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飞越宫古海峡 战机预先驱离日本拍照飞机

93

资料图:中国空军飞越宫古海峡

本周,苏-35战斗机来华的消息又传出一波。据传中国空军飞行员已经驾驶苏-35战斗机“放单飞”,年底前可能驾机回国。

有意思的是,到现在还有人在说中国空军不会购买苏-35战斗机,或者俄罗斯尚未与中国签署出售苏-35合同。

这两种人心态哪个更糟呢?我也说不好,反正他们都不实事求是。

苏-35首批交付据称是4架。后续会以什么速度交付,我们也还不清楚。不过考虑到换装部队的需要,笔者觉得差不多两年能交付24架,换装“南霸天”手头的歼-11就已经不错了。

有个段子,说中国空军早期的歼-11中期延寿该怎么办?答案是延什么寿,直接买苏-35不就完了。

可惜的是,这也仅是段子。

事实上,俄罗斯共青城厂生产苏-35战斗机的速度并不快。2014年,该工厂交付了12架苏-35战斗机,2015年则是14架。

相比之下,沈飞2015年生产的各型歼-11系列飞机加在一起超过了40架。

2015年8月,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企业与国防部达成协议,2016-2020年间将以每年10架的速度向俄军交付苏-35战斗机。

这样一来,如果从2016年开始,生产速度和2015年相当的话,那么每年可以对国外用户交付4架飞机,到2020年交付20架飞机——当然,在这段时间里再稍稍提高一些产量或许也还是有可能的。可除非他们有能力把生产能力提高到24架/年,那么中国才算还有机会和他们探讨“第二批”苏-35引进的问题。

换言之,中国空军采购苏-35战斗机的数量,不是因为我们不想多采购,而是按俄方现在的生产计划,到2020年前,俄方也就能交付这些飞机,差不多够我们换一个团。

由于T-50飞机研制进展缓慢,或许苏-35头上“俄罗斯空天军现役最先进战斗机”的帽子还得戴10年。这也就意味着,“2020年以后所有生产出来的苏-35飞机都可以用来外销”这个美梦大概是要落空的。

俄罗斯空军2014年以来采购飞机的力度颇大。这一年,他们获得了约142架固定翼飞机。2015年,这个数字稍有减少,为126架。

排除掉其中的运输机等机型,俄罗斯在2020年前可能建立一支拥有600架现代化作战飞机的空军部队,目前还完成不到一半的任务。

相比之下,21世纪初那几年,俄罗斯空军几乎没有获得像样的战斗机。

当时,俄空军最主要的更新项目是,用为中国、印度研制苏-30MK系列多用途战斗机而研发的一些技术来改装自己的苏-27S。

不过,叙利亚上空的风头也被苏-30SM战斗机抢走了一部分,俄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曾长期将这种战斗机“阻击”在俄空军装备序列之外,在现任国防部长绍伊古强力推动下,这种飞机才加入俄军服役。反过来也刺激了共青城厂尽快解决苏-35的各种问题,从这一点上来说,苏-30SM在俄军中的意义倒是和苏-35对中国的意义有点像。

这也就是苏-27SM飞机的由来,这种飞机在俄罗斯空军的地位类似中国歼-11B,采用了N-001V雷达。这部雷达是在为中国开发的苏-30MKK的N-001VE基础上简化了部分对地功能(没错,你没听错,俄罗斯自己用的是“猴版”)而来,不过与原来的N001雷达相比,这个雷达具备同时跟踪10个目标的能力,已经是很大的提高。此外,苏-27SM战斗机改用了“礼炮”工厂生产的AL-31FM1发动机(也就是99M1)。

“礼炮”工厂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了,这家工厂是一直为苏霍伊公司的老底子——共青城厂提供发动机的老厂子。21世纪后,该厂因为中国空军AL-31FN发动机订单(这家企业一度计划和中国黎明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在中国生产AL-31发动机),比俄罗斯另一家发动机研制生产联合体“土星-乌法”日子好过,而且还更换了许多新设备,一时间风光无两。

尤其是99M1发动机装备俄军后,俄军方面盛赞这种性能比AL-31F改善甚多的发动机“没有用国家一分钱”就发展出来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又出现了117S发动机毛病不断,而99M1发动机质量过硬,深受好评的情况。“礼炮”厂又更进一步推出99M2发动机,这种应中国要求开发的发动机在热端部分得到了进一步改进,使该发动机在性能上也有了和117S竞争的资格。在苏-27SM3上,就使用了这种发动机。

可惜好景不长,风水轮流转,对“土星-留里卡”设计局感情颇深的苏霍伊公司最后还是选了“土星”为主来研制第四代发动机,而中国也因为自己的WS-15进展顺利,对进一步投资帮助“礼炮”研制99M3发动机兴趣不大。这让“礼炮”撞到了“玻璃天花板”。

