人民的债,是有罪的啊!”

毛泽东被彭德怀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他握住彭德怀的手,说:“你讲得太好了,我建议将你的这个观点,写到我们的党章里去,恩来同志,你不反对吧?”周恩来说:“我举双手赞成!”

三位领导人推心置腹,相互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一席谈话啊!

“我今天又说了错话,向你道个歉吧!”

1953年2月,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怀,在工程兵司令员陈士榘、海军副司令员罗舜初和华东军区副参谋长周骏鸣等人陪同下,前往华东,检查战备工作。

彭德怀兴致极高。不论是乘坐军舰出海,还是登上岛礁视察,他都仔细地看、详细地询问,从舰艇性能、港口水深、码头建设,到海岸防御等。

2月11日,彭德怀一行来到上海的门户、长江口的要冲崇明岛视察海防工作。驻守这里的海岸炮兵团团长请彭德怀先到团部休息。彭德怀一摆手:“先到阵地看看。”

彭德怀向炮兵团团长提出一些诸如长江航道的水深是多少、潮汐情况如何以及驻军大炮是哪年造的,还有长江口过往船只的情况以及外国军舰的火炮性能等等一系列问题,团长却大多回答不上来。

彭德怀又转身问周骏鸣是否来过该岛,周骏鸣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没来过。”

一问三不知,彭德怀嘴上不说,心里已经生出几分不快,于是,开始面有愠色。

这时, 彭德怀在海岸炮兵阵地上看到4门76.2海岸炮,炮位间隔才40米,一线式摆开,弹药库位于中央,又无防护措施,火炮仅有30厘米厚胸墙。彭德怀绕着炮兵阵地转了一圈,一言未发。罗舜初知道情况不妙,原来,炮位和弹药库距离太近,且无任何防护措施。

然后,彭德怀在弹药库边站住,问驻军连长:“这是你们的弹药库?”

连长战战兢兢地回答:“是!”

彭德怀又问:“离你们的炮位有多远?”见连长不回答,彭德怀立刻火冒三丈,吼道:“为人民服务,你这个连长首先就是为全连服好务,你们的弹药所离炮位这么近,敌人一发炮弹命中,全连的人和炮都飞上天了,你还服个什么务?”

连长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呆了。彭德怀越说越气,一转身,正好看见团长,劈头就是一句:“你这个团长是怎么当的?像你这样的应当撤职,送军法处。”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

过了一会儿,团长紧张地解释说:“我们也发现了弹药库的问题,因为其它事耽误了,没有改建。”

彭德怀质问道:“其他事?其他什么事!还有比守住你们的阵地,防止敌人的炮弹把你们的阵地掀翻更重要的事吗?你们啊,你们是坐在敌人只需一发炮弹,就能送你们升天的地方!乱弹琴!”

见驻军的几位领导干部都面带不安,彭德怀压住了火气,放轻了声调:“你们几个都留在这儿,现在就着手,把这个库房拆了重修。看还有什么问题,你们就地研究解决。我一个月后再来检查!”他又转而盯住团长说:“你这个团长怎么当的?应当撤职,送军法处!”

作为彭德怀的老部下,罗舜初十分清楚首长的脾气,彭老总骂头一两句时,绝对不能插嘴,否则火上浇油。等他骂过了,你再解释,他不是听不进意见的人。罗舜初瞅准时机,待彭老总火气稍消之后,便走上前去,说明原委,分担责任:“老总呀,火炮阵地设计是上边定的,是外来的,是学来的,责任不在他们。也不只一处如此,我们曾提出不同意见,人家说,这种炮是高射平射两用,这样布局便于指挥和集中火力,我们也就听从了。”

“嗯?”彭德怀想起什么。以前,罗舜初向彭德怀反映说,苏联专家提供的火炮阵地图纸有问题,不大适用于部队战备的实际。那时要求以苏军为榜样,不走样地学,学一整套。彭德怀有自己的看法。

彭德怀心平气和地说:“所有这些阵地都出于一个公式,苏联模式。战术缺点很多,而且严重。阵地完全露天,对空毫无遮掩;火炮位置放在前沿,胸墙很薄;炮与炮之间距离很近,而且等距离排在一条直线上。”罗舜初点头承认:“我们的确是按照苏联顾问意见,构筑了一批海岸炮阵地。”彭德怀非常内行地说:“脑袋长在自己头上嘛!苏军爱打阵地战,而且有强大空军掩护,跟我军不同。我们打了多少年仗,火器集中和火力集中,营连干部都懂得。朝鲜战场经验,火炮首先要解决在敌空军和炮火轰击下的生存问题,隐蔽阵地和发射阵地不是一回事。这种炮的对空性能,当年是按对付活塞式飞机的,现在对喷气式飞机效能如何?我还不清楚。”

同行的领导当场提出改进方法,上海警备区司令员兼防空司令员郭化若说:“火炮阵地和弹药库的补救,我们可以提个改建方案和预算。”在路上,罗舜初再次提醒团里的干部,午饭千万不能搞得太丰盛,菜要是准备多了,彭总不但不吃,还要发脾气。

中午,彭德怀一行来到团部食堂。落座后,彭德怀一看饭菜十分简单,非常满意。当大家开始吃饭时,彭德怀才发现团长没来,马上问道:“团长呢?”并派自己的警卫员景希珍去请。

当团长面有愧色地来到桌前并表现出不敢坐时,彭德怀指着身边的位子,说:“到这里来。”便将他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推心置腹地说:“我今天又说了错话,向你道个歉吧!但只错了一句,不该说要把你撤掉,送军法处。其余的都对!当然,如果你认为我有说得不对的,也可以批评我,但饭还是要吃呵!”

团长红着眼圈结结巴巴地说:“首长,是我错了,你批评得对!”

彭德怀边给他夹菜边说:“都对是不可能的,大部分对就可以了。年青人呵,想一想吧,人民把一扇大门交给你来看,你就得千方百计把它看好呵!吃饭!吃饭!”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