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效应”迅速波及全球 有人欢喜有人忧

36

中国网新闻11月30日讯 据《纽约时报》报道,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没几天,耶路撒冷城市规划局局长便宣布,由于美国的反对而推迟在有争议区域为犹太居民建造新房屋的时代终结了。

随后,他于上周开始推动一个被长期搁置的建造500栋房屋的计划。这只是首批项目,之后还会有数千栋房子。市长办公室坚称,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称该决策没有政治上的考量。但规划局局长明确表示,由于特朗普获胜,他看到了放行的信号。

这就是特朗普效应。尽管他还有七周多的时间才会就任,但他的当选已经在影响世界各地一些事件的进程。有望从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中受益的企业股票飙升。对他的反贸易立场感到担忧的国家则出现了本国货币对美元大幅贬值的情况。许多政府都在重新调整有关贸易、国防和移民的政策。

全球市场因特朗普而表现不一。至11月28日,美元在下滑,债券市场则出现反弹,部分原因在于对特朗普当选是否会导致通货膨胀进行的反思。

市场的不同反应大多反映出对一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新总统的不确信态度,这让政治领袖、商业高管和国际机构不得不对特朗普政府会如何改写美国两党总统领导下管理全球事务的规则下注。

曾担任美国驻北约(NATO)大使、现为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主席的伊沃•达尔德说,“不管是对盟友还是对手而言,唐纳德•特朗普当选总统都意味着,美国延续数十年的维持全球秩序的承诺可能会中止。”

对有些机构而言,一开始的预期颇为光明。美国和海外股市因所谓的“特朗普冲击”而上涨。在对商业更友好的调控预期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自大选结束后突破了多项记录,并于上周首次达到19000点的峰值。高盛等投资银行的股价表现得尤其好。

欧洲公司的股价也出现上涨。德意志银行的股价在大选结束后激增了17%,除了与特朗普的企业长久的联系之外,它还有其他乐观的理由。美国司法部就德意志银行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经营抵押贷款证券而与之展开谈判,提出了140亿美元的罚款,一些德国人期待新一届政府会放松商业方面的管控。

另一家在大选后股价大涨的公司是以色列的马加尔安全系统,该公司帮助研发了用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高科技安全栅栏。因为特朗普此前承诺在墨西哥建造边境墙,投资者期待马加尔这样的公司能拿到其中一部分生意。相比于大选之前,马加尔的股价上涨了24%,成交量也增加了150倍。

出于同样的原因,墨西哥经济自大选后遭到冲击。除了边境墙,特朗普还发誓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墨西哥比索大跌,该国中央银行上周大幅调低了明年的增长预测,并指是受“美国选举进程”影响。

其他经济体也因不安而做出反应。在印度,卢比上周跌至历史最低点。原因被认为有很多种,但其中包括对特朗普政策加重通胀和推高利率的担忧。

有些国家在试图搞清楚如何在其他方面进行应对。北约盟国的领导人正在考虑增加军事开支,以应对特朗普坚持让它们为自己国家的国防支付更大比例资金的要求。立陶宛上周选出一位总理,后者重申了增加安全开支的承诺。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与奥巴马有积怨,该国政府试图在特朗普领导的华盛顿赢得青睐。杜特尔特派往美国的新贸易使者是地产大亨何塞•安东尼奥,后者正在协助建造马尼拉的特朗普大厦。在英国断然拒绝了特朗普提出的任命脱欧运动领袖奈吉尔•法拉奇为英国驻美国大使的提议后,《泰晤士报》报道,法拉奇可能会移居美国。

在许多地方,仍有很多人捉摸不透特朗普。德国发行量颇大的《图片报》获得了独家版权,将特朗普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文字完整地翻译成了德文。日本出版商《文艺春秋》之前出版了《华盛顿邮报》记者迈克尔•克拉尼什和马克•费希尔撰写的《真实的特朗普》(Trump Revealed),现在则将该书重印了一万本。

特朗普效应在任何地方都不比在耶路撒冷那么明显。在那里,政治右翼势力丝毫不掩饰对这个选举结果的欣喜。与奥巴马关系不佳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向他的副手明确表示,他为特朗普当选感到万分高兴。

内塔尼亚胡联盟的成员期待特朗普会放弃奥巴马及以往两党总统的做法,即竭力阻止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建造定居点。大选结束后不久,特朗普的一名顾问便表示,定居点不是和平的阻碍,似乎已经采纳了内塔尼亚胡的主张。

上周在《耶路撒冷邮报》主办的一次会议上,在纳塔尼亚胡的内阁里领导一个支持定居者党派的纳夫塔利•贝内特说,“接下来的几周给以色列打开了一扇独一无二的机会之窗”。他还表示,在承受多年来自美国的压力之后,“是时候由我们自己来决定了。”

反对修建定居点的组织“共享之城”的国际关系总监贝蒂•赫施曼认为,目前来谈论特朗普的政策究竟会是什么样,还为时过早。但她也表示,有一件事是明确的:“以色列右翼势力已经开始庆祝。”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