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业品牌破产 欠债无数 西国银行和仓库区华人供货商“头疼不已”

695

欧浪网(记者,小馨)说到西班牙马德里的华人居住聚集地,人们往往会想到许多地点,比如旅居工作者较为集中的Usera,Parla等地,或者中国留学生较为集中的马德里Chamberi区域和Valdezarza区域,但要提起“中国人、中国公司的聚集地”,那么,无论是西班牙人还是华人,首先想起的恐怕就是富恩拉夫拉达的仓库区,名副其实的“中国工业城”。除了时常发生抢劫案件之外,该地区的“工作节奏”也常常成为西媒的吐槽焦点。

“富恩拉夫拉达的仓库区中,到目前为止仅剩屈指可数的暑假西班牙仓库,其余的400多家仓库几乎都是‘中国血统’,从周一到周日,这里的5000到10000万名亚洲员工都在‘高速运转’。”

但是最近,西媒却也开始同情起该区域的不少公司。在仓库区,一些中国公司是西班牙某些连锁零售品牌的供货商,因此,一旦西班牙零售品牌出现问题故障,仓库区中的许多中国公司也将受到牵连。小罗(化名)是一名香蕉人,父母是中国移民,自己则是土生土长的华二代,像许许多多的旅西华人一样,他也在仓库区工作。他的公司主要从事箱包贸易,其经营状况目前看来也受到了Marypaz鞋业销售公司破产的影响。作为西班牙低价位女性鞋业的领头售卖连锁,Marypaz的破产已经为仓库区蒙上一层经营受损的阴影。小罗回忆道:“Marypaz以往总是在仓库区购买大量的鞋履,而现在买的很少,甚至发生了不付款现象,因此,我们开始要求他们在购买之前预付资金。”

与小罗的公司类似,还有许多中国商人的公司都坐落在仓库区,也是Marypaz鞋业的供货商,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一份对该品牌1026家债权人做出分析的报告指出,该品牌共背负欠款1亿零547万欧元,而这笔欠款已经是其公司市值4910万活性股票的两倍!

正在处理Abengoa破产案件的塞维亚二号商业法庭在上个月已经对该鞋业的破产做出声明。该公司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叶开始,就由Aguaded家族掌控。在最近几年,已经为西班牙境内商店的扩张和国外市场的开辟做出一系列战略部署,但最终这些战略都没能帮助这家公司坚持下来。

据悉,该鞋业集团对于仓库区中1000多家债权实体的欠款达到2000万欧元,其中,单独赊欠某中西合资公司资金高达1380万欧元。Marypaz的破产可谓是震动了仓库区,与仓库区中的供应商和独立债权人相比,Marypaz对各金融实体的欠款反倒是小巫见大巫。该公司赊欠BBVA银行549万欧元、赊欠Sabadell银行130万欧元、赊欠NovoBanco90万欧元,赊欠Banco Popular45万欧元,并对Mare Nostrum欠下38万欧元。

然而,灾难并未止于此,此番破产涉及甚广,在Marypaz的公共机构债权人当中,包括税务代理处(赊欠740万欧元),社保国债(赊欠130万欧元),以及巴塞罗那、拉科鲁尼亚、加斯特里翁普拉那、哥尔多巴、弗恩及罗拉、雷加雷斯、穆尔西亚、菲戈列斯、维戈和阿尔多斯政府(Marypaz对以上政府欠下少量债务)。

尽管此次商业破产是一个巨大的灾难,但西媒还是以黑色幽默的方式强调,这是一次具有“异国情调”的商业危机,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在Marypaz的债权人当中,还包括驻扎在香港和卢森堡的实体,Marypaz赊欠卢森堡TC Proactive I Sar460万欧元,同时赊欠香港Airbos时尚260万欧元,另一家位于香港的RuikyLimited也需要向Marypaz讨回89万欧元。(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