同一时期,“土星”厂被俄政府重新国有化,两家企业在所有制上的差异消失了。更雪上加霜的是,不久后“礼炮”公司能力很强的总经理退休,这让“礼炮”和“土星”两家的形势又一次“逆转”。原本认为会继续大量订货的苏-27SM飞机改装工作草草收场,新一代苏-35S的发动机没他们的事儿,似乎是山穷水尽疑无路。

幸好后来又半道杀出个苏-30SM,这种基于伊尔库特公司为印度研制的苏-30MKI的战斗机在俄军新掌门人绍伊古的强力推动下,大量进入俄军服役,连带着它使用的99M1发动机的产量也上去了。再加上,东方某大国的单发四代半、双发五代机都用了“礼炮”厂的AL-31FN系列发动机(东方大国的五代机使用和歼-10C通用的发动机,所以就算要换土星的117S,也得让该公司先研制一个机匣改在下方的型号出来),这让“礼炮”的盈利率在2015年突增18倍,站稳了脚跟。

现在,根据俄发动机联合公司的协调,“礼炮”和“土星”两家在新一代“30工程”发动机研制中各自分摊一定工作量,显然是考虑到为了让两边都有饭吃。俄罗斯发动机工业两家主要企业之间的竞争还会继续下去。

不过,俄罗斯90年代-21世纪初的人才断档在上一代老工人陆续退休之后显现出了影响力。“礼炮”公司近几年生产的99M2发动机性能已经赶不上纸面数据了,其他方面和“可靠性赶上涡扇10”的117S发动机似乎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毕竟今天俄罗斯可以从国外买先进设备,但一时半会再也找不到那么多优秀的技术工人了……确实有点靠山山倒,靠人人走的意思,说到底解决发动机“心脏病”,还是要靠自己。

本周俄罗斯为T-50研制的“第二阶段发动机”,号称完全基于2004年以后的技术研制的“30工程”发动机首台发动机开始试车台试车——这已经比他们最早宣传的试车时间晚了两年,至于装上T-50试飞,就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去了。他们的计划是2017年要装机试飞——总之估计它的实际进度是赶不上WS-15的,从现在俄方人才缺口,而中国连初始设计有点问题的涡扇-10B都能搞定来看,未来中俄在高性能航空发动机领域态势可能会发生逆转。

说了几句发动机的闲话,我们回过头来继续说苏-27SM,这个飞机,俄罗斯先后改装了70架,成为了俄军中性能较好——事实上应该说是“有能力执行作战任务”(因为其余苏-27状况实在不佳,已经接近不能飞行)的机型。

苏-27SM战斗机,该机雷达电子设备和中国空军歼-11A相当,发动机是99M1,在整个21世纪头10年里,俄罗斯空军的“现代化”基本就是指改装了70架该型飞机,可以说该机撑起了俄罗斯的一片天

俄罗斯后来还接收了一批苏-27SM3战斗机,共12架,这些飞机是和苏-30M2飞机同期加入俄军的,其实这些飞机是共青城厂用当初认为中国空军还会继续订购更多苏-27和苏-30飞机而生产出来的多余零件拼凑的产品。基本上也就没有后续了。而此前所说的苏-27SM2,其实就是后来的苏-35BM,和现在的苏-35S了。

在21世纪头十年,70架苏-27SM几乎就是俄罗斯空军添置的最主要的战斗机了,俄罗斯两家苏-27系列飞机主要生产厂,共青城和伊尔库特,一个为中国制造苏-30MKK飞机,一个为印度制造苏-30MKI飞机,产量都不小,但都没有交付给俄罗斯空军。

也就是说,21世纪头十年,之所以国际市场上到处充斥着苏霍伊系列战斗机,根本原因是俄军没钱,买不起。

因此到了2010年以后,随着俄军开始大量采购苏-30SM、苏-35、苏-27SM3等机型,俄罗斯出口战斗机数量应声下跌,并不是共青城和伊尔库特不想做外贸生意,而是国内订单的优先度肯定要排在外贸的前面。

所以,指望着俄罗斯人把我们手头75架苏-27SK,104架歼-11飞机全部替换成苏-35,那其实就是纯属做梦。

周末又出了一个大新闻,中国空军两大主力歼击机师掩护轰-6K,同时从台湾南北两侧飞过,在台湾以东洋面实现“握手”。这两支歼击机部队是正准备接收苏-35SK的南部战区航空兵某师和正在参加“红剑16”演习的东部战区航空兵某师。在这次前出行动中,中国空军还专门出动飞机去驱逐日本航空自卫队负责摄影的飞机,弄得“中国空军御用摄影师”这次没拍到什么好图片。而刚刚在台湾参加了“联合演习”的新加坡军队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显然也不是一个偶然事件。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