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怡:现阶段以孩子为主,会给她听汪峰情歌

58

1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图)今年多伦多电影节,章子怡出任新设立第二年的“站台奖”评委。因接到通知较晚,本已打算回国的她带着女儿直接飞多伦多工作。她每天要看两部片,中间休息时间赶回去给孩子喂奶,过得挺high。

  作为评委的章子怡,现在比以前放松多了。看了参赛片,让她感触很深。“12部里可能10部在中国都拍不了,心疼中国的导演。”对于本已入选,但因没剪完而退展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章子怡说拍的时候挺累心,像扒一层皮一样,就看最后导演怎么剪了。

  12部竞赛片10部可能中国都拍不了,挺心疼中国导演

  Q:这次再做评委什么样的感受?

  章子怡:一天看两部片。做评审会紧张点。要是观众,不喜欢你可以站起来走了,或者睡一会,做评委你有责任从头看到尾。有一些很折磨人的时候,不是每一部电影都那么精彩。喜忧参半,电影好的时候有很强烈的感受,不太好的时候也得受着折磨看完。

  Q:包括戛纳电影节在内你已经是第四次做评委,挺喜欢评委工作的吧?

  章子怡:戛纳主竞赛压力很大的,那时候还不懂,不那么了解电影就去评价。我很幸运电影节的这些主席都还对我很欣赏,在特别年轻的时候给了我机会,让我参与学习。这次会轻松一些,电影量少了一些,才12部。

  Q:今年戛纳、威尼斯、多伦多,都没有中国电影参加主竞赛,你觉得这是遭了小年的一种偶然,还是说国内市场太好,大家都忙着拍商业片,已经不太在意电影节了?

  章子怡:我看的两部戏让我感触特别深,一部花了(折合)600多万人民币,一部25万美金,拍出来的故事完整性特别好。我跟(另外)两个评委说,我们现在环境很好,我们有很多钱,但我们又有很不利中国电影的地方,这12部也许有10部是中国拍不了的。我挺心疼中国的导演,我相信我们有才华,但是客观原因 ,我们涉及不到那么深度。

  Q:聊到中国电影,其他评委喜欢聊什么话题,他们知道现在中国电影市场状况吗?

  章子怡:他们知道中国电影现在票房特别好,但是不清楚具体有什么好电影。我说冯小刚带新作品来,关于什么题材,能拍这种题材让他们挺意外的。

  这个阶段完全以小孩为主,会给她听汪峰的情歌

  Q:有了家庭、孩子之后,会不会更愿意像强迫症一样规划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了?

  章子怡:我是一个特别没有强迫症的人,挺随性的。

  多伦多的邀请,我离开美国前十天才知道,那时候我已经准备带小孩回中国了。但是你有家庭,一定要跟老公打电话,他们很想孩子了,孩子跟我在美国拍戏待了好几个月。但是一想这里(多伦多)空气好啊,有动物园啊,带着好啊。

  汪峰非常理解。他说你剥夺了我看女儿的权利。我说你可以来啊,他在做《中国新歌声》,来不了。他问这个完了你不会再有一个在国外长时间待着的吧?

  这个东西是计划不来,经常遇到突发的状况,你觉得对就做嘛。小宝贝在这儿,我觉得挺high的。她特别开心。我四点的电影,看到六点半左右,七点回去,一个小时给他喂一顿奶,放到小床上睡着了,我再赶回来。

  Q:有了小孩后你身上有哪些变化?

  章子怡:我这个阶段很high小baby,完全都是以她为主。一早她有游泳课或者小朋友去玩儿的课,我的通告十点钟,我七点钟就起来,带她去上课,我根本就是缺觉的状态,不过做父母这是天经地义的。

  Q:有了小宝宝后你选角上会不会改变?

  章子怡:如果有迪士尼的电影我肯定会拍,至少有一部可以给她看的。我以前都不太唱歌的,现在唱儿歌,我手机里最多的是童谣。

  Q:会给她听汪峰的歌吗?

  章子怡:坐车的时候听,他上一张专辑有情歌很慢,会给她听。

  拍《罗曼蒂克》扒一层皮,还没确定演王家卫《繁花》

  Q:你自己的《罗曼蒂克消亡史》这次没能展映,这部片观众也是等了很久,都很期待。你拍这部的感受如何?期待它上映后在口碑和市场方面的表现吗?

  章子怡:没来稍微有点遗憾,作品导演希望它是以最佳的状态呈现在观众面前,无所谓等多久,只要结果好就行了。

  我拍的时候挺累心的,像扒一层皮一样。角色叫小六,一个小演员,特别想当明星,嫁给了一个有钱有势的大佬,但她的野心还不是有钱有势就行, 要社会地位,这些东西害了她。被当了一个性奴,软禁起来。被施了毒,又成了哑巴。最后完成了自己报仇的计划。

  对我来说,人物一定要很戏剧,演得过瘾。我塑造过程中把全部的体力、生命力都给了角色,每个角色都是挖空了给她。但是有些电影出来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做演员有时候确实很被动。就看导演怎么剪了,我深爱这个剧本,优哥(葛优)看上的剧本不会差。

  Q:你是怎么进入这么沉重的角色的?

  章子怡:我被剧本迷上的时候,我已经进入她的世界,我有很多幻想。我是不会做功课的演员,除非有一些历史传记,你还是要模仿。这种角色我觉得做功课是没有意义的。

  Q:作为中国在海外最有名的女演员,你有没有计划和世界各地合作拍一些不同的电影?

  章子怡:做出一个好电影太不容易了。张杨导演我碰到他(《皮绳上的魂》展映),我问你花了多少钱?多少时间?我说怎么办呢?怎么宣传?他说你当了妈就爱操心了。我说你这不会卖的,他也知道不会卖,我说看能不能谈一个艺术电影院给你长期的展映。这样的导演在我心中不卖钱,但是是名副其实做一个导演。

  还是会有一群观众想去看的,只是我们还没培养出一个市场。电影都是老少皆宜的,这是一个现状,要有票房,就得拍大家都喜欢的。

  Q:王家卫的《繁花》你是确定要演了吗?

  章子怡:我没确定。

目前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