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遗骨为何留在了异国他乡?

55

1971年9月14日早,蒙古外交部副部长额尔敦比列格紧急约见了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益,向其通报:9月13日凌晨2时左右,蒙古国肯特省某地一架有中国标志的飞机失事,机上人员9人全部遇难,而且都是军人。蒙古政府就中国军用飞机深入蒙古领土表示口头抗议,并要求中国政府对此作出解释。迟到的报告回到使馆后,许文益立即
  
  召集使馆的领导干部开会,介绍约见情况。许文益指出,当务之急是向国内报告情况,听候指示。
  
  不一会儿,负责机要工作的同志神色不安地报告:蒙古电报局称,由于线路情况不好,电报不能及时发出,最快也得4个小时以后。这时,许文益忽然想起使馆有一部曾被周恩来下令停用的直通专线电话。
  
  许文益决定承担风险,不经请示启用电话。但在花了半个小时叫通北京电话台后,北京电话台却托词外交部的机器坏了,不给转接。
  
  此时,蒙古方面已经安排了下午前往肯特省的专机,准备送使馆二秘孙一先等3人赴现场。许文益无奈,只好通过蒙古电话局给外交部打电话。费尽周折,消息终于传回了国内。但是,因为没有等到批复,在蒙方的一再催促中,使馆以“等候国内指示”为由推掉了14日的行程。
  
  以后的事实证明,由于完全不应有的技术障碍,中国大使馆错过了尽早赶往坠机现场的时机,导致苏联人捷足先登。
  
  不能明言的指示
  
   9月14日下午6时许,驻蒙使馆收到了国内电报指示,令许文益约见蒙古外交部并向对方转达:“13日凌晨2时许失事的飞机,可能是迷失方向误入蒙古国境,我们表示遗憾。请蒙古政府立即派飞机载我大使及随员亲往现场视察。”电报指示许文益尽量详细调查失事现场,如有骨骸应要求带回,有文件物品要求转交中方,写明清单。
  
   9月15日早上8时,使馆联系蒙古外交部,询问飞往肯特省的起飞时间,但得到的答复却是当地气象条件不好,暂时不能动身。这是一个关键性的时间差——苏联人率先到达现场,取走了飞机上的关键部件。这时,苏联人更感兴趣的是这架英国造的三叉戟飞机,他们对尸体的身份问也不问。
  
  下午5时左右,许文益同孙一先、沈庆沂等大使馆人员和蒙方陪同人员到达坠机现场,拍照,取证,查看尸体。由于没有任何背景知识,他们只记录了尸体方位,并把唯一的女性当成“年纪较大的服务员”。沈庆沂找到了一张空军大院的临时出入证,编号0002,没有照片,只有姓名:林立果,男,24岁,干部。这个非常关键的线索,由于沈庆沂和孙一先都不知道林立果是何许人而被忽略了。
  
  这时天色已晚,蒙方向许文益提出,这里没有火化的习惯,尸体安葬要选择场地。最后选定了一块高地,由蒙方派一班战士按划定的位置挖掘墓穴。交涉遭拒
  
   9月23日凌晨3时半,许文益接到国内指示:中国政府请蒙古政府惠予协助,希望蒙古有关单位将死难者遗体运回中国正式埋葬;或就地火化,带回骨灰,并将现场搜集的死难者遗物交还我方。
  
  当日下午4时,许文益紧急约见蒙二司司长策伦朝达勒。但他态度强硬,称尚未得到政府指示。后来得知,此时苏联和蒙古已猜测到这架失事飞机上有个大人物。但是这个大人物是谁还不能确定,苏联已准备派专家挖出死者尸体进行检验,蒙古当局无论如何也要设法阻挠中国索回尸体。
  
   9月30日傍晚,我使馆举行国庆招待会。在蒙方出席招待会的客人中,对我国一贯比较友好的一位国防部的外事处长私下里问王中远:“林彪还活着吗?”王中远根据国内指示的口径回答说:“一切如旧。”但这说明蒙方已在猜疑失事飞机的死者里面有林彪。
  
  在国庆前后,中共中央发出57号文件,即关于林彪仓皇外逃、叛党叛国、自取灭亡的通知。驻蒙使馆遵照中央指示,停止了向蒙方就有关飞机失事问题的交涉,交还遗体遗物更没有提上议程。林彪遗骨因此永远留在了异国他乡。

目前没有评论