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斯诺登》搅动华盛顿 美媒影评:愚蠢的英雄主义

69

  《纽约时报》影评说,导演以很克制的方式描绘一位告密者,探讨政府权力、战争与机密的关系。《华盛顿邮报》则指出,主角被描绘成聪明、讨人喜欢的爱国者,但电影最终能否说服世人是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

  “愚蠢的英雄主义”,美国“iDigitalTimes”网站发表署名影评称,斯诺登这部电影的意义可能在于,按照美国法律一个犯了间谍罪、被美国众院谴责泄密、要求将他引渡和审判的人,他本人却被刻画成一个“圣徒”,其经历还能在全球电影屏幕这样巨大的平台上展示,“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但它不是一部真正的电影”。美国《Slate》杂志网页版17日发表评论认为,《斯诺登》是一部“很差的电影”。作者卡普兰写道,如果电影所写的都是真的,“我会附和那些呼吁奥巴马总统赦免斯诺登的人们,会要求至少减少他的刑期”,但事实是,斯诺登泄露了大量有损美国国家安全的情报,这些在斯通的电影里却没有提到。文章还批评该剧“一半时间”在演绎斯诺登与其女友米尔斯的爱情故事,剧情和对话都是“陈词滥调”,而有关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局的场景“夸张又无聊”。美国《国际商业时报》则称,斯诺登2004年5月入伍美国陆军预备役作为特种部队候选人,但仅四个月后就因为腿骨骨折退役,没有完成任何训练,然而影片中却竭尽全力刻画斯诺登在特种部队的训练,这是“英雄叙事性的电影描绘”。

  15日,国际特赦组织及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开始“赦免斯诺登”的倡议活动,呼吁总统奥巴马在2017年1月离任前颁布特赦令。16日,斯诺登在与英国《卫报》的视频连线中,首先感谢人权组织为特赦他而做出的请愿努力。他自称并没有申请特赦,而且计划“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投票”。不过他很遗憾“这次大选并未讨论太多宪法和人权的东西。”

  日前斯诺登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公开批评俄罗斯政府“侵犯人权和限制网络言论自由”。他表示,他一直与美国的同事保持联系,“我睡在俄罗斯,但我生活在世界中。我与俄罗斯没有特别的关系。我打算从这里离开。”他说,他仍是美国公民。他从来没有与俄罗斯政府直接接触,所有的协议都是通过律师签署的。

  美国政府目前对待斯诺登一案的态度没有任何改变,奥巴马政府仍然敦促斯诺登回到美国受审,而斯诺登今生能否回到美国也还是一个问号。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