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总理真诚哀悼卡斯特罗遭攻击 美议员称其悼词尴尬可耻

91

古巴传奇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离世,在世界引起震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日前因对卡斯特罗的生平略加称赞,顷刻间就被推上风口浪尖,引发西方政界和舆论界的一通口诛笔伐。分析认为,特鲁多惨遭“降粉”,凸显世界对卡斯特罗政治遗产的巨大分歧;一代传奇已经逝去,强烈的“意识形态”对立仍会长期存在。

“特鲁多悼词”遭到声讨

路透社28日说,特鲁多26日发表声明,对卡斯特罗的离世表示哀悼。他在声明中称赞卡斯特罗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人”,并追忆自己的父亲同这位“古巴在位时间最长领袖”的友情,以及自己近期赴古巴会晤卡斯特罗家人的情景。

特鲁多家族和卡斯特罗家族私交甚密,特鲁多的父亲——加拿大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2000年去世时,卡斯特罗不仅出席了葬礼,还协助抬运棺木。特鲁多在声明中说:“父亲非常自豪地称他为朋友……尽管卡斯特罗是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但无论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承认他对古巴人民的巨大奉献与热爱。”

特鲁多的溢美之词迅速引发不满,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在推特上讽刺说:“这话真是特鲁多说的,还是有人冒名顶替?如果这真是加拿大总理发表的声明,那可真够尴尬可耻的。”加拿大保守党政客马克西姆·博尼尔认为,特鲁多可能分不清何谓“在位时间最长的领袖”、何谓“独裁者”。还有反对党议员提出让特鲁多“抵制卡斯特罗葬礼”的无理要求。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这件事在社交媒体迅速发酵,特鲁多遭到网友的“声讨”,“降粉”趋势明显。在推特上,“特鲁多的悼词”成为热门话题标签,引发好事者纷纷跟帖。卡斯特罗的反对者模仿特鲁多的句式,“恶搞”了一系列现实和虚拟中的反面角色。比如有人说:“尽管本·拉登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但是他对机场安全的贡献无可比拟。”还有人代入科幻电影《星球大战》说:“尽管黑武士(反派角色)是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但是他在太空建设方面的贡献突出。”有美国网友不满地说:“加拿大竟然推选这么一个幼稚、理想化的国家领袖,简直是个笑话!”

加拿大和古巴交情匪浅

事实上,加拿大和古巴的“交情”可追溯到18世纪,两国长期保持良好的同盟关系;卡斯特罗1959年掌权后,加拿大是整个西半球与古巴建交的两个国家之一(另一个是墨西哥)。美国致力于同古巴恢复邦交时,正是加拿大从中协助两国代表进行秘密谈判。

然而,在卡斯特罗的悼词中,西方国家领袖大都使用均衡、严谨的外交辞令,还有人在“哀悼”的同时仍不忘谴责一下卡斯特罗的“人权记录”。与他们相比,特鲁多对卡斯特罗的评价总体趋向积极,凸显自己的“合而不群”,甚至有舆论用“叛变”这种词汇形容特鲁多的言论。

媒体发现,国际政坛对卡斯特罗的态度分化明显,这位传奇领袖离世后被各国贴满“标签”——“同志”“英雄”“暴君”和“独裁者”。中国、俄罗斯以及南美多国均在悼词中对失去一个“老朋友”表示悲痛,同时对卡斯特罗生前的伟大贡献给予高度评价。朝鲜政府甚至决定为卡斯特罗的离世举国哀悼3天,期间该国官方机构和指定场所将降半旗。朝中社28日报道说,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党中央副委员长崔龙海率领的朝鲜党及国家代表团当天离开平壤,赴古巴悼念卡斯特罗。

在卡斯特罗的诸多反对者中,来自美国的声音格外刺耳:新当选总统特朗普将他称为“残暴的独裁者”,当选副总统彭斯更表示“暴君离世,希望降临”。美国共和党领袖金里奇在推特上接连发表多条言论,历数卡斯特罗的“恶行”,同时呼吁美国正、副总统或国务卿“不要出席葬礼”。

哈瓦那哀悼安静有序

上周末起,古巴进入为期9天的哀悼期,期间国内暂停一切娱乐活动、禁售酒水。在首都哈瓦那,民众安静有序地哀悼卡斯特罗的离世。记者注意到,不少学生拿着国旗、肖像来到卡斯特罗早年就读过的学校,默默为他祈祷。英国广播公司在相关报道中感慨地说,无论外界对卡斯特罗如何评价,他对古巴人的重要性无可替代,他去世两天后,仍有不少人对这则讣告表示“难以接受”。60岁的哈瓦那居民拉斐尔对记者说,自家早年生活状况不堪,“是菲德尔带来了革命,给予我们尊严……我们的一切都归功于他。”

然而,佛罗里达海峡另一端是另一番景象。在美国迈阿密市,古巴裔侨民聚居的“小哈瓦那”社区连日来喜气洋洋,不少居民高举古巴、美国国旗载歌载舞。有侨民说:“这一天已经等了55年。”英国广播公司说,这一社区绝大多数居民是古巴早年的流放者及家属。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